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戲說雷公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戲說雷公火》

 2019-04-02 12:40
由電光族人自編自演的《戲說雷公火》,以戲劇方式告訴世人: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在這片土地發生了什麼事。圖/卓幸君
由電光族人自編自演的《戲說雷公火》,以戲劇方式告訴世人: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在這片土地發生了什麼事。圖/卓幸君

幽怨的古調緩緩流淌,訴說著19世紀中葉,恆春阿美族人在漢族壓迫下難以安身的蒼涼。百般無奈也只得告別家園,揹起家當、扶老攜幼,從台灣尾沿著東海岸一路北漂。


北漂之路凶險難測,面對這段走著走著就會有人不見的險惡海路,只能豁出去跟老天爺賭了,蕩析離居、顛沛流離,只為找尋得以容身的新天地。

好不容易來到縱谷地區建立雷公火部落(電光部落),男耕女織的平靜生活過不了多久,就又遭逢歷史巨輪的碾壓。1895年,日本接收統治台灣,駐軍東台灣的清軍策畫抗日並不時侵擾部落。

在電光族人演出的《戲說雷公火》劇中,族人憑藉自己的力量以竹砲欺敵戰勝了清軍,但文獻裡則指出,時為琅嶠十八社總頭目的潘文杰說服卑南社與馬蘭社聯手出兵,協助雷公火部落擊潰清軍。
由族人自編自演的《戲說雷公火》,以戲劇方式告訴世人:我們是誰,我們從哪裡來、往哪裡去、在這片土地發生了什麼事…。能夠連續上演六年真的很不簡單,也真的很讓人感動。

看著劇中耆老帶領著老幼遷徙,腦海裡浮現2018年4月電光族人從南田沿著古道走到旭海的畫面。當時擔心高齡7、80歲的老人家會受不了這段路的艱辛而勸他們折返,但沒有一個人願意走回頭,堅持要親自走這趟祖先走過的路,那堅毅的眼神深深撼動了我,望著海岸線上的佝僂身影,不禁溼了眼眶。

「我的祖先也是從滿州來的」、「很想去看看以前祖先的地方」、「聽說我們有親戚在滿州,但是從來沒去過」……聽過多少北漂的阿美族人後代跟我說他們的祖先來自滿州,聽過許多人跟我說想回去尋根,但,真正付諸行動的,少之又少,也由此更顯得電光部落的難能可貴。

2018年4月的尋根之旅,不只從南田走到旭海,更依循著日治時期留下的謄本資料,回到滿州的祖居地,找到當年留在當地的族人後代。就算昔日大社已經淹沒在荒煙漫草裡,老人家依舊不辭辛勞,爬了幾公里的山路到舊址去完成祭祖的心願。

如今留在恆春半島的阿美族人,說著一口流利台語,沒有了族名,語言、文化嚴重流失,反觀電光部落則保留相對完整的母文化。有幸參與電光部落的尋根之旅,親眼見識到電光長輩們的文化傳承不只是嘴巴說說而已,他們親身實踐樹立的典範讓人由衷欽佩,也因此,就算去年已看過《戲說雷公火》,今年我還是準時報到,再次感受電光部落在文化傳承方面的堅持,再次感謝電光族人帶給我的滿滿感動。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