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也談有頭沒腦的郝柏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也談有頭沒腦的郝柏村

  2014-05-19 09:03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王伯仁先生所撰「郝柏村『先講先贏』」一文,終於把郝柏村當年如何當上行政院長的往事內幕正式以文字披露,公諸於世。文中所提當事人李、郝、邱均仍健在,若有疏漏或不足之處,三人皆可有出面更正之機會,尤其是郝柏村一人,基於軍人出身的「武夫」本質,更可勇於面對,或承認或修正或駁斥,無一不可;在此,謹就當年民間對李登輝任命郝柏村取代李煥被喻為高招,廣為流傳之往事作一狗尾續貂之補充,以證文題之不謬。

人盡皆知,蔣經國提拔任何一位台籍人士任副手是必要的門面裝飾,故而有朝一日由副手依憲繼任也是順理成章,但兩蔣時期都是黨政軍一把抓,並且是「以黨領政、以黨領軍」。

在蔣經國治喪期間,國民黨內流傳台灣今後將是“五公共治”:行政院長俞國華是「安國公」;國民黨中央秘書長李煥是「輔國公」;國民黨副主席謝東閔是「保國公」;國安會秘書長蔣緯國是「定國公」; 參謀總長郝柏村是「鎮國公」,無人把李登輝放在眼裏。原本宋美齡屬意由蔣家親信行政院長俞國華出任黨主席一職,惜因少壯派的做對未能成功而又落入李登輝之手,如此一來黨政軍三者就缺軍權一項;雖然總統是「三軍統帥」,但是參謀總長實際握有調動、指揮軍隊的權力,亦即兵權。當年手握重兵的「郝軍頭」的勢力無人可擋,因而李登輝若不能拔除其軍中廣布之勢力,可稱之為日後心腹大患;唯如何下手頗費心思。

這件棘手的事,李登輝的正解就是讓郝柏村當行政院院長取代李煥,一石兩鳥之計:李登輝任命郝柏村為行政院院長就是拉軍方的這一派取代李煥的黨務系統那一派,同時依憲政架構理由,提出附帶條件,即郝柏村必須“提前除役”,亦即放棄一級上將的軍銜,以「文職官員」身分出任。一旦郝柏村放棄了一級上將的身分頭銜,表面形式上就與軍隊脫離了關係,李登輝也就能起用新的的將領,協助他把軍權納入掌握。

李登輝提名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在當時的確引發社會巨大的爭議。其中最響亮的反對理由就是「軍人干政」。對於「軍人干政」的批評,郝柏村反駁:「我做行政院長並不是拿了槍桿子逼著李總統提名我,也不是拿了槍桿子到立法院逼他們同意我,還為此放棄了一級上將的頭銜,終身與軍隊脫離關係,這算什麼軍人干政呢?」

對於外界的質疑,李登輝則公開對外聲稱,他和郝柏村是「肝膽相照」。「肝膽相照」這話,兩年後,當李登輝與郝柏村交惡時,郝柏村還譏諷的說:「我的肝不好,膽也嚇破了。」成為台北政壇最傑出的笑話。

原本的「肝膽相照」,最後會變成「肝膽俱裂」,其中的緣由何在?因為民進黨立委葉菊蘭在立法院裡提出緊急質詢。她說,她有情報顯示,郝柏村背著李登輝,在總統府裡面召開「軍事會談」。葉菊蘭提出的質詢,顯然相當犀利。因為,如果曾經長年持掌兵權的高階將領,在卸下戎裝之後,又背著元首在總統府裡召開軍事會談,那當然很容易給外界一種「密謀叛變」的聯想。對於這樣的指控,郝柏村一開始是完全否認,並質疑葉菊蘭是從哪個小道得到這樣的消息。葉菊蘭沒想到會被反問到消息來源,她脫口說,是她老公鄭南榕半夜托夢給她的。誰都知道她是信口胡謅的。可是,隨著時光一天天的流逝,事實的真相也漸漸浮現。原來,郝柏村真的曾經召開過好幾次的軍事會談。

這一事後被譽為「現代杯酒釋兵權」的錦囊妙計,要等到郝柏村以行政院長的身分在國防部裡面召開「軍事會談」的機密,被民進黨立委葉菊蘭揭發終於到了攤牌的時刻。

起先郝柏村還說,他是行政院長,他當然有資格召開軍事會談;大家可以想像,今天要是江宜樺敢跟郝柏村一樣,召開軍事會談,插手國防軍事事務,馬江兩人的關係會怎樣,社會能接受嗎?

這讓原本目空一切,毫無憲政制度概念的一介武夫,徹底曝露出目空一切我行我素的惡劣行徑,招來各界的撻伐。事實上不等郝柏村提出辭呈,李登輝早就完成與兩蔣一樣的領導統御模式,集大權於一身。

事後的今日,大家都同意,李登輝當年讓郝柏村當行政院長的一招的確是非常高明的。

郝柏村今天會指責批評太陽花學運學生們是「政變、暴動」,對照這一十幾年前的史實,我們應不覺奇怪,由他去吧!。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