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蘇芮的生命控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蘇芮的生命控訴

2021-05-05 11:18
美籍青年蘇芮(Senead Short)因太魯閣號事件喪生,她的父母說:「領多少錢,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具意義,他們的餘生將在悲傷中渡過」。圖/擷自陳孟秀律師臉書影片
美籍青年蘇芮(Senead Short)因太魯閣號事件喪生,她的父母說:「領多少錢,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具意義,他們的餘生將在悲傷中渡過」。圖/擷自陳孟秀律師臉書影片

太魯閣號事件後,已經一個月,政府耗損一位交通部長,在台灣當官需要運氣,這話果然沒錯,不要以為不出門就沒事,就算呆在辦公室批公文,天降惡運的鳥事也經常發生,所以每年媽祖出巡,想沾好運的人山人海,尤其當官者,搶著扛轎,可見一斑。

話說回來,交通部管山管海,管很多,意外多,這是必然,工程多,發包多,出包也多,而另一個原因就是日本人對台灣的評語: 「高科技,低管理」,可以遠端監控的技術放著不用,於是承包商如若無人之境,違反施工法則,工程管理一團亂,不出事才奇怪。

話說,日本人治台五十年,就知道台灣社會延襲大漢文化劣根性,凡事馬馬虎虎,青菜就過,這種生活習慣,平時在家還可大而化之,放到必需事事嚴謹的工地,不出事就很難了,日本人知道這種台灣毛病,治理台灣就引進德國社會的處事態度,凡事要求標準程序,處理上斤斤計較,結果,五十年日治加上五十年國治,現在看來,台鐵雖然由日本人創建,卻沒有在文化深度改造成功。

當然,改造需要時間,但是有一點被忽略了,台灣社會作事太馬虎,突顯社會對生命權不重視,從法院到民間,對於意外事故受害者理賠低,反過來,對加害者卻輕輕放過,從眾多車禍事件賠償衝突可以看見。

台灣對生命權維護不如美日

曾經住過日本或美國的人都知道,台灣對生命權維護,不及美日,在日本開車出車禍,可能要賠一輩子,在台灣很青菜。

上個月,一位在美國經營社區醫院的朋友回來,在聚會中,說了一個故事:

有一天,急診室來了一位少女,由家人陪伴,這位女孩因為吃東西太快,而噎到喉嚨,急診醫師認為不太嚴重,請少女和家人稍等一下,沒料到,少女卻轉為呼吸困難,雖然急速搶救,最後少女變成植物人。這場醫療糾紛搬上法院,原告要求醫院賠償一千萬美元,最後以八百萬美元和解,這就是講求人道主義社會下的生命權,生命權無法衡量,若必需衡量也是天價。

這一次,四十九位太魯閣號受難者,最低可以拿到三千萬台幣賠償,創史上最高,三千萬還不包括個人的保險給付,面對高額賠償,尚未聽到抗議者,但是,5月3日,來自美國的蘇芮(Senead Short)的父母說:「領多少錢,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具意義,他們的餘生將在悲傷中渡過」,蘇芮才24歲,熱愛生命,關懷弱勢,來臺灣教英文,夢想讀完國際關係研究所,外交官是她追求的工作,沒想到這場意外災難奪走她的夢想,以及家人的愛。

所以,蘇芮父母委託台灣律師對台鐵追究責任到底,蘇芮父母說:「這場官司不在於對誰作出懲罰,而在於讓台鐵更安全」。

生命無法被金錢取代,期待這個災難能夠讓台灣社會積極改造,認真嚴謹作事,對生命權更重視,死於災難者,才死得有價值。


美國青年蘇芮在太魯閣號事件中罹難,她的父母委託台灣律師對台鐵追究責任到底,蘇芮父母說:「這場官司不在於對誰作出懲罰,而在於讓台鐵更安全」。圖為2021.4.2台鐵408太魯閣號事故。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