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支持「中間道路」 堅持漢藏對話(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支持「中間道路」 堅持漢藏對話(二)

——全球藏漢民間共同紀念「3•10」抗暴運動記錄

 2021-03-10 14:45
中國民主改革著名理論家、民主中國陣線首任主席嚴家其。圖/田牧提供
中國民主改革著名理論家、民主中國陣線首任主席嚴家其。圖/田牧提供

嚴家其:參加會議為了向達賴喇嘛致敬

中國民主改革著名理論家、民主中國陣線首任主席嚴家其發言道:我認為,達賴喇嘛是一個非常偉大的人,我非常尊敬達賴喇嘛,我一定要來參加這個會議,向達賴喇嘛表示致敬,對達賴喇嘛尊者表示支持,同時借機表達對西藏朋友的問候!祝願尊者早日回到西藏!

楊黃美幸:民運人士要尊重「人民自決」的基本權利

台灣前無任所大使、亞太自由婦女協會創辦人及理事長楊黃美幸發言道:首先我向在場的各位表示敬意,你們都為中國的民主化做出了努力,而且關心西藏的問題,記得歷史是非常重要的,歷史是不能忘記的,所以在世界各地都有舉辦這種活動。回想起來,1950年前,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中共入侵西藏,之後在1951年定了17條協議,裏面有講,現行的政治制度不變,民主區域自治,信仰自由,但此後不守承諾、背道而馳,導致了1959年事件,造成了達賴喇嘛尊者帶著許多西藏人逃亡。1951年在西藏發生的事件讓我們想到了香港。1997年所謂的香港回歸祖國,50年不變,結果今天的香港變成了怎樣?

像中共政權這樣不守信用,違背承諾,我想中國人也會覺得非常沒有面子,覺得羞恥。那麽台灣呢?所謂的「一國兩制」當然已經破產了。在世界上呢?對中國的信任,對中國的觀感,已經達80%-90%的一種負面印象,對中國人來說,是一種很大的恥辱,所以要喚起更多的中國人對中共政權的了解,爭取自由民主,這樣才能恢復中國人的自尊心。

在台灣,也有很多人對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國人產生疑惑,還存在「大中國統一」思想,我曾經看過一篇老報人陸鏗先生的著名文章,其中說道「中國分裂的時候,中國人民較幸福;統一的時候中國人民不幸福,一個政權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一個政權的強大呢?還是為了人民的自由?還是為了人民的幸福?」我想這些是中國人應該深刻思考的,所以我是期待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國朋友,對「人民自決」基本的權利應該要支持,唯有這樣,大家對於追求共同的價值,才能團結起來!我覺得我們的價值觀念是一樣的,大家一起來努力!


台灣前無任所大使、亞太自由婦女協會創辦人及理事長楊黃美幸。圖/田牧提供

胡平:中國人民一起來推動「中間道路」

中國民運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發言道:今年3月10日是藏人抗暴鬥爭62周年的紀念日,我們在網絡會議上表達對藏人事業的支持,借此也表達對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的支持,達賴喇嘛講過,要解決西藏問題遲早要和中國政府對話,除此以外沒有其它的選擇,那麽在這種情況之下,提出「西藏獨立」,就沒法對話了,只能走向對抗,所以這樣不好,沒有希望。

如果西藏能獲得名副其實的自治,對中國政府有利,對藏人也有利,在我看來「中間道路」有兩大優點,第一,在道義上是正確的,「中間道路」保障了藏人基本權益,而且是互利的,對藏人、對漢人都有利。第二,「中間道路」從政治上,比較可行,是相當務實的,第二點也很重要,一方面我們只考慮現實,放棄理想,屈服眼下的現實、放棄基本權益的爭取,那當然是錯誤的。但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只是高調的談理想,而不顧及現實,不考慮現實的可能性,和操作層面的可行性,那也是不正確的。而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是比較理想的、務實的,同時解決了這兩個層面的問題,當然也有人會說,「中間道路」雖然好,但面對頑固不化的中共當局,達賴喇嘛講得很清楚,他不寄希望於中共當局,而寄希望於中國人民,到目前為止,中國政府還沒有做過任何回應,但是政府和人民哪個重要,當然是人民更重要。雖然在專制政權之下,政府很有權威,但從長遠看,還是人民更重要,所以我想達賴喇嘛這種思想也是相當有啟發性,不但對藏人的事業具有指導意義,對我們漢人爭取自由民主的事業也有很大的啟發,我想在今天我們再次表達對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謝謝大家!


