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沒有寬容,哪來偉大?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沒有寬容,哪來偉大?

2017-10-25 13:57
聽完習近平在中共19大220分鐘的演說,全球媒體幾乎一致認為,中國歷史上第159位皇帝誕生了,在他之前的第158位是毛澤東。圖/截自央視youtube直播
聽完習近平在中共19大220分鐘的演說,全球媒體幾乎一致認為,中國歷史上第159位皇帝誕生了,在他之前的第158位是毛澤東。圖/截自央視youtube直播

聽完習近平在中共19大220分鐘的演說,全球媒體幾乎一致認為,中國歷史上第159位皇帝誕生了,在他之前的第158位是毛澤東。但是,從演說內容可以看出,中國有很多人認為給予習大大更多權力,會帶來民主人權改善的公民,這個期待可能會落空。

中共19大表面上宣揚法治治國,其實已經確立中國未來仍然是一黨治天下的政治經濟格局,將朝向更加極權,更反民主的道路邁進。法國第二大報《世界報》就以頭版的抬頭中文寫著:「中國,強國崛起」的文章,讓中國人民嗨翻天,央視還特別轉介此文標題,或許中國太希望世界的讚美,自卑和自傲,在心理學上是一體兩面,結果卻融合形成怪異的心態,當強國人讀懂整篇文章含意,作者在文章中對中國一黨專政獨裁現狀,貶多於褒,中國人民玻璃心,才碎了滿地,14億人總算有人讀懂法文,真是令人搖頭。

每一個到過中國的旅客,第一眼看到美麗的機場,四通八達的高鐵,以及橫越大江的橋樑,人手一機的數位網絡,通常忍不住讚歎:中國進步太快了。可是,當你更深入理解的時候,卻發現中國距離文明越來越遙遠。這個外觀貌似偉大的國家,既不願意融入普世價值的世界潮流,還堅持老舊的歷史領土思維,更持續用謊言和鐵桶,以及數位監控科技,監禁著不快樂的人民,人民的抵抗也勢必從微弱,變得激烈起來,也因此,對於國家崛起的定義,才會存在內部感受,和外部觀察的誤差,但是,中國鋼鐵般的圍城,何時崩倒?是否殃及周邊國家,才令人擔心。

以愛國民族主義凝聚的共產法西斯的獨裁統治,具有治理方便性,而且,獨裁也是一種傳染病。1989年,六四民運後,中國宣揚的政經分離的一黨獨裁專制,既保有政治一黨專政,又可以使經濟成長,也藉此透過經濟力量,向外輸送具有中國特色的獨裁,讓一些周邊國家政治領袖躍躍欲試。處在一帶一路上的國家,如中亞諸國、巴基斯坦、戰爭紛擾的中東國家,都屬於民主起步較晚,僅有投票象徵的假民主,也是最容易被法西斯移植的國家,其中土耳其政治的變化,最令人關切,如同歐洲媒體對土耳其的評價:這國家正從民主走向法西斯之路。

1923年,土耳其在一次大戰後,從鄂圖曼帝國的廢墟中重新站立起來,由於地理位置重要,領土雖然縮小,卻還是舉足輕重,共和國建立之初,雖然擺脫宗教成為世俗國家,但是左右鬥爭激烈,從建國到現在,已經經歷四次政變,美國長期拉攏土耳其,希望土國成為美國在歐亞橋頭堡,每年援助土耳其超過五億美元,土耳其雖然企圖進入歐盟,卻因為人權紀錄不佳,以及新聞自由度太差,多次被歐盟拒於門外,尤其是2016年爆發的政變,後續處理方式過於激烈,使土耳其在民主和法西斯之間擺盪,又因為引渡居倫事件和美國發生衝突,使土耳其和最大盟邦美國之間關係,至今仍然無法修復。居倫是2016年7月政變的幕後者,土耳其政治專欄作家泰梅爾古蘭,在今年出版的新作《我的國家》一書中說:法西斯統治不會立即殺人,但卻可以慢慢改變人性,就像溫水煮青蛙一般,土耳其目前的執政黨正義發展黨埃爾多安掌權,經歷政變後的強勢擴權,被人民質疑正在邁向法西斯統治的路上。

由於百萬人民阻擋下,去年七月的政變沒有成功,從此,土耳其進行全面清洗,15萬公務員被迫離職,17萬人被調查,5萬人被拘留。今年四月,土耳其通過修憲公投,增加總統大權,使埃爾多安成為超級大總統,埃爾多安站在總統府陽台上,志得意滿高喊:土耳其偉大復興,和中國習近平的表演,多麼雷同。

土耳其偉大在哪裡?泰梅爾古蘭在《我的國家》書中如此描述:修憲擴大了敵人刑法的適用範圍,使警方可以無限擴權,執政黨八年來,已經有二百多人成為警察槍下亡魂,其中以青少年兒童居多,敵人刑法觀念,來自德國法學家雅各布斯,意思就是警察有權利自己判斷人民的行為是否安全,並且採取本國人或敵人方式對待,敵人刑法曾在德國納粹時代被採用,沉寂多年後,卻在土耳其復甦,埃爾多安執政下來,最為人詬病的是女權被壓抑,土耳其被視為最不尊重女性的國家之一,八年來女性謀殺事件增加了14倍,有數百名記者被政府一通電話就被解雇,議會中反對黨議員因為某個議案相左,被執政黨議員毆打,政府強行修改宗教課程,使孩子更容易接受極權統治和趨於保守,用國家偉大復興口號迷惑人民。

