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族群歸化是台灣終極問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族群歸化是台灣終極問題

2020-09-30 09:50
歐陽娜娜即將上央視演出歌頌中國。示意圖/擷自CCTV
歐陽娜娜即將上央視演出歌頌中國。示意圖/擷自CCTV

民主國家和極權國家接觸之後,製造出一種互相矛盾的怪胎,這種怪胎享受民主自由生活,卻批評民主自由制度,這種怪胎在美國被稱為「大五毛」,以司馬南為代表,有人問他,「為何在美國反美國」,他回答,「住在美國是生活,反美國是工作」,這句話很經典,因為從事罵美國帝國主義,才有薪水入袋,這些薪水讓他可以在美國享受自由生活。

民族主義只是口號

中共的共產主義標榜無產階級至上,本來就和民族主義互相矛盾,但是,當中共要控制中國人,就喊出民族主義口號,台灣過去威權時代,腦袋被國民政府植入中國符號,這種符號終於變成病毒,在某些人身上發作,例如黃鞍或黃枝賢,邱義,無私懷,馬應久等人。

同樣的,中台交往以來,在中國賺人民幣者一大堆,從商人到藝人,甚至學者或名嘴,但是,這些人遇到事情或生病,就跑回台灣,因此,兩位台灣女藝人上央視高唱「中國偉大」,變得兩邊不是人,台灣網民罵這兩人,「乾脆申請中國身分證,不要回來了」,中國網民罵這兩人,「為何不放棄台灣護照」,看起來,隨著中台交惡,想賺人民幣壓力還真不小,我猜這兩位小姑娘,人在中國,恐怕也沒有不上台表演的自由。

以小見大,兩邊不是人的狀況很多,當然不只是這兩人,現在中共對台灣的戰爭挑釁,越來越厲害,這時候才發現,中台40年來的交流,只有文字作業,兩國並沒有得到真正諒解,反而因為互相來往走太快,使很多人卡住了——台商卡住,藝人卡住,學生卡住,如果很不幸,戰爭爆發了,夾在中台之間的這些台商、藝人、學生,甚至通婚家庭,肯定處境艱苦,很多人會淪為人質,尤其中共是不談人權的,再說,兩邊都有親人或朋友,飛彈也不會長眼睛。

很多人錯覺認為,兩國長期隔絕,所以交流比起不交流好,這句話前提必須是相同制度的國家,因為實驗證明,中台兩國或美中兩國,開放交流的結果,不只失敗,還帶來很多後遺症,兩國同樣被紅色特務滲透,抓也抓不完,弄到最後只能反目,就是所謂「認識而分離」,如今,中共假面具被拆穿,美國社會對中國的敵意升高,而台灣拒絕統一的比率也升高。

拒絕統一來到最高

最近的民調顯示,支持維持現狀「拒絕統一」還是高居第一,急獨和緩慢獨立支持者升高,三者相加高達87%,但是,主張快速統一和緩慢統一加總只有10%,這項民調印證了中台兩國生活文化差異,其中,政治制度才是大問題。儘管中共提出「一國兩制方案」,問題是中共對香港不守兩制承諾,留給國際很大問號,台灣人當然不相信有真的「一國兩制」。

族群問題最終會成為拒絕統一的重要一環,台灣人意識在民主化之後,很顯然提升了,這當然是中共政權的無理壓迫有關,本來,中國可以隨著國力提高中國人的正面形象,寬大承認中華民國,甚至台灣國,可惜作法錯誤,中共仍然認為只要用金錢,就可以收買國際的尊重,收買台灣。結局恰好相反,很簡單的理由,中共這個國家,對自己的人民不尊重,沒有言論自由,任何人都處於坐牢風險,在中共政權心目中,人民只是工作機器,用來交稅的韭菜奴隸,中國人只要稍稍有錢有能力,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不當中國人,這樣的國家治理下的人民,不受到國家尊重,人民當然也不尊重自己,這樣子要如何被其他國家尊重?

也因為如此,武漢瘟疫一爆發,歷史上西方國家排華的陰影鬼魂,一下子又復活了,連黃皮膚的亞洲人也受到拖累,這就是中國人最大悲哀。

崛起的中國,如果走向自由民主制度,我相信中國人的尊嚴和自尊心也會提升,可惜,如同作家余杰所說,「一半以上的中國人,甘於被中共壓迫當奴隸,不然就是被洗腦成支持共產黨的小粉紅」,不知道這個世界已經變了,還自以為紅色中國天下無敵,封閉在井裡的青蛙,聽不到井外的世界正對中共鳴鼓而攻。

美國政府已經提出五千億台幣,要協助台商離開中國,自由世界和中共脫鉤在即,香港是前車之鑑,台商或台灣藝人要想清楚了,何處才是你安身立命的家園,不要變成兩邊討好,兩邊不是人。


作者提醒台商或台灣藝人思考,何處才是可以安身立命的家園,不要變成兩邊討好,兩邊不是人。示意圖/pixabay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