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人寫不出來的李登輝總統的哲學思想與實踐哲學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人寫不出來的李登輝總統的哲學思想與實踐哲學

——對李登輝總統的懷念

2021-10-18 16:10
全世界的威權主義國家,沒有一個未經流血而達成民主的,但只有李登輝達成了。圖為1996.5.20前總統李登輝第九任總統就職。圖/擷自2020.9.19李登輝前總統追思禮拜回顧影片
全世界的威權主義國家,沒有一個未經流血而達成民主的,但只有李登輝達成了。圖為1996.5.20前總統李登輝第九任總統就職。圖/擷自2020.9.19李登輝前總統追思禮拜回顧影片

一、一個哲人、一個偉人在我們的面前,我們竟然不知道

李登輝總統離開我們還沒有多久,可是大家也知道:沒有李登輝,不可能有今日民主的台灣。可是,各位不知是否知道,李總統雖然是一個嘴巴講台語而很容易親近的老人家,但卻是非常具有西洋哲學知識與西洋學問素養的領導人。我常覺得,受國民黨教育的台灣人如果要寫出李登輝總統的實踐行動與其哲學思想之間的關係時,恐怕台灣人寫不太出來。我在前幾天,在舊書店看到一本用日文寫的舊書,書名是《李登輝の実践哲学》,其副標是「五十時間の対話」,作者是井尻秀憲(いじりひでのり),作者是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教授。這位教授寫過美國人的中國觀一書,我曾稍微讀過,他花了五十個鐘頭的時間與李總統對談,把李登輝在位期間的各種政策在怎樣的思想之下形成並付諸行動,做了一個完整的紀錄,而且全程是用日文交談。我看了以後才發覺李總統的深度,超乎我平日的想像,而且會感覺到:怎麼日本教育培養出來的李總統與國民黨培養出來的戰後領導人例如馬英九等的人是天壤地別。

由於台灣人在國民黨教育的影響下,要懂得這些思想恐怕些有困難。所以我今天就先介紹李總統的經濟思想與經濟政策,因為這對讀過經濟學的人來說是比較簡單的。

二、我在上課教書曾教過熊彼德的經濟思想

我在學校上財務行政與近代國家的發展時,常會講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我常說,在以前的農業時代,經濟成長都不會太快,假如說今年總生產量是100個,而明年是110個,那麼經濟成長率是約10%左右(因為要扣掉生產財的折舊),在古代因為戰爭常常發生,所以經濟成長率不是下降,不然就是長期停滯(stagnation)。但1770年工業革命以後,經濟成長率卻非常快,如果以圖表(如下圖之簡示)來顯示的話,就是不斷往右上方提升,但是這個往右上方提升的線並不是45度一般的直線提升,而是成波浪形的往上升。那為什麼會這樣子呢?我就跟各位同學說:這就是景氣現象的緣故。我舉一個例子做說明,愛迪生發明電燈之前,人類主要是在晚上點蠟燭,後來電燈發明後,大家對電燈需求很大,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愛迪生就賺大錢,但也因此招來許多人出資設立工廠來生產電燈,結果就造成電燈供給量增加,而燈泡價格下跌,當資本投入過多,供給過剩時,燈泡價格就很低,投資人就沒什麼投資欲願而造成不再有人要進一步投資,結果景氣就下滑,除非有新產品等原因出現,否則成長率會不斷向下,此後的成長會繼續下降而跌到谷底。但是當新產品或熊彼德所謂的新結合出現時,就會帶動新的高利潤與資本的增加,而再次帶動經濟成。而把這個景氣現象加以理論化的就是熊彼德(Joseph Alois Schumpeter,1883〜1950 )。


作者指出,在古代因為戰爭常常發生,所以經濟成長率不是下降,不然就是長期停滯(stagnation)。但1770年工業革命以後,經濟成長率就非常快速。GDP的長期成長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三、李登輝的總體經濟學是凱恩斯,但個體經濟學是熊彼德

