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國崛起的四大外因 - APEC峰會有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國崛起的四大外因 - APEC峰會有感

2014-11-17 10:19
擁有21個成員的APEC峰會,每年輪流在不同成員國主辦,但中國當局這次卻刻意砸大錢,煞有介事地辦得像嘉年華一樣,除了暴發戶心態,亟欲展示中國崛起。(網路資料翻攝,民報合成)
擁有21個成員的APEC峰會,每年輪流在不同成員國主辦,但中國當局這次卻刻意砸大錢,煞有介事地辦得像嘉年華一樣,除了暴發戶心態,亟欲展示中國崛起。(網路資料翻攝,民報合成)

本屆APEC在北京舉行的峰會,表面上似乎風光地落幕了,但也引起筆者不少感觸。

首先是,對我們那些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觀念中毒深入骨髓而不自知的「大一統」秦奴(秦始皇的心奴)來說,可能會為此感到與有榮焉,以為如今中國真是強大了,揚眉吐氣了,身為中國人是多麼驕傲。

其次是,對那些少數覺醒的中國人,對那些發現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才是真正普世價值的中國人來說,內在的良心可能會吶喊,中國如今表面上的繁榮強大,其實是奠基在對億萬農民工的殘酷剝削以及對自然環境無休止的破壞上。換句話說,北京政權越強大,實際上只反映了對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更多更大的壓制。

再就周邊小國來說,如果中國是個民主國家,中國的崛起,未嘗不是好事。起碼就地緣方便來說,歡迎都來不及,何需嚇得要死?像菲律賓和越南等國,何需再趕緊回過頭來,萬里迢迢去緊抱美國大腿,巴望美國再回來主導亞洲事務呢?

再就歐美日本等工業化大國來說,當初努力打開中國大門,固然著眼於中國的市場,廉價的勞力,和豐富的資源;但也多少抱有幾分對新中國的好奇與同情。現在卻發現,這個崛起的中國,可不是想像中的好夥伴,並不是一個想按照規矩做生意,致力提升品質,用心過好日子的國家;相反,竟是個懷抱秦始皇式野心,不但想取代美國,甚至想獨霸全世界的「虎狼之國」。

至於商業上各種各樣越來越顯著的奸巧行為,更擾亂了原有的國際秩序和誠信。凡此種種,那些曾經指望改善中國經濟以軟化中國人侵略性的西方大國,如今會不會後悔莫及呢?

意淫虛榮氣氛

其實,擁有21個成員的APEC峰會,每年輪流在不同成員國主辦,本來並非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但中國當局這次卻刻意砸大錢,煞有介事地辦得像嘉年華一樣,除了暴發戶心態,亟欲展示中國崛起,意淫所謂「萬國衣冠拜冕梳」的虛榮氣氛以外,實在找不出其他理由。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形容:「北京為了這場APEC峰會,費足了好大勁兒,一方面勒令當地工廠關閉幾天,一方面下令數百萬輛汽車從首都中心的馬路上疏散,使蔚藍的天空得以再現,掃除北京予人霧霾籠罩的印象。」

但是光憑這些,就真能讓中國在國際舞台上,成為取代美英法德日甚至俄羅斯的領導國家了嗎?

英國《經濟學人》的結論是:「就中國的全球雄心而言,習近平當然想扮演強國的大角色。但是,相對地,中國就必須在國際關注的大議題上, 譬如環保、恐怖主義、以及健康衛生等方面,付出更多心力。

然而,與其主觀意願相反的是,中國到目前為止,一方面一直誇大新疆遭到恐怖主義的威脅,一方面卻未對全球日益惡化的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動盪不安,付出相對心力。

在全球對抗伊波拉病毒議題上,中國近來提高分貝,表示要捐1.2億美元。然而,國力遠不如中國的英國,都承諾捐款2億500萬英鎊,幾乎是中國的2.75倍。甚至美國微軟公司(Microsoft)的共同創辦人艾倫(Paul Allen),都承諾為對抗伊波拉病毒擴散,捐款1億美元。

