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我的小故事──助選台灣總統的心路歷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我的小故事──助選台灣總統的心路歷程

2019-11-16 15:45
三年多來,小英和身邊的人認為阿輝伯(李登輝)的「兩國論」及阿扁的「一邊一國」」,都是美國反對的「麻煩製造」,「不能做就不要做」,那是不負責任的說法,認同台灣價值、支持國家正常化的台灣總統一定要一生懸命,堅決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艱辛議程。圖/總統府(資料照)
三年多來,小英和身邊的人認為阿輝伯(李登輝)的「兩國論」及阿扁的「一邊一國」」,都是美國反對的「麻煩製造」,「不能做就不要做」,那是不負責任的說法,認同台灣價值、支持國家正常化的台灣總統一定要一生懸命,堅決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艱辛議程。圖/總統府(資料照)

10月11日,因沒人要當,再度被迫出任小英(蔡英文)總統連任布里斯本後援會會長,經過1個多月的折騰,11月15日,終於很倉促地在楓林酒樓盛大舉行了成立暨募款晚會。出乎意料地,有400多位熱情鄉親參加。大家也慷慨解囊 ,捐了不少獻金,讓我完成了本來認為不可能的任務。

老康到小英

1972認識老康(寧祥),開始投入黨外運動,助選黨外候選人,如老康、黃信介、阿扁(陳水扁)、謝長廷、呂秀蓮、陳永興等,曾被列入黑名單。47年後,我已是82歲老人,再為小英助選,望穿秋水,我還沒看到完整主權、正常國家台灣的出現,真是情何以堪。

1990年代初,我成立台灣在澳協會,為台灣獨立建國打拼,曾有近20位戰友,如林四郎、盧永吉、吳輕煙、邱達偉、陳美月、陳從甲、陳守重、林重財、蔡光明等。2020我助選小英,死忠戰友只剩3位、陳博文、陳春龍和陳文龍。我們垂垂老矣,希望看到的世界200多國承認的台灣國,卻依然遙遙無期,真是情何以堪。對去世的林四郎,我特別懷念。

1996,我最敬愛的台灣獨立建國之父、彭明敏教授被民進黨推舉競選總統,我義不容辭出任後援會會長,帶一群旅澳同鄉出錢出力助選,轟轟烈烈打了一場雖敗猶榮的聖戰。之後,獲彭教授愛護、信任、領導,為台灣的獨立建國、國際地位打拼了20多年。我們打得很努力、很辛苦,成效有限,卻也很感欣慰,有成就感。我沒禮貌,把彭教授視為亦師亦友,一生榮幸。

上個月(10月)24日在台北和彭教授聚餐,有好友李筱峰、吳新興、陳麗貴、郭美芬等相陪,我和教授回憶那段為台灣打拼的日子,有很多的懷念。再看今日小英總統領導的台灣,眼看台灣獨立建國的路程,漫長無際,目的影子都看不到,我們無限感傷。我們對小英很失望。

今日,我沒有選擇餘地,誓死絕不讓出賣民主台灣、要和專制中國統一的韓國瑜贏得台灣總統大位,非大力支持小英打敗韓國瑜、民進黨打勝國民黨不可。我不忍問,但感覺彭教授雖對小英失望、不滿,但瞭解我和李筱峰的苦心孤詣,不反對我們支持小英贏得2020總統大選。

2000大選,我又當阿扁(陳水扁)的後援會會長,募了一大筆錢,領隊回去助選。意外地,阿扁選勝,政黨輪替,國民黨下台。那是驚天動地的民主大事、歷史大業,我們高興得瘋狂。

選完第一天,我們都沈醉在歷史地殼變動的震撼迷茫心情中,和老康、司馬文武等朋友晚宴,報派我出任僑委會委員長。不知是真是假,我請老康和林鐘雄向阿扁報告,我沒當政務官的能耐,千萬不要考慮我。後來阿扁讓我當了一年無給職國策顧問。一年後呂秀蓮副總統推薦、阿扁要給我有給職國策顧問,我惋拒,改為無給職總統府顧問。因我同年獲得澳洲政府頒贈的百年勳章(Centenary Medal),阿扁要為我在總統府辦酒會,我也堅決惋拒。

我還臨時被派領隊,和一藍一綠學者去東南亞各國說明、宣揚2000選舉的民主經過和意義。

「一邊一國」不麻煩

更重要的是,阿扁雖面臨朝小野大的國會,但還忍辱負重,甚至觸怒美國,推動有聲有色的「一邊一國」、公投正名制憲艱鉅工程,被美國罵為「麻煩製造者」。我認為阿扁做得對,美國罵得無理取鬧。

