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海軍白色恐怖的黑暗史頁:鄭平等15人被「密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海軍白色恐怖的黑暗史頁:鄭平等15人被「密決」

2016-06-19 14:21
1949年2月,國民黨海軍黃安艦、重慶艦投共,掀起叛艦投共的風潮,也種下幾個月後,台灣血腥的「海軍白色恐怖」之因。(中央日報,1949年3月21日。標題重慶號被炸毀,與事實不符)
1949年2月,國民黨海軍黃安艦、重慶艦投共,掀起叛艦投共的風潮,也種下幾個月後,台灣血腥的「海軍白色恐怖」之因。(中央日報,1949年3月21日。標題重慶號被炸毀,與事實不符)

新政府上台後,將在行政院設「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並提出四大任務:1.開放政治檔案;2.清除威權象徵、保存不義遺址;3.平復司法不法、還原真相、促進和解;4.處理不當黨產。其中「平復司法不法」牽涉極為棘手的案件認定問題。而且至少面對兩個定義上的挑戰:第一、政治案件絕大部分是軍法審判,而不是司法審判,怎麼平復?第二、白色恐怖有很多受害者沒有經過審判,如何平復?關於後者,1951年發生的鄭平等15名海軍「被密決案」,就是典型的例子。

不審而殺:國家機器草菅人命
1951年5月31日,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呈文蔣介石總統:「本部自三十八年由大陸轉進來台期間,曾先後破獲奸匪組織數十起;其中鄭平等十五人因事證確鑿,惡性難移,為斷絕後患,當經權宜,分別秘密處決。」秘密處決者,官方簡稱「密決」。

這份文件令人震撼。因為人們習慣認為:白色恐怖的死者都是被軍法判決的死刑犯。但這份文件卻揭露國家機器更草菅人命的黑幕:這15人連審判都沒有,連死刑犯都不是,即被秘密處決。更誇張的是,他們被密決的原因,不是出於急迫性或嚴重性的考量,而是海軍當局「為斷絕後患」的「權宜」之計。白色恐怖視人命如草芥,可見一斑。

這15人分別是鄭平、岳誠、曲修奎、龍啟浩、孫玉珍、吳貫三、劉鑄九、王江水、劉柏銘、麥煥坤、馬淑清、方志澄、方志剛、倪穎、謝志庭。軍階從上尉到上等兵不等,還有兩人無業。所涉單位,觸及後勤的第一供應站、海軍總醫院,和前線的信陽、固安、咸寧、重慶、永康、永清等軍艦,顯見當時有大規模的整肅情形。綜合跡象研判,這15人都是來台後被殺害,屬於「海軍白色恐怖案」最黑暗的一環;其中倪穎、方志澄、方志剛,更曾向當局自首。自首還會被秘密處決,實在是匪夷所思。

如果再分析桂永清的報告中,對各人「罪行」的描述,當更為詫異。因為這些人,撇開自首的三人不談,雖然對政府有貳心,但其犯行(如果真如桂永清所言)絕大部分止於「意圖」或「預備」階段,頂多是開會、受命(被指派任務)、搜集情報等。「搜集情報」和「提供情報」是兩回事,前者是預備犯,後者是正犯,刑度有別,即使嚴峻如《懲治叛亂條例》,都沒有把預備犯定到死罪。這和國防部吳石中將,多次提供大量和重要的軍事情報給中共,進行貨真價實的顛覆、叛亂行為,顯有很大的差異。

例如唯一的女性馬淑清(無業),桂永清報告說她是「受匪派遣之女間諜,利用色相引誘士兵。曾由太昭艦水兵帶往該艦參觀,刺探軍情,被該艦發覺逮捕,訊供不諱。」又,二十九號艦中尉航海官曲修奎,桂永清報告說他:「曾對該艦少尉劉福祥等宣稱,準備在二十九號艦修妥後,開往匪區以換取重賞。」前者是色誘士兵刺探軍情,還有一點行動;後者連行動都沒有,只是嘴巴說說。這樣也會被密決,著實怪誕。

又如信陽艦的鄭平(槍砲下士),報告說他「勾結同伴,私買武器,企圖做海盜」;同艦的岳誠(槍砲中士),則「參加鄭平組織,企圖潛逃做海盜」,並曾宣傳「中央海軍已至末日」等語。由此看來,這兩人連叛亂都不是,只想做海盜;而且是「企圖做」,並沒「真的幹」。至於「中央海軍已至末日」之語,也僅是嘴巴說說;且以當時海軍眾叛親離之勢,確有幾分實情。

