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面對不敢面對的現實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面對不敢面對的現實

如何建立新國家?

 2016-02-26 18:00
《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是1964年9月由臺大教授彭明敏與其學生魏廷朝、謝聰敏所印製的一份宣言,主張「一中一台」及「重新制憲與尊重人權」的主張,並認為台灣有能力建立一個國家。(資料照,民報合成)
《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是1964年9月由臺大教授彭明敏與其學生魏廷朝、謝聰敏所印製的一份宣言,主張「一中一台」及「重新制憲與尊重人權」的主張,並認為台灣有能力建立一個國家。(資料照,民報合成)

一、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

2013年5月國安會在圓山指揮所的兵推,模擬中國為爭取釣魚臺主權和日本開戰,美國軍力介入,要求台灣加入美日同盟,俄國又與中國結盟,台灣不願與中國連合對抗美日,中國以大軍壓境,遂有這次軍演(見5月29日自由時報)。台灣是在「第一島鏈」的中央,中國艦隊進入太平洋深水區的門戶。假如美日和中俄對抗,台灣就是東北亞和東南亞運輸要道。 在兩集團之間,台灣要站在那一邊?

在冷戰中的1964年,中國高喊「血洗台灣」,蔣介石準備「反攻大陸」,我寫「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台灣要從東西泠戰解脫,成立一個民主國家。彭明敏教授,魏廷朝和我被逮捕,宣言被運走,落入日本台獨聯盟的手裡。改名「台灣獨立運動宣言」,鼓動海外僑民和留學生的政治運動。宣言引用「自由中國半月刊」反攻大陸不可能,台灣人民,包括台灣人和大陸人,應該共同建立一個國家,參加聯合國。我的同學江永芳(Prof. Frank Chiang)在喬治亞州的一個大學開法律課程。他把國際法課程讓給因越戰下台的魯斯克國務卿共同開課。魯斯克告訴江永芳,法國戴高樂縂統在承認中國前曾経打電話給蔣介石,他懷念二次大戰戰友,明天法國即將承認中國,如果台灣政府願意接受兩個中國,他要以兩個中國的模式承認中國,否則台灣今後在國際上難扵生存。蔣介石斷然拒絕,戴高樂告訴魯斯克使命不能達成,法國遂與台灣斷交。

1955年周恩來說,中國人民不要同美國打仗,中國政府願意同美國政府坐下來談判。從1955年到1971年,美國和中國已經挙行136次會談。我們只是喊出台灣人民的呼聲。我們被逮捕後,哈佛賴紹和教授曾經在紐約時報投書呼籲,特別指出彭明敏教授是季辛吉的學生。136次會談中,中國堅持收回台灣的主權, 美國則要求中國放棄使用武力。

1969年我出獄,體驗政治犯是終身職。我投入政治犯的救援工作。李敖提供給國際特赦組織「泰源監獄政治犯名單」, 在日本公佈。特務機關精心設計「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和「台北美國銀行爆炸案」陷害我們。我們再度入獄。我們被刑求逼供,羅織罪名。我在獄中投書紐約時報,這一篇投書在美國國會議事錄登出。1980年,國際特赦組織出版「刑求」刊物。

二、尼克森、季辛吉、毛澤東、周恩來

1970年周恩來寫信給季辛吉,要派出一個使節到雙方都相宜的地方,台灣問題有了討論的一個平台。白宮答覆,使節的任務是「中國與美國的各種問題」,不同意議程僅限於台灣問題。周恩來又來信,指台灣是中美間唯一懸而未決的問題。這就是說,越南問題不是中美講和的障礙。這時候中國乒乓球隊參加日本舉辦的國際錦標賽,周恩來請示毛澤東是否參加? 對美國隊怎麼辨? 毛澤東想了兩天,吃了安眠藥後昏昏沉沉「伏案而睡」,突然間想到而通知外交部,「請美國隊訪問中國」。這就是有名「乒乓外交」。周恩來重申願意接受一個特使,點名季辛吉或國務卿或縂統本人。周恩來只提出美軍撒出台灣和台灣海峽,不提帰還台灣。國務院發言人說,美國對台灣主權的立場未決,尚待將來在國際上加以解決。羅杰斯國務卿說,中國的外交政策是「擴張政策」、「病態多疑」。但尼克森接受了中國的邀請(見季辛吉《論中國》。