中國民運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圖/田牧提供

蘇曉康:民族矛盾與迫害源自中共「民族主義」政策

中國著名作家、異議人士蘇曉康發言道:只有在討論西藏問題、新疆問題時候,我們漢人會面臨我們自己一個大的問題,即:民族主義問題。這個問題,其實在很多討論中國極權、中國崛起等大問題上,都沒有涉及發現,實際上道理很簡單,因為1949年上台的這個中共政權,就是一個民族主義的政權,大的背景就不說了,因為二次世界大戰、日本占領中國,中國政權裏的國民黨、共產黨都是民族主義政權,假如不是共產黨在台上,國民黨在台上,也不會對西藏好到哪裏去,我覺得也不可估量,不可幻想。這個民族主義政權又是毛澤東這個頭腦發昏的傢伙,當了絕對的領袖,所以他對漢人也是非常殘忍,我們知道,大饑荒餓死四千萬人,現在就有個問題,我們經常在想西藏餓死了多少人?好像今天沒有看到有什麽研究,我相信西藏也是餓死人的。結果「文革」結束以後,中國進入改革開放,這個鄧小平,大家都覺得他似乎不會是一個民族主義,其實鄧小平是個更加極端的民族主義者,這就不說他了。

再往下,習近平上台。當時貢噶札西與我討論一個問題,下面這個習近平會不會好一點?他的根據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給了達賴喇嘛一塊手錶,就這麽一個小的舉動就讓全世界,至少漢人在揣度,習近平會不會好一些?其實你想,他怎麽能好呢?共產黨政權把馬克思主義丟掉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大陸就全部失敗,「文革」就證明了這一點,他只會更加回到民族主義去,他不可能到民主制度 。

我們漢人的說法,是「少數民族」,但藏族、維族、蒙族最不願意聽我們漢人稱「少數民族」了,這些邊疆民族,包括香港、台灣,我們看到,他們日子就更加難過了,實際上西藏問題、新疆問題、包括香港問題、台灣問題,就是一個問題,中國的大漢族主義問題,是中國的民族主義問題,這個問題怎麽解決,老實說,我現在都沒有看到什麽有效的路徑,是不是共產黨下台了,中國的民族主義就一定解決了呢?不見得!

因此,這是一個現代化,一個民主進化的問題,有非常大的任務在前面。我們要做的事情,希望我們把這種對邊疆民族這種理念,我們這些人的理念傳給下一代,九O後,或是2000年後,他們全被中國共產黨用民族主義洗過腦,我們要對他們再做洗腦,用平等的觀念,種族平等、性別平等這種理念去重新影響他們。


中國著名作家、異議人士蘇曉康。圖/田牧提供

達珍:藏漢對話是解決問題的管道與橋梁

前西藏行政中央駐紐澳華人聯絡官達珍發言道:非常榮幸能夠參與這次的網絡視頻會議,隨著我們西藏抗暴紀念日來臨之際,舉辦這次全球網絡「支持中間道路堅持藏漢對話」會議,是非常有意義的,作為一名藏人,我借此機會感謝各位為籌備對話會所付出的不懈努力,也向參與對話會議的所有嘉賓們,以及參與者表達由衷的問候!

每年的3月10日,對於西藏來說是一個不平常的日子,對於我們藏人而言是失去家園,反抗中共暴政的紀念日,1959年3月10日西藏人民在首府拉薩對中共的侵權暴政舉行了和平抗議、尊者達賴喇嘛與上萬藏人也被迫踏上流亡之路已半個世紀多了。

六十多年來,由於中國當局的反面宣傳及洗腦政策,導致很多的中國普通民眾無法直接接觸及了解西藏的真相。經常盲目的相信中國政府單方面的宣傳,對真實的西藏和藏人的訴求存在著反面的認知。為了加深藏漢兩個民眾之間彼此間的了解,消除誤解,尊者達賴喇嘛曾不斷的呼籲:「移居世界各地的藏人們,加強同當地漢人朋友們建立友好關系,增進彼此間的信任。」十幾年以來,尤其是自2008年以來,尊者到訪歐美和澳洲時候,曾多次會晤並接見了眾多中國民眾,並對西藏問題做了詳細的闡述,及藏漢交流的重要性,必要性,這些對中國民眾翔實深入了解真實的西藏,起到一定的作用。也進一步表明我們藏漢民眾在彼此信任的基礎上,是可以互相加強溝通,建立友誼的。

