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蔣渭水歷史行蹟的終點站──蔣渭水之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蔣渭水歷史行蹟的終點站──蔣渭水之墓

2015-08-04 17:20
歷史學者李筱峰於台灣民眾黨創立日7月10日向蔣渭水獻花致意。
歷史學者李筱峰於台灣民眾黨創立日7月10日向蔣渭水獻花致意。

台北醫學大學的學生都知道,從北醫「拇山學苑」旁,經廢棄的法醫研究所,翻山越嶺只需要十五分鐘,就到了蔣渭水墓園。走崇德街就要從山腳下沿著陡峭的四、五十級木階而上,在連二十個人都容不下的狹窄平台上矗立著莊嚴的墓碑,上面書寫「革命先烈蔣渭水先生之墓」。

距今六十多年前的蔣渭水瑩域卻並不是這樣的。統治者權勢的起落、政權的更迭,從渭水先生的墓地、墓碑,到墓碑上遺囑的書寫以及被竄改,在在都印證了「一個渭水、各自解讀」的歷史嘲諷,無論哪一個極權政府,箝制先覺者思想的手段,在其生前或死後都如出一轍。

六張犁墓園的故事

蔣渭水先生1931年8月5日因急症逝世,8月23日,全島的同志與民眾為他舉行盛大的「大眾葬儀」之後安葬於大直山公墓。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政府將此處列為軍事要塞,公墓迫遷,骨灰罈暫厝於關渡慈航寺。

1949年,蔣介石在台灣「復行視事」,也帶來國共內戰和他一起敗逃的兩百萬軍民。彼時的台灣人,剛剛經歷過1946年行政長官陳儀「接收、劫收」的惡行,和1947年「二二八慘案」全台灣遭到血洗的恐懼,蔣介石為了合理化他的統治,也為了收攏台灣民心,於是舉辦了一個極其盛大的「蔣渭水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紀念會」。大會由台灣本土備受敬重的意見領袖吳三連主持、先賢胞弟蔣渭川致詞,來賓可謂「冠蓋雲集」,除了蔣介石本人沒有出席之外,副總統率五院院長頒贈蔣介石親題的「民族正氣」匾額,向蔣渭水致敬。

「蔣渭水先生逝世二十周年紀念會」應該在1951年舉辦才正確,那為什麼1950年就匆匆舉行呢?是年的3月1日蔣介石方才復職出任總統、8月5日蔣渭水逝世十九周年,就迫不急待舉辦二十周年紀念,可見得蔣介石對二二八受難慘重的台灣人急於安撫與攏絡之意。

然而最為弔詭的,是在這場隆重風光的儀式之後,「蔣渭水」三個字就在台灣歷史中消失了,教科書不提、老師不教、大人也不講,「蔣渭水是台灣文化的領航者」成為禁忌的話題。台灣正式進入1950年起「白色恐怖」的年代。

紀念會後,昔日同志白成枝重編《蔣渭水遺集》,蔣渭川集資印製,由同志、親友和很多景仰先生的青年學子認購,所得用於重建埋骨紀念塔,即今日台北市崇德街底芳蘭山。1952年舉行遺靈遷葬典禮,碑文由當時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陳誠題字,昔時同志二百多人與祭。沿瞻仰大道迤邐而行,塋域座落在小土丘上,紀念碑典雅樸素、落落大方。

導覽與尋訪

半世紀以來,在很多有心的研究者努力下,不斷有新的史料出土,蔣渭水的形象逐漸清晰、受人景仰,然而瑩域卻不免傾頹,新墳和白色恐怖時期無主的墳交錯雜沓,路徑被荒煙蔓草掩沒。家族後人每一次的懷舊掃墓行旅都湧起深深的感慨。

2006年成立的「蔣渭水文化基金會」開始規劃蔣渭水行跡導覽的活動,藉由實際走訪,民眾得以親炙先賢的情操和事蹟,進而體會那一個台灣人最為光榮的年代。

2009年,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課程的美籍教授艾琳達女士在一次帶學生尋訪白色恐怖受難者荒塚的時候,無意間發現蔣渭水之墓,人權主義者的她立即向校方建議,由市府社會局整修步道,讓民眾有一條走向偉大歷史人物的安全的路。艾琳達女士還主張北醫即將開始實習生涯的同學們一定要造訪蔣渭水之墓,對於醫學院學生來說,墓園巡禮是人文教育最重要的一部分。他們將自己行醫的期許寫在紙條上,告訴前輩,諸如:

台語︰前輩,我袂(要)去做醫生啊!向你學習!我會顧台灣!我會真勇敢! 我會真打拼!