三年多來,小英和身邊的人常以阿扁的「一邊一國」為反例,認為阿輝伯(李登輝)的「兩國論」及阿扁的「一邊一國」」,都是美國反對的「麻煩製造」,都「不能做就不要做」。我認為那是不負責任、不敢負責任的說法、作法。台灣獨立建國是台灣人非做不可、大是大非、攸關台灣國家命運的天大事,該做的就要做,沒有「ifs 」(假如)和「buts」(但是)的逃避空間、藉口。認同台灣價值、支持國家正常化的台灣總統一定要一生懸命,堅決推動台灣獨立建國的艱辛議程。因為中國威脅、美國反對就不做,不對。要小心謹慎、不蠻幹,卻也要大膽大力,向前邁進,做到讓台灣人、世人瞭解、感動、支持。那是台灣總統的宿運、重責大任。

2004, 我在淡江客座,沒在布里斯本組織阿扁後援會,但在台灣南北助選。看到阿輝伯振臂一呼的228百萬人牽手護台灣,震撼、感動有心有情的台灣人。阿扁險勝連戰,主因不是一顆子彈,是阿輝伯的牽手護台灣,展現了台灣人獨立建國的意志和決心。

我繼續當總統府顧問,陪彭教授走遍世界各國宣揚台灣主權獨立的應然、必然。

2008, 明知謝長廷難贏馬英九,我還是當後援會會長,募款、帶隊回國助選。3月22日,投票結果謝大敗。我和老婆在旅館看電視,雖是預料的結果,還是難過得沒吃晚飯。那天是我和月琴結婚紀念日。

之後8年馬英九終極統一執政,馬不理我,我不理馬,我們是兩個不同國度的國民。我遠離台灣政局,傷心發誓不再實際理會、插手台灣政治。但是2012大選,小英崛起,有天然獨台灣人的氣勢。讀了彭教授描繪小英是「台灣的女兒」的感性文章,我更感動。我們幾位綠營老兵人老心不老,熱情重出江湖,我再被推為後援會會長。我們辦活動,成功造了勢、募了款。

我們回去助選,參加了海外助選團的造勢活動。小英氣勢如虹。投票前夕的造勢大會,數十萬人在細雨中看到帶病上台擁抱小英的阿輝伯,喊出了虛弱卻也蒼勁、動人心弦的呼喚,呼籲國人投票給小英,全場、全國感動、轟動。我當場流淚,認定小英必贏。

阿輝伯抱小英

結果,阿輝伯的擁抱還是敵不過張榮發、王雪紅等工商大老的公開支持「九二共識」。國民黨製造的假「宇昌案」,還是殺傷力很大,讓小英功虧一簣,敗得很冤枉。我失望、氣得想遠離台灣,不再關心台灣。

當然,氣歸氣,氣消了,還是一樣關心台灣。2016,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變成台灣人共同命運的呼聲、吶喊。台灣獨立建國的氛圍高漲,我又變成小英之友會的會長。我們辦餐會,蘇嘉全和莊碩漢遠來助陣,把氣氛炒得很高。晚會餐廳不大,擠滿情緒高昂的鄉親,high上天。那晚,我們募了近百萬(台幣)獻金。溫錦文董事長慷慨解囊,包了全部桌位。

我們回國助選、投票。我和月琴還因為需要用護照投票,害我台北─苗栗坐高鐵跑了兩趟,趕在投票處關門前幾分鐘回到苗栗玉清宮投了票。投完後我們又趕回台北參加彭教授的勝選慶祝晚會。那晚,我們更是high上天,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天。

我們在雲端夢想,明天台灣人就出頭天,台灣就變成主權獨立的國家。

3年不到,我們很快就從雲端掉落風塵滾滾的現實苦難台灣,我們的台灣夢驚醒,發現小英總統說到做到,真的強硬、堅實、成功地維持了「中華民國台灣」的現狀。令人佩服,卻也令人失望。

2019九合一選舉,小英大敗。彭教授、我和很多台灣人認為小英2020必敗,不應再選連任。彭教授、李遠哲、高俊明、吳澧培等四大老1月3日發表公開信請小英不要競選連任,我1月4日寫文章呼籲、支持賴神(清德)挺身而鬥,參加初選。我們被英粉們罵得臭頭。5月我還回去支持賴清德孤獨卻高尚的初選活動。

人間政治千變萬化,台灣政治更是千奇古怪。3月小英必敗、韓國瑜必勝,6月小英越看越會勝、韓國瑜越會敗。民進黨的初選程序有瑕疵,不公平。但賴清德接受結果,接受敗選,宣布支持小英。我也同意,認為面對必亡台灣的韓國瑜,小英是2020台灣唯一選擇。和李筱峰一樣,我非支持小英不可。

不過,這次我不想再見江湖,我會支持但不再出任後援會會長。我和陳文龍、陳春龍都積極遊說溫董當會長。一直到10月12日我回國帶領文化訪問團去北海道前,溫董堅持不當會長,但願意出任榮譽會長,出錢出力,我才被迫再接會長一職。