1971年季辛吉的美國代表團祕密到達北京。季辛吉說,中國歷史上政治家把好客、禮節和精心培養的個人關係作為治國手段,用以對付外患。好客成了戰略。這是高級別的外交談判。中國的立場是美國必須接收一個中國的原則,美國的先決條件是中國必須承諾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他們決定把解決印度支那作為美軍撒出台灣的條件。美國開始接受一個中國的觀念。美國一邊逐漸深化中國關係,一邊促進台灣的民主和繁榮。毛澤東對周恩來說,天下大亂、形式大好。毛澤東關心的是蘇聯的進攻,卻不願意說出求助的話來。他用雙手抓住尼克森的雙手,向他報以最慈祥的笑容。所以周恩來說,最糟糕的情況是中國再一次被爪分(見季辛吉《論中國》第247--248頁)。

尼克森的問題是﹕「中國面臨的是那一種威脅? 是美國的侵略或蘇聯的威脅? 」毛澤東拒不上鉤.。他說﹕「我們共同的老朋友蔣委員長----他叫我們『 共匪』。----我們叫他們『蔣幫』----實際上,我們同他的交情長得多。」他對蔣介石的恩怨不能忘懷,就像羅馬將軍高喊﹕「打倒迦太基! 」他要「血洗台灣! 」對毛澤東來說,季辛吉「只爭今夕」。

他們在「上海公報」裡最為一致的是「反霸權」﹕任何一方都不應該在亞洲-太平洋地區謀求霸權。每一方都反對任何其他國家或國家集團建立這種霸權的努力。

關於「台灣問題」,尼克森帰納為五項原則﹕重申一個中國的政策、聲明美國不支持台灣島內的獨立運動、美國不鼓勵日本插手台灣問題、支持以和平方式解決大陸和台灣的問題、支持繼續推動正常化。由於歷史原因,中國特別關心日本插手。

1972年3月7日,中國發表「關於中美聯合公報」的說明,指出中國「利用了矛盾,分裂了敵人,壯大了自已。」

三、李敖和大陸人

台灣民主運動最難面對的是李敖和大陸人現實。

我投入政治犯的救援工作,先研究特務機關的起源和發展。李敖提供給我特務機關和政治犯救援資料。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恩耐爾斯受彭明敏教授委託帶來家書,我帶他訪問李敖。李敖送給他一份「泰源監獄政治犯名單」。「名單」被轉送給日本台獨聯盟的金美齡,金美齡轉交給「台灣青年社」發表。同時台北車站又出現「歡迎李敖參加台獨, 歡迎大陸人參加台獨 」的傳單。我們遂成為蔣家洩恨的對象。特務機關精心設計了「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和「台北美國銀行爆炸案」。日本台獨聯盟委員長辜寬敏手創「台灣工作小組」從事爆炸工作,研究炸藥。辜寬敏又投降調查局和駐日大使彭孟緝。日本繼任委員長許世楷派遣日本學生送來兩包洋羹,一包送給陳逸松,一包送給國大代表顏艮昌。陳逸松被捕,顏艮昌逃亡。顏艮昌常與我在日本酒館小酌,特務遂逮捕我們洩恨。

今年(2014)年初,施明德和夫人向監察院控告國家檔案局拒絕施明德閱讀自已檔案。我提出「諮詢意見書」,舉出﹕

據調查局調查員楊清海報告,辜寬敏早就經過調查局海外工作組副組長鄒紓予疏導回台投降。鄒紓予多辜寬敏兩歲。辜寬敏自被策反以後就和升任台北處長的鄒紓予廝混,----「貓鼠同籠」----當李敖在電視上質問金美齡,辜寬敏出賣李敖、魏廷朝和我,金美齡回答,工作上有需要! 是什麼工作讓革命團體需要和調查局合作? 美國黑社會有一句話說,不能和警察作朋友,因為警察在必要時會出賣你。但是台灣從水滸傳學到黑白結合才能發揮更大效果。調查局和辜寬敏合作是「以台制台」,以辜寬敏來壓制台獨。辜寬敏結合調查局就是「辜獨」。調查局「以『 辜獨』治『台獨』,」擅長辯論的李敖也說不出話來。

