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詩寫台灣】台灣美麗島 美麗台灣詩--《詩寫台灣》自序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詩寫台灣】台灣美麗島 美麗台灣詩--《詩寫台灣》自序

2020-03-03 10:16
《詩寫台灣》封面。圖/作者提供
《詩寫台灣》封面。圖/作者提供

自古詩人愛名山,
我立山顛思綿綿;
寫盡台灣風物美,
吾鄉吾土四百年。
—〈詩寫台灣〉

2005年11月,我參加高雄縣六龜文藝營,在六龜諦願寺前,即景作了一首〈六龜諦願寺〉四句詩:「諦願寺前看六龜,左龍蜿蜒右象巍;荖濃溪水流不盡,雨輕秋燕愛斜飛。」並請台北來的畫家,當場將詩句揮毫,送給寺方作紀念。

回來後自己念念,覺得還有味道,就開始學作起四句小詩來。寫了多首之後,詩思蕩漾,漸漸起了「詩寫台灣」的意念。

我1979年編著《中國詩詞名句析賞辭典》(原名《歷代詩詞名句析賞探源》),看中國的名山勝景與歷史古蹟,都有古今詩人寫下膾炙人口的好詩,使這些名勝古蹟,更為出名而吸引人。

日本俳句詩人松尾芭蕉,行吟日本東北的歷史古蹟和名勝美景,成為著名的「奧之細道」文學旅遊詩路。

「江山亦要文人捧」,福爾摩沙台灣是美麗島,有高山大海,綠野平疇,江山偉秀,鳥語花香,也是有很多歷史古蹟和名山勝景,當然也應有美麗的台灣詩來吟詠,以共賞名山勝景的美麗與歷史幽情。

一首詩寫一件事,一個景、一種情。「詩寫台灣」的題材範圍很大,寫的是台灣這塊土地,台灣著名的歷史古蹟安平古堡、赤崁樓、曹公圳;著名的山玉山、雪山、合歡山;著名的湖日月潭、大埤湖;著名的花鳥刺桐花、斑芝花、鳳凰花、黃鶯等都有寫之外,我也特別選寫台灣歷史文化中,有特別意義和代表性的歷史事件與民俗生態,像福爾摩沙的誕生、荷蘭開始統治台灣的搭加里揚之戰、金髮女郎、石板屋、柴山考古遺址,和高山森林、香蕉、鼠麴粿、田寮呂家古厝,也都加以詩寫。

想詩寫這些名勝古蹟、歷史事件和民俗生態,都要親歷其境,親睹其景其物,對相關歷史地理民俗生態,都要有相當的了解,才能有所感,來真切寫出真風景、真史實與真感情的詩篇。所以,書中每一首詩,都是來自親自登臨探訪的風景,深入歷史的探討和實際生活的經驗,詩詩皆有所寫之實景攝影和圖片,來與詩文對照。

不但海拔3,952和3,886公尺的台灣第一、第二高山,玉山、雪山,我都親登過;稻之歌的播秧挲草,我少年時也下過田,播過秧,挲過草;金髮女郎我認識,相片十年前就在我手裡。荷蘭開始統治台灣之「搭加里揚之戰」的堯港、大崗山,我都走過;日本東京明治神宮的台灣扁柏大鳥居和下關春帆樓,也都遠道去看過。


作者在高雄大埤湖編校《詩寫台灣》。圖/作者提供

每首詩所寫的人事地物,相關的歷史典故與地理民俗生態之美,不是人人都知曉,皆深入淺出地,寫成一篇篇經過考證的趣味歷史故事,放在各詩的後面。

古人作詩,講求「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現代人流行攝影。我到各地名山勝景旅遊探訪調查,也都親自攝影詩中所寫的美麗風景,收集相關文物圖片,以攝影圖片當作圖畫,來詩、文、圖對照,使每首詩皆「詩中有畫,詩中有文、畫中有詩」。所以,每一首詩皆分三部分:一詩,二文,三攝影。

古人說:「常人皆能感之,惟詩人能寫之,是為詩之境界。」詩當平易近人,帶感情;句得琅琅上口,有餘味,是詩寫台灣的文學觀。

每一首詩,都是寫很有意義的歷史文化,很精彩的台灣風物之美,都是大家生活中共同的歷史地理民俗生態,共同在看在欣賞的土地之美。希望不分雅俗老少,都會喜歡。旅遊名勝見景想起詩句,當更趣味而深刻。

詩寫台灣,嘗試融合文學歷史地理民俗生態,有詩有文有圖,希望人人皆可從中多趣味了解台灣的歷史文化,和更認識台灣有多美麗,更記憶疼惜吾鄉吾土的台灣土地之美。

《詩寫台灣》所寫的詩,是以現代通用語言的華語寫作,每首四句。也講求諧韻押韻,押的是現代語言的聲韻,形式上像古代的四句古體詩和絕句詩,要求卻採寬大,以念起來順口為原則,平仄則隨詩意而順乎自然,不拘格套,我稱之為「現代四句小詩」或「現代四句短詩」,可看作是有押韻的現代四句新體詩。

這些「現代四句小詩」以現代華語寫作,雖未考慮是否合古聲韻,仍大多可以台語吟唱。2008年,我在高雄文學館分享「趣寫台彎詩,趣吟台灣詩」,即邀呂正心現場吟唱受歡迎。


作者(左)與呂正心2008年6月在高雄文學館演講吟唱〈趣寫台灣趣吟台灣詩〉。圖/作者提供

本書是第一集,收錄詩作七十首,故事五十五篇,攝影圖片360張,未分類編排。可「風吹那頁就讀那頁」,隨意讀詩、看文章或看圖片,輕鬆而趣味。

其中很多首詩的寫作,景物的攝影與資料的獲得,都是來自很有寫作福氣,和如有神助似的巧妙文學情緣。很多自己未能拍得的精彩風景,非常感謝多位攝影高手的盛情美意提供(圖有註明),共同為台灣美麗之島,留下精彩珍貴的美麗影像。

詩寫台灣,寫有很多少人知,少人注意,和未有人寫過的台灣名山勝景與民俗生態之美,也還原了很多久被訛傳的歷史真相。

常想起酈道元《水經注》中的話:「既自欣得此奇觀,山水有靈,亦當驚知己於千古矣!」和辛棄疾的名句:「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

月世界荒山子弟詩寫台灣,先民護佑美麗江山,江山偉秀,山水有靈,未知會一笑否?       


《詩寫台灣》書前作者獻詞。圖/作者提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