筆者表示,因沒人要當,他再度被迫出任蔡英文總統連任布里斯本後援會會長,11月15日在楓林酒樓盛大舉行成立暨募款晚會,出乎意料,有400多位熱情鄉親參加。圖/邱垂亮提供

沒有人要當的會長

10月14-20日,我帶80人的訪問團,在札幌辦了一個成功的音樂會,前日本駐台代表高橋都從東京趕去共襄盛舉。我在晚會上為台灣講了激昂慷慨的話,應該感動不少日本朋友。

10月24日我見羅文嘉,要求派人參加我們(原訂11月9日,後改為11月15日)的後援會成立大會。根據美加例子,我要求派賴清德或林飛帆。之前,我有問過蘇嘉全,他說立院正開院會不能來。10月24日深夜,賴神從美國返台,我和他25日中午見面。我要求他來,他答應慎重考慮。一天後,他回答立委助選行程滿滿,早就排定,無法變更。他不能成行,深表歉意。還有,羅文嘉早就告知,林飛帆負責青年動員助選工作,非常忙碌,再出國可能性不大。10月30日邱垂正(不是我的親弟弟,是陸委會副主委)邀我和林飛帆午宴,確定他無法成行。

10月31日返澳前就和陳文龍決定,11月9日無法辦晚會,延後1週,改為11月16日。但馬上發現楓林16日已被訂走,只好改為15日。在如是倉促組會情況下,我們不樂觀能請來400位鄉親,把會開得很成功。

廣告於9-10日週末打出,反應冷淡。週一(11日)我們才得到約200人訂位。心急,週二開會,溫董人脈動員,展現了台灣心、台灣情,近40桌的訂位才迅速達陣,楓林full house。

我們廣告的出席貴賓是「神秘貴賓」,引起好奇。故事簡單,賴神和林飛帆不能來,我和羅文嘉商量,決定請小英錄映象講話。人不到,影和話到,故「「神秘貴賓」」。後來,溫董聯繫,請來了蔡煌瑯,也算神秘貴賓。還有,《看中國》主編吳烈望,是我為幫ABC 「Four Corners」揭露中國勢力滲透澳洲的記者(Nick McKenzie)訪問台灣相識的朋友。他特地來參加晚會,也算神秘貴賓。

晚會盛大召開。我大會上發言大意如下:

習近平統治中國越來越專制獨裁。他殘酷迫害維吾爾人、西藏人、基督教、佛教,已到種族清洗、宗教滅絕程度。在香港,反送中的民主運動進入第5個月,中共政權已觸犯反人類、反人道罪(crime against humanity)。今日台灣人面臨的冷酷現實就是:今日新疆、西藏、香港可能是明日台灣。

蔡賴配的願景

韓國瑜進入香港中聯辦,明顯認同「九二共識」「一中統一」。他選上,會和中國簽訂出賣台灣的「和平協議」,讓習近平吞滅台灣。3年多來,小英雖「維持現狀」,沒有公投正名制憲,但堅決維護台灣的自由民主國家主權,不接受「九二共識」、「一國兩制」、「一中統一」。

為此,她受盡中國的文攻武嚇、經濟抵制、國際圍堵、隔離,但她堅如磐石,絕不屈服。在經濟上,中國極力打壓,但她領導台灣離開中國,走向世界。台灣經濟因而表現亮麗,成為亞洲4小龍成長最好的國度。在國際政治上,台灣被中國斷了7個邦交國,但小英讓台灣更受國際尊重,與美國、日本、歐盟等國的關係更密切。

在國政上,她雖不敢推動憲政改革,但在轉型正義、年金改革、不當黨產處理、司法改革、國防建設,尤其在國防上,做了很多前任總統不能、不敢做的重要工作。

她說過去4年把基礎打好,未來4年就可以推動更重要的改革工作。我不敢如是高度期待,但希望以大局著想,2020蔡賴配展顯民主領袖高度、修為,展開台灣政治新局、新政。4年後,2024賴神選勝繼任,再大力推動他「我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的建國議程。

這我可以期待。

圓不了的台灣夢

11月15日的後援會晚會,在蔡煌瑯的政治魅力高分貝煽動下,high上了夜空。在3位女士優美的「快樂出航」歌聲中圓滿結束。蔡煌瑯要的選票和銀票,我們都給了。我放下了心,也宣布放下了24年助選台灣總統的重任。既使2024賴神選總統,我也將心有餘力不足,不再當後援會會長。在蔡煌瑯的鼓動、鼓舞要我繼續打拼聲中,我做了如是宣怖。

會後清晨,我回顧過去47年的助選心路歷程,感慨頗深。深感一事無成,我的台灣夢遠在天邊,看似必然夢碎。雖是我個人的小人物的小故事,卻也是我的大半生。故草草寫下,為自已留下記憶。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