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無力者大會」 vs「有力者大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無力者大會」 vs「有力者大會」

2015-02-08 11:55
史料指出,相較於上千名集結吶喊的「無力者」,那發表一紙宣言的「有力者」卻只有28位,他們都是受辜氏庇蔭「特許專賣權」的既得利益集團。(圖截自網路)
史料指出,相較於上千名集結吶喊的「無力者」,那發表一紙宣言的「有力者」卻只有28位,他們都是受辜氏庇蔭「特許專賣權」的既得利益集團。(圖截自網路)

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姚立明教授說:「甚麼叫做『選對邊』?選對邊就是『我的思考永遠是站在權力者的對立邊』,就這麼簡單。」著名的《柯式語錄》更是直指核心:「政治就是『找回良心』!」

檢視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一個多月以來,從沒有把「清廉」掛在嘴邊,所做所為卻坦坦蕩蕩讓人一目了然;他不必標榜「肅貪」,卻能讓不法圖利者心虛而產生畏懼。當他成為首都的最高權力者時,他還是站在庶民這一邊,用他能力所能做到最好的行政效率,為廣大的市民福祉做規劃,然後實踐。

市長任期還有四十七個月,服膺「蔣渭水精神」的柯市長是否能如同九十年前的渭水先生,從事社會運動時有理念、有方法、有感染群眾的魅力;當成為政治領袖時仍能無私、充滿熱誠、展現行動力和不妥協的精神;柯市長是否能翻轉僵硬的政府功能、改造少數人圖利的政商文化?這一切不僅台北市民在看,歷史也將誠實的記載。

在蔣渭水的年代,1924年是「台灣文化協會」和「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發展趨於高峰的一年。日本總督府眼見台灣民族自決的呼聲日益強烈,便策動御用仕紳辜顯榮和以他為首的「台灣公益會」成員,組成「全島有力者大會」(意即「有實力之人」),在那一年6月發表公開宣言,指主張設置議會的人居心不良,「係多數台灣人所不與聞者」,又說他們「破壞法治,行為不純,別有用心,令人遺憾。」。同時把有力者大會宣言呈給總督內田嘉吉,以示忠誠。

其時議會派的中堅份子蔣渭水、蔡培火、洪元煌等人正在東京從事第五回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於是在台灣文化協會總理林獻堂號召下,同年7月3日在台北、台中、台南召開「全島無力者大會」反擊,獲得民眾熱烈的響應,自動高舉「無力者團結起來」、「有力者快覺醒啊」的大旗,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

史料指出,相較於上千名集結吶喊的「無力者」,那發表一紙宣言的「有力者」卻只有28位,他們都是受辜氏庇蔭,分享鴉片和鹽「特許專賣權」的既得利益集團。對他們而言,民主不但不是他們的生活所需,更不是人生價值所在,民主制度反而有損其利。

當年這一批「有力(利)者」是多麼的引起民怨、令人憤慨,可以從以下這段「無力者大會宣言」嚴厲的用詞遣字看出:「不圖最近有人用自私自利之魂膽,敢自稱為『有力者』倡開大會,對政治法律毫無理解,對人道正義,敢樹反逆之旗幟,反對最合理的、最有秩序之運動。在廿世紀之紳士階級,此種腐敗分子料應絕滅。吾人為欲喚起全島兄弟之注意,不得不為相當之表示。決議:因欲擁護吾人之自由與權利,以期撲滅偽造輿論、蹂躪正義、自稱為『全島有力者大會』之怪物。」

以近代眼光來看,「有力者大會」是一批有權有勢的人結合起來挾政府的公權力以期保障自己既得之利益;而「無力者大會」則是有良知的知識份子所引領的行動,號召社會底層的被壓迫者團結起來,激發反抗的決心,捍衛基本人權。「全島無力者大會」所發出的其實才是最有力的正義呼聲。

歷史一再重演:近期柯市長所揭發出來的台北五大疑案(疑其有弊卻還不能稱之為弊案),正是「有力者」官商勾結的代表作,他們有些是富豪、高官,有的挾帶中資,遊走兩岸又受政府庇蔭,發展成一個個政商巨獸,對台灣的的政治、財經、媒體、文化,進行著啃乾榨盡的勾當。而無力者的悲歌卻不曾停歇:假建設之名不當徵收土地造成居住正義問題、關廠工人連線癱瘓台鐵月台、國道收費員佔領天橋等等,更早期的華隆虧空、欠薪、避不見面,警察成為經濟罪犯的保鑣……

台灣的民主化走到現在,總統直選都選過五次了,在不健全的民主制度下台灣還無法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這兩句渭水先生在《臺灣工友總聯盟》成立大會上的口號,如今掛在總統府辦公室成為「有力者」化妝表演的舞台,對照勞苦大眾悲壯卻無力的街頭抗爭,形成多麼巨大的諷刺!

回首1921年臺灣文化協會揭櫫的「臺灣是臺灣人的臺灣」那種「恨鐵不成鋼」的期許,先賢若看到二十一世紀的我們,不知會感到悲憫還是心痛?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