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李喬失竊記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李喬失竊記

2021-06-18 11:15
作者(左)回憶:1997年8月31老牽手駛車載我與何清人夫婦,訪李喬(右)公館玉泉新居。圖/作者提供
作者(左)回憶:1997年8月31老牽手駛車載我與何清人夫婦,訪李喬(右)公館玉泉新居。圖/作者提供

前言

1997年8月31老牽手駛車載我與何清人夫婦,新手跑最遠的苗栗,訪李喬公館玉泉新居,昏時承喬嫂領車登上島溫泉,一夜歡敍。次日遊三義,賞木雕而謝別。未料喬兄回新居,……
今逢喬兄八八榮壽,喜悅歡慶,回憶往事,不免疚懷而感恩,而亦是一代文豪的人生花絮。

暑假將盡,我本欲返中部探視親友並順道下苗栗公館拜訪李喬玉泉村的新居,電視上只見門前青山綠疇,好令人神往。聯絡之後李喬要我們上上島溫泉過夜,週末旅客大爆滿,他為我們訂到了房間。8月31日下晡,妻子下班,載著何清人教授夫婦與我,開上了她要創紀錄的最長的一段高速公路。塞車、緊張、夕陽西下,到了公館的七株椰子的路口李先生已「鵠候」(恕我用此詞)一個多小時了,真過意不去。

天色漸暗,在他的新居、田間稍留片刻,藉由他的夫人滿載佳餚美酒(惜未飲),驅車前導,迤邐入山,下蹋於騰龍山莊,夜話溪山,至於子夜。次晨臨汶水,採棗園,到中午他倆還想帶我們去三義看木雕。李喬日理「萬機」,陪遊一天多,於心何忍。殷殷謝意下,分道而歸。

過了一個禮拜,在《新台灣》24期上,赫然看到李喬失竊的消息。說:「8月底有喬遷之喜,孰料當天也遭小偷,損失不貲……。遷居新居當天,李喬找了一些朋友到家,上館子吃飯,回家被洗劫一空。」我的直覺反應是李先生真不該沒告訴我他家失竊,旋即電詢,他不願意多談,說損失不多,一再追問,才知道所謂「月底」正是31日,「一些朋友」正是在下,溫泉良夜,正是感傷時刻,我愣住了,老天,他本不願讓我知道,不願讓我自責,但我能嗎?

當我們在山上,山莊接待人員以及警員一聞李喬之名,都親切起來恭敬的叫「李老師」,我們四人臉上也光彩起來。我還說一個鄉里和鄉民因住有一位作家而能分享盛譽。日本作家所住的地方常成為觀光的勝地。唯尚有一句話留在心中:「苗栗因有李喬而沖走了華隆縣民臭銅味。」

可惜我高估了威權瓦解之後的台灣人,在強勢教育與媒體的繼續壟斷之下,許多人依然不知道「李喬是誰?」李喬的苗栗鄉親可能也不例外。然而即使知道,又能如何呢?這位「樑上君子」可能就是熟客,他知道在鄉野的一間公寓,男女主人皆同時不在的僅此一夜,從樓上趁虛而入,把「細軟」洗劫一空,包括他倆的紀念物。

一位勤勞樸拙的草地人,一個半生為鄉里作育人才的老師,一個著作等身的名作家,一個要奉獻生命的台灣愛國者,居然受到台灣人的洗劫。台灣的社會,該下一帖猛藥吧!


為李喬祝壽文。圖/莊萬壽提供

※本文原刊載於《新台灣》新聞週刊(1997.9.22〜9.28)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