「政治界就是罪惡界」金美齡對辜寬敏結合調查局出賣李敖、魏廷朝和我讚嘆不已。她也承認李敖送給國際特赦組織的「泰源監獄政治犯名單」由她轉交台灣青年社。日本台獨聯盟和調查局黑白結合製造「白色恐怖」就是工作成績。送兩包洋羹來台的日本學生阿部悠輔首先被逮捕,留下自白書,佐藤榮作來台訪問才釋放。我要求公佈阿部悠輔的自白書,這是秘密外交的文件,檔案局沒有資料。在兩件爆炸案中,詹重雄被捕而被「灌汽油」,病中胸腔開刀,發現肝臟腐爛,是化學中毒,無力回生。李敖和劉辰旦各捐25萬元給遺族。我的兩肩在「鳳凰展翅」的刑求中脫臼,衛生署給我殘障証明。台獨聯盟在出版的歷史刊物中刪去兩爆炸案,不敢登出大陸人李敖的受難,只跨大「大撈」辜寬敏投降的「政績」。

我在「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強調民主運動中的台灣人民包括台灣人和大陸人,台獨聯盟歓迎大陸人參加卻對大陸人蒙難說不出話來。我遂在「從日本送來的兩包洋羹」一文中解釋大陸人參與的意義。在這篇文章的第二十一節,我主張﹕

我主張政治學荷蘭,採納多元共存的「協合式民主」,建立隱定的政府。台灣的國際環境頗多類似近代荷蘭。荷蘭是宗教改革的基地,歐洲受天主教會迫害的新教徒紛紛逃到荷蘭避難,荷蘭因而培養了「寬容」的傳統,「自由」被稱為「荷蘭的女兒」。避難的新教徒也帶來了文化和科學的技能,拓展了工商企業。

李敖到復旦大學演講,鼔吹民主自由。學生詢問「台灣獨立問題」。李敖回答﹕「1920年9月3日,毛澤東也在湖南高呼湖南獨立。」毛澤東要建立的是「湖南共和國」。李敖還說,再見馬克思!

我在立法院曾經提出「戒嚴時期人民權利回復條例」(1995年公佈) 和「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絛例(1998年公佈) 救援政治受難人, 為了實現轉型正義,我向監察院控告大法官會議瀆職不敢解釋長期戒嚴違憲,監察院支持戒嚴違憲論。國民黨和民進黨都不敢面對轉型正義的現實執行憲法。

四、康德「論永久和平」

卡特總統上任,重申尼克森對中國關於台灣的一切保証。中國默許美國對台軍售。卡特對柴澤民大使威脅不對台軍售,舉出台灣將被迫自己發展核武器。

鄧小平沒有反駁「台灣問題」和平解決的聲明,但對布熱津斯基說﹕「解放台灣是中國的內政,外國無權干涉。」1978年,卡特提出中美關係正常化。美國國會在1979年通過了「與台灣關係法」。

在陳水扁執政期間,由於氣候變遷、海水上漲,太平洋友邦吐瓦魯將被海水淹沒,吐瓦魯美國顧問告訴我,吐瓦魯人口一萬,皆為南島民族,與台灣原住民同族,卻無人救助。他們都能說英文,信仰基督教。我認為台灣可以從人道立場和環境變遷伸出援手,與台灣成立邦聯。美國顧問保羅查出埃及和敘利亞組織亞拉伯聯合共和國,只由敘利亞外交部向聯合國秘書處登記即可參加聯合國,符合台灣的需要。於是我約台獨聯盟前主席張璨鍙向外交部長陳唐山建議。陳水扁政府不敢嘗試。後來2011年7月18日的紐約時報登出瑞典國際法教授Rayfuse的評論「陸沉後的生命」,讚許以「邦聯方式」是最好的解決對策。她說﹕「根據現行國際法,最好的情況是即將消失的國家和另一個國家訂立某種形式的聯盟。」

Rayfuse教授舉出台灣是「領地式的民族國家」和梵諦岡羅馬教廷一樣。1861年意大利統一,羅馬帝國己経滅亡,除了教廷以外,所有領土皆被意大利統一。意大利政府對羅馬教廷深懷敵對。羅馬教廷和台灣一樣被稱為「羅馬問題」。六十年後法西斯黨的墨索里尼出任意大利首相,1926年意大利和羅馬教廷開始談判。1929年,他們訂立拉特蘭條約(Lateran Treaty),承認梵諦岡是主權國。中國自古以來屢次執行海禁,台灣人和僑民冒險犯難,開拓海域、發展貿易,台灣已經是台商和僑商的保護者。羅馬教廷對歐洲宗教的影響正如台灣自由經濟對台商僑商的支持。Rayfuse將台灣羅馬教廷併稱為「領地式民族國家」。意大利的統一是世界史上一件大事,「台灣問題」也持續六十年。意大利首相訂立條約承認梵諦岡羅馬教廷為主權國,現在也是聯合國觀察員。台灣的自由絰濟也是台商僑商眾望所歸,中國以意大利模式或梵諦岡模式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引進聯合國,可以改變中國的國際形像,也是中國統一史上「和平發展」的楷模。機遇難得,稍縱即逝。