這些批評可以看出在土耳其這樣的國家,搞獨裁法西斯,至少還要披上民主假面,這一點和中國不同,中國式的一黨政治,連面具也省了,就是明擺著獨裁法西斯。

土耳其在1960年吹起自由之風,也開始進入左右鬥爭時代,軍事政變之路,每次政變都發生過趁亂屠殺事件,而每一次政變的結果,就是讓統治者有理由更邁進獨裁,就以1980年第三次政變而言,事後有7千人被求處死刑,65萬人被羈押,160萬人被列入黑名單,3萬人以政治難民身分被放逐,一千部電影被查禁,23000個民間團體被關閉,3800位老師,120位教授,以及47位法官被停職,20萬公務員離職,伊斯坦堡報紙被停刊300天,13家主流報紙刊登批評政府文章,被起訴303次,被判刑記者刑期加起來一共3315年,49頓報紙和雜誌,依反政府理由被銷毀,300名記者採訪時被攻擊,這一切就是1980年政變後的大清洗,如今,經過37年以後的政變,埃爾多安所進行的清洗工作,如出一轍。

形容土耳其政治正在民主和威權之間擺盪,這句話可能比較中肯,政客為了權力的鞏固,執政黨不斷加強對反對黨和公民團體以及自由媒體的干預,土耳其社會正在分裂成兩個不同的世界,埃爾多安的做法,被指涉正在疏離美國民主,投奔俄羅斯的進化獨裁,也就不言可喻了。

缺乏對多元社會及反對黨的包容,土耳其會因此偉大嗎?

2010年,我第二次造訪伊斯坦堡,被回教徒稱讚的藍色清真寺光彩依舊,基督教東正教徒稱它為聖蘇菲亞大教堂,1453年,土耳其的祖先鄂圖曼帝國消滅東羅馬帝國,這座大教堂從基督教堂,改為穆斯林朝拜地,有人建議蘇利曼大帝用一把火把拜占廷基督教堂燒了,蘇利曼大帝卻堅持不拆一磚一瓦,只把教堂內部的偶像崇拜,改為阿拉伯文字真主至上,鄂圖曼帝國對基督教採取包容,成就了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穆斯林文化至今還是影響南歐諸國,歷史給了蘇利曼大帝簡單的評價;寬容創造偉大。

2010年的庫德族人,在伊斯坦堡抗爭不斷,一周中至少有一天,塔克辛廣場到獨立街上,穿著燈籠褲的庫德人到處都是,高喊著獨立口號,這時候,異議者至少還可以合法上街,呈現多元社會面貌,但是,現在的政府一邊高喊土耳其偉大復興,卻對異議分子更加不寬容。

曾經是《世界日報》派駐亞洲特派員的西班牙記者大衛西門內斯,他曾經多次訪問中國,在他的《雨季的孩子》一書中,如此形容中國的偉大。

他說只有拷貝的國家,不會偉大,只有被人拷貝的國家,才會偉大。國家要偉大,必須能夠啟發人民,國家的偉大只存在於建立一個充滿思考的社會,發展獨立自主的精神,他的歷史是奠基於真實及人民的權利,偉大必須可以容許政治上不同意見的人,即便這些人被精神科醫生宣布為異常的狂熱者,偉大必須不排斥西藏或新疆的語言和文化,偉大的真意是不需要摧毀數百萬人民的夢想,甚至不需要逼迫這些人為了國家利益而犧牲,只有學會寬容,這樣的國家,才配稱為偉大的國家。

西門內斯在1992年來到中國採訪,這一年,三峽大壩正要動工,西門內斯訪問四川雲陽的沈姓人家,這家住戶正在水線之下,一旦大壩動工,家裡就要淹沒,中國政府準備把數百萬人遷移到15個省份,這家沈姓人家的安排遷移處,是位於長江尾的崇明島,2014年,西門內斯再度到崇明島,找到這家姓沈的雲陽人,女主人說,我們從長江頭搬到長江尾,老公已經走了,我們離鄉的時候,甚麼都沒帶,包括祖先的骨灰和牌位,因為已經被水淹了,還好,我們搶救了這個像,然後指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毛澤東照片,說完話,沈家女主人把頭一低,接下來是一室的沉默。

國共內戰結束後的中國人,歷經飢餓和殘酷鬥爭,最後心頭上只成就了一個獨裁者的偉大,現在,已經陳舊的故事,再度上演,如果有一天,崇明島還要面臨淹沒,沈家人會帶著誰的頭像,奔向何處呢?

1998年,菲律賓一位過氣演員艾斯特拉達當選總統,二年後,這位一手貪腐一手貪杯的總統,被人民從寶座上拉了下來,這是菲律賓第二次人民力量展現,這位總統坦承,每天一定喝酒到凌晨四點才上床,而凌晨四點,剛好是馬尼拉垃圾場拾荒者上工的時間。二年後,連拾荒者也失去撿拾垃圾維生的機會,最後結果是總統失去寶座。

面對貪腐和無能,菲律賓至少有一個民主機制;但是,中國沒有,中國人把責任交給獨裁者一個人,結果打貪打了五年,貪腐依舊,我無法相信,還有第二個五年嗎?

一個貪腐爛到骨子裡的國家,一個沒有寬容的國家,只會洗腦歌頌一個人的偉大,以及少數裙帶幫兇的財富崛起,這國國家,算不算是偉大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