海軍悲歌:險惡風浪,紛紛翻船
這就要提到,中華民國海軍史上一段難堪的往事。國共內戰打到1949年,國民黨敗局已定,當時為共產黨的聲勢掀起最後高潮的,就是國民黨軍艦投共,艦凡數十艘,人有數千名。投共原因不一,有的氣憤國民黨腐敗,有的抗議桂永清亂整(桂是陸軍出身,1946年空降海軍,整頓--或曰整肅--最老牌的閩系,激起閩系反彈),有的則是利字當頭。例如在密決名單中,二十九號艦的孫玉珍(中尉組長),就曾準備帶艦投共,因燃料不足而作罷,但曾對親信官兵說:「把軍艦開到匪區,都是金子開賞。」

這些倒戈的軍艦,要以1949年2月12日黃安艦62人投共為嚆矢。半個月後,2月25日,當時中華民國最大的巡洋艦「重慶艦」,由艦長鄧兆祥率574名官兵投共。這是最早的兩艘叛艦。4月,林遵率海防第二艦隊25艘艦艇和千名官兵投共;5月,靈甫、永興兩艦投共(靈甫人去船沒去)。9月,長治艦發生喋血記,效忠國民黨的艦長胡敬端及多名官兵被殺,叛軍駛艦投共……以上是梗概略述,茲不詳舉。

這些叛艦故事,部分也反映到桂永清的這15個殺人名單。例如咸寧艦的劉鑄九(上尉航海官)和王江水(少尉軍士長),都被指控曾參加「長治叛變會議」;第一供應站的劉柏銘(中尉課員)被指控「曾供給長治叛徒短槍十八枝,並受命擔任策叛咸寧軍艦」。又重慶艦投共後,國民黨出動空軍轟炸。為避免船被炸毀,中共指派該艦的輪機上士麥煥坤,打開該艦海底門,使艦暫沉。麥後來又被派往國軍地區「散布謠言」,終於被逮。他算是這批密決名單中,犯行最嚴重的一個。

國民黨這些反背官兵,投奔「新中國」後,固然有的飛黃騰達,如後來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鄧兆祥;但更多人在1950年代的反右、1960年代的文革中「翻船」,遭狂風巨浪吞噬。例如靈甫艦船員黃傑、張炳中,都被打成右派,也都勞改了20年;重慶艦副艦長劉榮霖,在文革中被批鬥,投海自殺。事實上,鄧兆祥有周恩來保護,得以倖免,否則「右派」、「國特」的血滴子,哪有可能放過他?

而在台灣這邊,整肅亦極瘋狂。本來桂永清亂整海軍,導致多人投共,這帳真的算下來,桂永清絕不能免。但桂卻以整肅匪諜為名,對海軍(特別是閩系)發動大規模白色恐怖,海軍官校從校長魏濟民以下,39、40、41年畢業班的官兵紛紛入獄。根據筆者所見史料,在白色恐怖各案件中,要以海軍白色恐怖規模最大(牽連上千人)、迫害最慘,輕則送往陸戰集訓隊、反共先鋒營勞改,重則刑死、投海、槍決。像鄭平這15名被密決者,只是當時為數不詳的秘密殺害人口的一部分。

再回到轉型正義這個主題。轉型正義不是濫慈悲、假好人,認為一切受難者都是無辜之士、正義之人,而國家機器的運作都是邪惡的,全無可取之處。事實上,處理轉型正義需要極為精密的論述,特別是宏觀前因後果、流程制度,以及國家機器行使時的全盤實況——尤其是進行何種不當的人權侵害。

以鄭平這15人而言,從轉型正義來看,可以探討的面向就多了。但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連審判都沒有,就直接把人幹掉?連吳石這個真匪諜、大叛亂犯,都給他審判了,何以這些犯行遠遠不及吳石之人,甚至已經自首者,連一個起訴程序都沒有?更遑論有無審判,以及有無公正審判(公正審判權是基本人權之一)。如今,這些人雖然隨風而逝,無從詳考,而且留下許多謎團,但宣稱要進行轉型正義的台灣,不能不給他們一個交代。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