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國寶級古台灣地圖將展出 台大教授周婉窈:曾擔心到請「他」當保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國寶級古台灣地圖將展出 台大教授周婉窈:曾擔心到請「他」當保鏢

 2017-12-02 23:09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說》 周婉窈 圖/唐詩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說》 周婉窈 圖/唐詩

一卷18世紀末完成,卻流落異鄉、由已故旅法畫家侯錦郎與妻子侯美智所珍藏的古台灣地圖,終於重回故鄉的懷抱。2013年10月29日,侯美智與女兒帶著這幅《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古地圖,來找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讓周婉窈看了之後相當震驚,「這簡直是國寶」,最後催生了這幅地圖暫借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保存,且在下周即將公開展出。

「希望這幅地圖能成為國寶」,周婉窈不僅一手促成這幅地圖的收藏,更推動由由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葉高華組成團隊所編著的《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說》順利出版。而她也在書中前言透露一段小故事,為了保護這「國寶」,還曾請出先生、前台大文學院院長陳弱水教授權充「保鏢」。

臺史博表示,這幅《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為清帝國標記原、漢分界位置的特殊輿圖,此類界址圖繪製不易,需動用國家龐大的人力與財力,耗時3至5年才能調查製作完成,目前所知僅有6幅,分別藏於台灣、中國、英國、俄羅斯等地的博物館或研究機構。這幅古地圖全長404.5公分,寬49.2公分,不同於各地所藏的版本,畫工精細且字跡工整,並載明了更豐富的地名資訊,為歷史地理學、族群互動關係、移民與拓墾、清帝國行政軍事體系等相關研究議題的珍貴參考史料之一。

為了解讀此一地圖,由周婉窈教授組織研究團隊,並由國立中山大學社會學系葉高華教授主持、魏德文先生、黃清琦先生及台史博副研究員石文誠共同參與,展開2年的研究計畫。由該館與南天書局共同合作出版《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說》,今(2)日上午在南天書局門市舉辦新書發表會,分享新發現的18世紀末台灣古地圖之研究成果。周婉窈、臺史博館長王長華、南天書局總經理魏德水及本書編著者、中山大學助理教授葉高華、協助繪製地圖的蘇峯南都出席發表會,包括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翁佳音、以及不少台灣史及古地圖研究學者也都出席這場發表會。

臺史博館長王長華表示,地圖是一種很特定的表達工具,古時候君王或朝代要表示統治範圍、權力所及、治理概念及軍事統御的關係,後代來看地圖除了理性部分,也包括感性部分,包括對族群的傲慢與偏見,以及管理的關係。而台史博開館至今,從16世紀早期到近代,蒐集了400年共900多幅台灣地圖,「可以用地圖來說歷史」。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說》新書發表會。台史博館長王長華肯定此書出版。圖/唐詩

她表示,地圖演進到現代,成為現代人生活所需,每個公民團體、每個人都可以製作生活地圖、文化地圖,甚至原住民族的部落地圖,因此地圖是概念的具體化,是權力也是一套知識,不只是疆界的想像,更是現代人對生活的認同、想像,把地圖做為展覽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有些人就會企圖去找自己的故鄉在「康熙時代」出現了沒?若沒有則表示那裏可能還沒被漢人開發,這需要長期對於古地理和文化的研究,才能回答當代人的想像與疑問,甚至是對祖先走過的路的質問。

王長華說,原先這叫「番界圖」,只有中央山脈以西,甚至西方人所畫的也是,這代表在製圖者認知中,未畫到的就不是他管理及權力所及、而是管不到的,「而世界上有6幅圖把自然地理中標示原住民和漢人的疆界,而這是最新公開的一幅,也是最透徹的一幅,經過5人小組的2年研究,是非常珍貴的」,這本書是整合台灣史學界對地圖專業的研究,也結合新的GIS定位做的專業研究,在12月9日開幕的「地圖很有事—地圖的台灣史特產」,這幅《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將是展覽焦點。

「希望這幅圖有機會變成台灣的國寶」,周婉窈表示,她覺得這幅圖非常寶貝,也感謝侯美智同意讓這件私人收藏我們來做出書,團隊也和侯美智溝通。她第一次在台大文學院時看到時嚇一跳,「怎麼有這樣的東西,跟中研院那幅一樣的」,趕緊拿來和中研院版本複製品比高,一看不得了,「有土牛、土牛溝和界碑,是其他圖沒看過的」,且畫工、品質更勝過中研院收藏的紫線圖版本。