在打中國門戶之前,「台灣問題」曾經有136次讓中美會談陷入僵局。江澤民告訴季辛吉,如果台灣不在美國保護下,我們早就解放它了。季辛吉問江澤民,毛澤東說過台灣問題可等上100年,現在是否還算數? 江澤民回答,毛主席這個話是23年前說的,現在只剩77年了。前行政院長劉兆玄的對策是「以時間換取空間」,國民黨不必急於統一。2003年陳水扁提案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舉行公民公投,布希總統反對。華盛頓「反對中國大陸和台灣任何單方面改變現狀的決定。」胡錦濤時代,中國以「和平崛起」與「和諧世界」的理論喚醒古代大國地位,由於「崛起」太具威脅性,「和平崛起」又改為「和平發展」(見季辛吉《論中國》第489頁)

季辛吉主張﹕「美國公開把亞洲組織起來遏制中國,或者建立民主國家集團發動意識形態進攻,這種舉動均不能成功,因為中國是鄰近國家不可或缺的貿易伙伴。同理,中國試圖把美國排除在亞洲絰濟和安全之外,也會遭遇幾乎所有其他亞洲國家的抵制,因為它們害怕單一國家主導該地區可能帶來的後果。中美關係是『共同進化』, 不是『伙伴關係』」(見季辛吉《論中國》第514--515頁)「共同進化」必須處理三個層面的關係﹕第一層面,通過磋商,雙方都很專業地維護共同利益。第二層面,提升常熊性危機的討論,消除緊張狀態背後的原因。第三層面,太平洋共同體概念能夠緩解雙方的擔心。

從1971年已經40年,經過了八任美國總統,中國習近平訪問美國,舉行歐習會。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Fareed Zakaria批評中國缺少大國風度。他引用卓然有成的美國學者沈大衛(David Shambaugh) 的話﹕「中國是基本上心胸狹窄、自私自利的現實國家,只追求自己國家利益和權力,它不顧全球治理,不執行全球行動凖則(除非頗多吹噓的不干涉他國內政原則)。它的經濟政策是重商主義,而它的外交是被動式的。中國幾乎是孤單戰略權力,沒有盟邦,許多國際關係緊張又不受信任。」中國尋求美國保持友好合作,謀求對外安全,部分也是面臨內部挑戰。中國領導人要求內部改革,尋求共產黨更多合法地位。北京的崛起不願引發亞洲其他力量反彈。實際上,日本、菲律賓、台灣和印度皆已見怨言和軍事演習。新加坡李光耀指責中國的領土要求才是亂源。歐習會上,習近平要求美國停止台灣軍售,歐巴馬以「與台灣關係法」擋住。日本報導,習近平要求協助中國取得釣魚臺,歐巴馬以「安保條約」拒絕。

國安會的演習設計讓我們驚心動魄。我們還要打亞洲大戰麼? 美國、中國、俄國、印度、巴基斯坦、北韓都是擁核自重,日本也有製造核武器能力。我們能坐視等待毀滅性戰爭麼?

歐洲歸國的學者提倡以歐洲共同體的模式,將東西德的合併比喻中國與台灣的合併。他們忽略了德國與奧地利的政經關係,李登輝民主基金會指出奧地利沒有併入德國卻因同文同種緊密結合。奧地利和英國法國以及其他歐洲國家都參加歐洲共同體。季辛吉引用康德的「永久和平論」說,永久和平最終將以兩種方式降臨這個世界;或者由於人類的洞察力、或者因為巨大的衝突和災難面前,除了永久和平別無他擇。我們現在正處於這樣的關頭。季辛吉建議﹕太平洋共同體的概念能夠緩和亞洲局勢。「全球思考、在地行動」是社會運動的原則。我們是否要運用人類洞察力,選擇「太平洋共同體」,讓台灣、日本、北韓都能參加,走向康德的永久和平?

這一篇講稿是為50/70會寫的。許多會員是從國外留學返國,許多會員從跨國企業主管級退休,許多會員曾経在中國絰商,許多會員是新聞界老將,「太平洋共同體」正需要這樣學識經驗豐富的領導人,在國際上發揮各位的第二春,鼓吹、計畫和推動。我奉會長邀請提出報告書,敬請多多指教。

(本文發表於2014-04-03民報網站)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