雖然,中共政府不斷的對外繼續宣稱所謂的「中間道路」,就是分裂主義的政治要求,中央過去沒有、現在不會、將來也絕不會接受。

但是,尊者達賴喇嘛所提倡的「中間道路」,就是為了藏漢民眾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維持穩定與和平相處而提出的解決西藏問題的最佳途徑,也是西藏流亡政府和人民通過民主方式討論後,所確定的基本政策。近十幾年來,西藏問題之所以不斷受到國際各界的關注和聲援,還有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開始關注和聲援西藏問題,這些都是離不開他們對「中間道路」的了解和認知。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長期以來聲援及關注我們藏人命運的各位漢人朋友們,幾十年來默默的付出,借此機會我要深深的感謝你們,尤其是籌備及舉辦和聲援這次網絡會議的所有漢人朋友們!也懇請各位繼續支持和關注西藏問題,並且向身邊的漢人朋友們闡述真實的西藏及尊者達賴喇嘛所秉持的理念。

今後讓我們藏漢人民繼續保持交流與互動,促進藏漢民眾之間的了解與認知,並且消除隔閡,增進彼此間的信任與了解真相是非常重要的,我想這也是我們今天舉辦類似網絡對話會的宗旨及意義吧!


前西藏行政中央駐紐澳華人聯絡官達珍。圖/田牧提供

貝爾恩德•阿貝勒:向中國政府提出人道訴求

國際大赦組織科隆分會負責人貝爾恩德•阿貝勒(Bernd Abele)的發言道:國際大赦組織的主要目的是實現聯合國於1948年12月10 所公佈的《世界人權公約》,其中第30條提到的「自由的權利」就是如此定義的:「人人都生而自由,同樣享有尊嚴和權利。」這是國際大赦組織工作的基礎。

我屬於科隆-Ehrenfeld區的小組,我們關注的重點就是中國的人權問題。兩年以來,我們距焦的案例是關於維吾爾經濟教授、人權活動人士伊力哈木的。在德國有莫約15個專門處理中國及西藏問題的小組。對西藏問題,我們多年來就向中國政府提出幾個要求:

—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以和平方式爭取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而被下獄的人。
—所有獄中人要受到法律保護,允許會見家人,接受醫藥治療。
—尊重藏族的文化、語言和宗教的權利。
(廖天琪譯自德文)


國際大赦組織科隆分會負責人貝爾恩德•阿貝勒(Bernd Abele)。圖/田牧提供

薛偉:25年前的「三個原則」建議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前主席薛偉發言道:本人今天有幸在台北參加台灣人聲援西藏人的集會。在接受記者訪問時,我回顧25年前曾以《北京之春》和中國民聯的民運人士身分訪問達蘭薩拉,在拜會達賴喇嘛時,尊者問我,將來中國民主化了,會如何處理西藏問題,我提出三個原則:1. 和平原則,和氣地對談,不能訴諸武力。2. 民主原則,以人民利益為最高的目標,尊重西藏人自己的選擇,進行公民投票,要獨立,要合理同意西藏人民決定。3. 允許有過渡的空間,如果問題談不攏,就等個二、三十年,作為緩衝時期,不求速決。與漢藏人民友好相處,同時在藏人治藏的原則之下,軍隊必須撤出西藏的原則,讓漢藏人民再一次進行自由投票來解決。給一些時間作為緩衝。

62年過去了,西藏仍然處於中共統治之下。薛偉看到世界的局勢和藏人的努力不懈,認為這個目標「不管西藏是獨立,還是西藏高度的自治」,在不遠的將來一定能實現。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前主席薛偉。圖/田牧提供

王軍濤:「中間道路」表現的是慈悲加睿智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發言說: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表現的是慈悲加睿智,它對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提出挑戰,而挑戰能促進進步。西藏的宗教文化已經逐漸吸引了海內外華人的欣賞和理解。

紀念62年前西藏的反抗鬥爭,我們應當思考那場鬥爭的意義,是爭自由、反入侵嗎?之前藏人跟中共簽訂的「十七條協定」,其實是在兵臨城下,不得已也不公平的協定。達賴喇嘛提出「中間道路」,把西藏問題提到更高的高度,這也是個中國的問題。西藏在歷史上也曾是半獨立,享有高度自治的。如果西藏真正享有高度自治,這對中國的政治結構也會產生衝擊,導致積極良好的變化。如今在大陸很多人赴藏學習藏傳佛教,漢藏民間有著文化宗教的互動和交流,這樣就為未來兩個民族的交融創造了更好的條件。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圖/田牧提供

相關影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