李登輝在2006年6月末出席英國的熊彼德學會,他是用熊彼德(Joseph Alois Schumpeter)的理論來說明台灣的經濟發展。他說:熊彼德強調innovation(日本人翻譯成新基軸,我們是翻成創新或革新)是使經濟發展的重大原動力,企業家透過innovation 而獲得成功,並從這個成功當中取得利潤。假如沒有企業家的利潤,經濟發展等就不會產生。同樣地,假如沒有經濟發展,企業家的利潤也不存在。熊彼德更進一步主張:經濟成長透過創造性的破壞之過程而成為可能,這個創造性的破壞過程就是innovation 創造出新的科技而使舊的科技成為落後的過程。對於戰後台灣的經濟成長之原因與台灣雖面臨1996年亞洲的通貨危機,卻能夠持續成長的台灣經濟要因,李登輝就主張說:「熊彼德的理論是最有幫助的」。他屢屢說出一句話:「總體經濟學是凱恩斯,但個體經濟學是熊彼德」。我聽到這句話時,我才發覺自己的經濟學是紙上談兵的經濟學,因為我們所受經濟學教育是:「總體經濟學是凱恩斯,而個體經濟學是亞當‧史密斯」。這句話讓我了解李登輝總統的深度,他是會貫通的把他的經濟學融合至經濟政策當中來推動台灣經濟的。

三、熊彼德創造性破壞的理論簡介

熊彼德在他的著作《經濟發展的理論》(Theorie der wirtschaftliche Entwicklung)一書當中說:

企業家與資本家假如不存在的話,那麼他們所特有的所得(企業家利潤與利息)也不存在,所有的生產物的價值就歸屬於勞動與土地這種本源性的生產要素之用役。但是上面這種靜態的經濟會因為企業家的新結合之實施(新商品的生產、透過新方法生產舊商品、原材料有新的供給來源、生產物的新銷路的開拓、產業的再組編)而被破壞。這種企業的新結合正是會帶來發展,所謂的發展和循環運動(作者註:這應是指馬克思所講的單純再生產)是不一樣的,它是把循環應該實現的軌道加以變更。熊彼德認為新結合通常是把資源從消費財產業(作者註:消費財例如我們吃的魚、米等)移轉至生產財產業(例如機器等)而被實施的。被提供信用(資金)的企業家會在生產手段的市場提供比遵循循環軌道的生產者更高的價格,而從他們手中奪取他們自己所必要的生產財。因此相對價格會變化,絕對價格的上昇也是無法避免的。他說:這種企業家的新結合會簇生而出現,《一旦阻礙新結合之遂行的障礙與困難》被走在前頭的企業家加以克服的話,那麼後續的模仿者就很容易去做新結合。新結合的簇生不久後會把新的生產設備所生產的財貨帶進市場。隨著財的供給之增加,各種價格就會下滑。而且企業家也能償還銀行的借貸,而這又會加快價格水準的下跌。」(以上譯自佐和隆光編的《現代經濟學の名著》)


熊彼德的著作《經濟發展的理論》(Theorie der wirtschaftliche Entwicklung)圖/擷自維基百科,博客來網站,民報合成

四、結論

李登輝總統是我所見過少數真正令人尊敬而學識淵博的哲人,而且他的心胸非常寬大,各位大概知道我曾經在綠色和平與寶島新聲主持過電台的節目,我在電台之中,頗多分析李登輝總統的政策與性格,而且也時常會批評他。但是我很少看到像他這樣一位心胸寬大的總統,我後來聽到他的心腹跟我說,我批判他的內容,他都拿來主張台灣應該走的路,以對抗非主流派要把台灣帶往中國的主張與老路。當我代表台灣團結聯盟申請考試委員一職時,他跟當時的立法院長王金平說張正修一定要通過過立法院同意這一關。我在李總統生平的時候,跟他可說沒有接觸,選舉時我曾簡單跟他說過我的祖父與他父親在汐止當刑事時,曾是結拜兄弟,我的父親在國民中學時跟他同校過。他過世後,我知道他曾是佛教徒,所以我每天念經就迴向給他,他曾經在我夢中出現過三次。我的好友張炎憲告訴我:一個民族不能沒有歷史,否則一群同住一地方的人將任人宰割。李登輝總統過世後,我總覺得台灣沒有人整理他的事蹟與思想,讓我對台灣人的成熟度非常懷疑。日本人對他有一句評語:全世界的威權主義國家,沒有一個未經流血而達成民主的,但只有李登輝達成了。一個那麼偉大的人,台灣人竟然好像把他當作隔壁的好阿伯(おじさん),這或許就是他平易近人的地方,但卻也是馬上被台灣人埋沒遺忘的人。我將在民報專欄中,對於李登輝總統的哲學不斷做介紹,希望台灣人懂得用西方的哲學與日本的近代史整理出我們台灣人的寶——李登輝的思想與史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