由此觀之,中國自以為是的立足全球的雄心,從慷慨角度,關懷視野,以及實質發揮作用等層面觀之,顯然距離當國際老大哥的主觀期待,還有很大一段明顯差距。」

四大關鍵外因

但儘管如此,中國的崛起也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在中國本身因抗拒民主而分崩離析,或因恣意外侵而撞到鐵板以前,也許,我們還是有必要回顧一下中國在這短短二三十年時間裡迅速壯大的主因。鑑往知來,或可為將來的不幸,預作防範。

事實上,如果不健忘的話,我們會發現,中國自毛澤東竊國殘民以逞死人千萬之後,之所以還會崛起,其中有幾大外在因素,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第一大關鍵是,1971年,自信滿滿的美國總統尼克森為了對抗前蘇聯,不惜飲鴆止渴地拉攏中國,讓中國進入聯合國。

當其時也,台灣的蔣介石還為了莫名其妙的大一統觀念所衍生出的「漢賊不兩立」邏輯,拒絕接受改換國名留在聯合國的建議,而被羞辱地趕出聯合國。

此舉不但給中國在西太平洋海域創造了一個潛在的巨大迴旋空間;也為台灣同胞的福祉,投下迄今無法消散的陰影。另方面,這麼一來,毛澤東式共產黨靠殺人盈野所建立起來的野蠻政權,也因此得到國際上的正式承認。

接下來的骨牌效應是 - 日中建交。而日本基於二次大戰期間侵華的歉意,抱著化解舊怨的心態,建交後給中國提供了長達數十年的大量無息貸款,幫助改善中國許多基礎設施,並轉移不少民生物品的製造技術。

第二大關鍵是,1979年,美國和中國正式建交。當年的秘密檔案如今已陸續解禁,從中可以看出,中國當年表面上雖口口聲聲要打倒美帝國主義,要埋葬美帝國主義,但骨子裡真正急於想和美國建交的,其實是因為文革而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毛澤東一方,是中國一方。

很顯然,美國可說在這件事上,上了大當。

從此,美國的門戶對中國敞開。而作為全球最大民生消費品市場的美國,也自然成了間接拉動中國經濟的火車頭。

第三大關鍵是,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台灣的資金和技術開始湧向大陸。尤其是台灣產業賴以為生,為歐美日大廠裝配的生產技術,轉移到中國,等於把台灣經濟成功的鎖鑰,交到中國手上。

更有甚者,由於台灣的帶動,中國成為全球裝配製造業中心的漩渦迅速形成,日本、韓國、美國等工業大國的次級工業品生產,很自然地一窩蜂遷往中國,一方面讓中國賺飽了工錢,二方面也讓中國偷得了不少生產技術。

第四大關鍵是,9/11事件後,美國總統小布希使性子發動伊拉克戰爭,一方面把當時還擁有克林頓時代積存的兩萬多億美元國庫盈餘迅速耗盡;二方面由於美國本身陷入伊拉克戰爭泥淖無暇他顧,間接促使野心勃勃的中國在亞洲地區坐大;三方面台灣的馬英九2008年當選總統後,更將台灣對大陸僅餘的資金技術限制進一步鬆綁,終至使中國的經濟實力,一發不可收拾地竄升。

知恩圖報共享雙贏

如今,中國以其舉世無匹的外匯存底,以其越來越雄厚的資金和技術(技術方面雖然還差歐美日本一大截,但也相當可觀),加上整個知識階層還都懷抱著秦始皇以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大一統思維,因此,動不動要挑戰國際秩序,甚至要挑戰普世價值,也就不足為奇了。

然而,記得2013年朴槿惠當選韓國總統後首次訪美,應邀在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說,強調「韓國是一個懂得感恩的國家,韓國人民是一個懂得感恩的民族。」 對美國當年為韓國的工業化及民主化所給予的協助,表達由衷感謝,獲得美國朝野和國際社會一致讚賞。

兩相對照,在經濟上也曾受惠於西方,美國,日本,尤其是台灣大力扶助的中國,可有這樣飲水思源知恩圖報的情懷?還是恰好相反,不但翻臉無情,甚至要反噬對方?

也許,一個沒有宗教信仰心目中沒有上帝的國家民族,永遠也無法理解知恩圖報這種目光遠大彼此雙贏的智慧。然而,翻臉不認賬或許能換來短暫的利益,但所失去的,卻是更多更大啊!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