國語︰台灣~~~(拉長音),我來了!我要做一個認真努力、正義守法、關心社會、愛人如己的醫生!

English︰ Go! Go! Taiwan,Go! Go!

他們更大聲齊唱北醫的校歌!  (呂泉生作曲,趙曙白作詞)

拇山仰止,七星拱之,杏林聖地建黌基  學創時代,術駕泰西,通今博古窮致知
誠以達人,樸以潔己,學好做人方做醫  上醫醫國,博愛濟世,勤學莫負少年時
上醫醫國,博愛濟世,勤學莫負少年時

今天,蔣渭水瑩域已經是民主運動、社會運動、人權運動等志士追思的聖地,也是醫學院學生在披上白袍成為醫師之際必然要緬懷的「下醫醫病、中醫醫人、上醫醫國」的精神指標。

文資保存

蔣渭水先生是宜蘭人,短短四十年又六個月的一生,以最後十年(1921—1931)燃燒生命菁華,寫下了豐富精采的歷史篇章。那段時期中,雖為了廣設文化講座、籌組各種為人民謀福祉的結社和組織,而奔波於全台,但最大的根據地還是在台北城。

2011年適逢蔣渭水逝世八十周年、其所創立的台灣文化協會九十周年。隨著蔣渭水對台灣民主的歷史定位逐漸明朗,蔣渭水文化基金會執行長蔣朝根遂在那一年提報台北六張犁的蔣渭水之墓文化資產鑑定。

台北市文化局文資鑑定小組現場會勘後,皆肯定「蔣渭水墓園」具有文化資產保存價值。蔣渭水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要領導者,此處不僅見證台灣人權歷史,也成為醫學人文的教學場域。文資委員也建議殯葬處將周遭公墓優先納入未來公墓遷葬作業,保留蔣渭水墓園獨立空間,恢復舊觀以供後人憑弔。


2011年蔣渭水家屬提出蔣渭水之墓文資保存申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蔣渭水遺囑。1931年蔣渭水過世後幾小時,遺囑被張貼在大安醫院和民眾講座前,卻遭到日警機關撤除沒收。隔日,御用報紙《台灣日日新報》逕以改寫後的版本刊出。遺囑中關於「社會運動」、「無產階級」、「同胞解放」等關鍵字眼均遭刪除。無獨有偶,1952年8月由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陳誠落款設立的「革命先烈蔣渭水先生之墓紀念碑」,其下所鐫刻的遺囑同樣並非蔣渭水原文,被擅改的部分是「社會運動」與「無產階級」的勝利,改為「吾人」或「台灣人」的勝利,修改的主要原因在於當年「反共抗俄」戒嚴體制下,執筆者不敢使用「無產階級」一詞。

落葉歸根

蔣渭水是宜蘭人,讓遺骨落葉歸根之議近年來不曾稍歇。經宜蘭縣政府、蔣渭水家屬、台北市政府三方協調,擇定2015年10月移靈至宜蘭櫻花陵園的「渭水之丘」,讓有「台灣民主先行者」美譽的蔣渭水回到他的家鄉。

宜蘭縣長林聰賢赴櫻花陵園勘查工程進度時受訪指出,蔣渭水是台灣自決運動與民主的先驅,渭水之丘融入地形、地貌,整個蘭陽平原盡收眼底。設計規畫的建築師黃聲遠也表示,渭水之丘是蘭陽平原地景的再呈現,整個設計做法就是回到無形,「以宜蘭的山水當作真正的主角。」

家屬提出意見,在渭水之丘不豎立標語、不神格化先人,這樣才符合蔣渭水先生提倡自由、平等,以及為弱勢者發聲的平民風格。黃聲遠說,蔣渭水家屬連名字標示都不要,「真的非常進步!」不過,他還是在櫻花陵園設計了一條「雪谷步道」(蔣渭水字雪谷),他認為蔣渭水精神是台灣政治現況所最需要的。

渭水之丘以無形的設計重現當年「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的口號。從六張犁到渭水之丘,蔣渭水與大家同在,一起面向蘭陽平原、一起面向全世界。


2015年五月「渭水之丘」的工程狀況。(中時電子報資料照)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