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針對貪汙瀆職沒有究責機制 司法永遠是吃人的機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針對貪汙瀆職沒有究責機制 司法永遠是吃人的機器

2019-01-17 11:27
元月11日舉行司法節研討會,司法院長許宗力倡「司法良心救台灣」,但司法至今沒有有效究責機制,是鐡的事實,說什麼「司法良心」都是空談。圖/民報資料照
元月11日舉行司法節研討會,司法院長許宗力倡「司法良心救台灣」,但司法至今沒有有效究責機制,是鐡的事實,說什麼「司法良心」都是空談。圖/民報資料照

元月十日,筆者在自由廣場發表一篇「蔡(碧仲)次長的痛,蔡總統懂嗎?」,緣由有「花蓮王」之稱的花蓮縣長傅崐萁,因涉合機炒股案,審了14年,判刑8月,今年9月入獄服刑,政府派了原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前往代理縣長,短短3個多月,蔡碧仲下個令人「拍案叫絕」的結論是:花蓮縣政充斥「違法亂紀」,花蓮縣政府是「傅崐萁一個人講了算!」。這兩句話坐實了長久以來,有關於傅崐萁在花蓮據地為王、繪聲繪影的傳聞,果然不虛。傅崐萁是無黨籍的,但他1丶20年來打遍藍綠無敵手,吃乾又抹淨,不吐骨頭,套個近年不知從那裡竄出來的「無色覺醒」的話:藍綠只佔全民6%,所以94%的「無色」最大,台灣未來將由「無色」領導,傅崐萁勉哉!

蔡碧仲代理縣長結束後,回任法務部政次,針對司法(包括檢察官及法官)提出一針見血的鍼砭:應積極偵審不積極偵審,該起訴不起訴,該判罪不判罪,該定審不定審」,這是筆者40年媒體人生涯,所見司法高層對司法實況,最直白勇敢的批判,不禁讚曰「壯哉!漪哉!」

蔡碧仲次長的鍼砭,可謂一針到位,但對於司法改革不見得能「振聾發聵」,因為司法之沈痾,何止7年之病,簡直二戰後陳儀來台代表接收,台灣司法就開始物腐蟲生,幾十年間,在國民黨和槍桿子操控凌虐下,台灣司法自憲法以降,乃至六法,全部只剩白紙黑字的條文,「有體無魂」差堪比擬。而蔡英文總統上任2年7月,民調之所以每況愈下,司法改革幾近零分,也是重大因素之一,人民眼睛很雪亮,指標性案件裁判一出,人民心中各一把尺,自有公評,而不是誰説了算。

司法受「錢丶權」及意識形態操控

蔡執政二年多來,司法受「錢丶權」及意識形態左右情況,原地踏步,並没有什麼改善,有的還變本加厲「倒退嚕」,蔡雖強調她手不伸進司法,但卻也防杜不了其他太多司法妖風黑霧,人民的怨氣還是要向國家元首算總帳的。簡單舉例,她大用邱太三丶葉俊榮,國人皆知,但她把濫權責任惡果,推給形式任用的行政院長,是沒有用的,反而更見推諉塞責之鄙陋。

元月11日舉行的74屆司法節研討會,司法院長許宗力倡「司法良心救台灣」,他所謂司法良心,即是法官審判要多傾聽當事人心聲丶用有溫度的心丶耐心丶柔軟心丶同理心依法來審判。他也說,現在已經無政治力介入審判,故法官皆可依人權兩公約及法律來良心審判⋯⋯。噫!許宗力院長是否在講天方夜譚,或根本不食人間煙火?這樣的司法院長如何把對脈丶開對藥方?

許宗力院長此致詞,表面溫馨,直指用良心司法救台灣,但吾人猛然一悟,台灣教育界紅字罪人葉俊榮所再三強調的「溫度」丶「耐心」接管案,不正是創台灣教育厚黑汙穢之大成嗎?執政黨政治的手不伸入司法,但有辦法同時阻擋另外的政治勢力的趁虛而入嗎?制度不設防,或設防如紙糊,有錢買生死和刑期,愈見囂張,政府或好自為之,還是放任司法為吃人的機器?司法風氣品質每況愈下,卻自以為已「精緻化」直追先進國家?還大談「司法良心」來救台灣,何止緣木求魚!

蔡碧仲政次苦心孤詣所總結提出司法再生之鑰,即司法貪汙瀆職者「皆應究責」,但台灣在幾十年司法醬缸文化中,對瀆職司法官究責,實是笑話一牛車,憲法一句「獨立審判」是永遠不變的金鐘罩丶鐡布衫,司法「獨立審判」早已變型成「獨裁審判」,老子丶老娘判了算,誰又能究責?(除非誰能抓到老子老娘收金條鑽戒,或衷心貪慕孫中山而不捨,萬件不及一,誰怕?)就如國王穿新衣,路人皆知祼體,但在憲法金鐘罩下,誰能揭穿?誰有權揭穿?又如何揭穿?

蔡碧仲所謂「應該究責」,其實正反襯了現行並無有效的究責機制,所以才有「應該究責」之諍鍊之言,若有,何必多此一談?誠然,司法至今沒有有效究責機制,是鐡的事實,說什麼「司法良心」都是空談,用市井村夫俚言,即是:「脫褲子放屁」,這正是台灣司法幾十年來的絲毫不減的嚴重病灶,至今並無改善趨勢,總統、司法院長、法務部長⋯⋯你們知道嗎?制度不改臻於完善,千百個黑包子再世也是枉然。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