對認識台灣史而言,這幅圖最大的意義何在?周婉窈說,「因為這樣的圖很少,而且它又有番界,能幫助我們了解原、漢界址問題。且收入的村莊、聚落地名達1000處,就要去一一考證,因此今天出版解讀的書,是很好的工具書」。

周婉窈表示,出版此書的目的,是因當時想說這幅地圖正式和台灣的國人見面時,需要有一個根據研究出來的導讀。她形容說,「第一次看到圖裏面有土牛、土牛溝、界碑這些,可說是驚為天人」。

而她也在書中的前言提及,這幅圖的貴重讓她感到「很有壓力」,看到侯美智的女兒用圖筒斜揹著這「國寶」在背後,「就這樣去搭捷運」來來去去,實在讓人很擔心出意外,於是她說服先生陳弱水當「國寶」的保鏢。

周婉窈寫到,有一次,當她陪著侯美智去搭捷運時,還特定請陳弱水一同前往,並要他走在後面,以免圖被人從背後搶走,她解釋,或許是有點神經緊張過度吧,「但與其擔心到自己睡不著,不如自己當保全」。

中山大學助理教授葉高華說明編著此書的困難點。圖/唐詩

作者、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葉高華則說明編著此書的理念,也感謝周婉窈支持。能支撐編著是因為對這幅圖的「感動」,而他的母親也和侯氏夫妻同鄉,有這樣的因緣。

他表示,這本書他把它定為為「工具性」,提供概括性、一般性的知識,其次是「保守性」,主要是彙整較沒有爭議的,他在著作時必須克制自己的想法的衝動,讓它盡量不要有爭議,有些地名他標定為「不詳」,也都是認真思考過,因為證據不夠充分。第三則是必須具備索引功能,「不是讓讀者從頭看到尾,而是就某部分挑出來看」,書中做了雙向索引,可從全台灣的方格對應到地名的表格,或從書後的索引表,由地名的筆劃來查詢。

葉高華自評,這本書是具有巧思的,包括尺寸都討論過,「有些地圖書是擺不進書架」,但這本可以,這也是因為魏德水和周婉窈、繪圖者蘇峰南和他自己的「龜毛」。此外,他也和中研院版做過比對,發現「同中有異」,中研院出版的民番界址圖、紅線圖和這幅,因此希望先來做一個交叉比對的基礎工作,而非從中發展學術議題,「幫後續研究者省下查資料的工夫」

葉高華笑說,他做的是工具書的苦工,因為比對就不能逃避,「學術上的短處也都得暴露出來」,就算生疏的地名也不能逃避考證。只能咬緊牙根。他說,裏面疏漏難免,但就統計學用的95%的信心水準,全部1000個地名,遺失的地名大約在50個以內,「算是可接受了」,失誤被抓出他們也繼續去修正,讓失誤率愈來愈低,也在出書前請二位專家細心審閱、提出討論,「有疑問題不到50條」,而熟番的番社會移動,如何呈現也是一個很有建設性的意見,但目前只能是斷代的作法,原本要標出移動的沿革,但研究的時間不夠,也會擔心某些地名寫太細是否失衡,只能儘量把變動太明顯的地名點出來。

針對編著此書的困難,葉高華受訪時表示,「最麻煩的就是失傳的地名。現代人已經不知道、或遺忘的地名,或是因為洪水滅了村莊而不見的地名,就要花更多的時間去考證」。

葉高華說,一般而言,漢人的庄(地名)比較有高比例會流傳到現在,但熟番的番社或一些隘寮、綠營的汛塘,地名失傳的比例比較高,這些亡佚的地名若要再找回,就必須要透過交叉比對,才能了解是現在的哪個地方。歷外就是透過地名失傳前的「(土地)契書」、熟番番社的遺址考古,也有助於把這些失落的地名再找回。

十八世紀末完成的《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堪稱現有古地圖最細緻者,周婉窈希望這「國寶」能好好保存。圖/唐詩

葉高華說,無論如何,這本工具書出來,「以後的人要重覆做相關研究,就不用再去找基本資料,幫後續的研究者省下時間,也可讓更多人有興趣來做這研究」,這或許是這本書最大的貢獻。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