新聞標題【民報】外省人兒女也是台灣人!辜寬敏:當年密見蔣經國,叫他拿掉籍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外省人兒女也是台灣人!辜寬敏:當年密見蔣經國,叫他拿掉籍貫

 2016-10-29 14:13
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今天在回應台灣的族群問題時,提及當年密見故總統蔣經國的一段往事,曾當面建議蔣拿掉身分證上的「籍貫」。他說,時代已經在變,現在一些年輕人,一堆外省子弟,台語講比我還要好,台灣人意識也不錯,所以台灣有在變。圖/唐詩
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今天在回應台灣的族群問題時,提及當年密見故總統蔣經國的一段往事,曾當面建議蔣拿掉身分證上的「籍貫」。他說,時代已經在變,現在一些年輕人,一堆外省子弟,台語講比我還要好,台灣人意識也不錯,所以台灣有在變。圖/唐詩

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今天在回應台灣的族群問題時,提及當年密見故總統蔣經國的一段往事,曾當面建議蔣拿掉身分證上的「籍貫」。他說,「時代已經在變,現在一些年輕人,一堆外省子弟,台語講比我還要好,台灣人意識也不錯,所以台灣有在變」,但「不是很徹底」,大家還要再努力。

凱達格蘭基金會「凱達格蘭民主公義講堂」今(29)日邀請辜寬敏,以「台灣的將來」為題發表演講,吸引上百人到場聆聽,場面熱絡。基金會董事長、民進黨立委高志鵬與執行長陳致中也到場作陪。會後辜寬敏也接受聽眾提問。

演講結束後,有年輕聽眾以福佬話提問說,「我少年人想法可能比較不一樣,我對台灣人的想法是,對台灣這塊土地有貢獻、有認同的都是台灣人,現在台灣有四個族群,外省、客家和台灣人這樣。咱怎麼化解族群的問題,可能比中國大陸威脅問題大,咱內部要團結起來,台灣建國才有愈大的希望」。

對此辜寬敏答覆說,這也是他很關心的事情。「我囝仔時是鹿港,鹿港是泉州,彰化是漳州,鹿港人和彰化人不講話,這就是我們平常的情形。客家人是因為福佬人先來台灣,所以平地是福佬佔去,客家人是後來,所以是在台地,較高的所在,他的地方是種田、種稻」,所以福佬和客家人收入差一半(差一倍)以上」,這是他一位客家朋友告訴他的。

「但這事情是時代的變化。日本來統治,你說我是福佬、我是客家人,他就嘸要睬你,你是台灣人,我是統治者,你是被統治者,管他客家人和福佬,所以客家人和福佬人大部分問題就沒了」,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戰後就是台灣人跟外省人的事」。

辜寬敏接著回憶,他秘密回來台灣,和蔣經國見面,「因為伊邀請我三遍」,我跟蔣說,我們現在被聯合國趕出來,這是國家的危機,但台灣的內政怎樣?外省、本省對立地這呢厲害,你這個不先解決,台灣要怎樣維護台灣的安全呢」?

辜寬敏說,他的建議就是「籍貫」(拿掉身分證籍貫欄),「譬如你是廣東,你兒子嘛廣東,你孫嘛廣東」,所以戰後百萬多的外省人,也就是「中國人」,不是浙江,就是廣東,所以變二種國民,「一種是外省,一種是咱台灣人」。

所以他向蔣經國建議,如果再這樣就會變國家的危機。「對立形成的國家危機要怎麼解決?我就建議籍貫要拿掉啦!接下來,你們看你們的身份證,上面用出生地」。

「所以本省的兒女也好,外省權貴的兒女也好,身分證上面已經沒有廣東,也沒浙江,也沒福建啊,只有台灣啦」,辜寬敏說完,台下響起熱烈掌聲。

陳致中原本要接著發言。但辜寬敏打斷他繼續回答,陳致中只好笑笑對聽眾說,「意猶未盡」。

辜寬敏說,「當時,蔣經國不得了,特務頭子,我是台獨的委員長,我跟他說,共產軍那時(1949年)還沒打入廣東、還沒打去福建,廣東、福建的人就拿那支五星旗(歡迎)」,「我不要說台灣重演,讓台灣有一天,不得不拿那支紅旗」。

「理由是什麼?理由就是當時,你中國只有國民黨和共產黨,人民看你國民黨沒啊啦,伊只好去拿紅旗嘛」,他跟蔣經國說,「所以經國先生啊!你不要想永遠要統治台灣喔!你就要給台灣人選擇的意願,所以在野黨的成立,比什麼還要緊,當時也就是提這兩個問題(省籍和在野黨成立),就是說籍貫拿掉」。

「所以我是對外省人歹勢,外省人沒幾個啦,他們的兒女也是台灣人啦」,辜寬敏說。

辜寬敏接著說了一個故事,「有個外省人老先生的會請我去演講,就邊吃飯,邊演講,大部分的人也沒在聽,在台下吃他們的飯,我看一下,覺得他們很沒禮貌,就大聲講,『你是中國人』!『你是中國人』」,「結果大家都惦去」。

但他又繼續說,「但是你子是台灣人,孫是台灣人」!「所以時代已經在變,現在一些年輕人,一堆外省子弟,台語講比我還要好,台灣人意識也不錯,所以台灣有在變」,但是,「不是很徹底」。

辜寬敏說,如果很徹底我們就不需要開這樣的會,集合討論大家的意見」,也就是說,「我們還沒完成我們的任務,拜託大家要繼續」,台下再度報以熱烈的掌聲。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