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蔣渭水在哭,孫文也在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蔣渭水在哭,孫文也在哭?

2019-11-06 17:10
重量級政客密集拜廟,雖不是刻意提倡迷信,至少也是在助長迷信風氣。如果擁一國之君,聲稱參拜各路神仙是很好的信仰文化,自己拜廟也是希求神明保佑台灣,則廣大庶民膜拜關老爺五府千歲,豈不拜得更狂熱起勁?圖/總統府
重量級政客密集拜廟,雖不是刻意提倡迷信,至少也是在助長迷信風氣。如果擁一國之君,聲稱參拜各路神仙是很好的信仰文化,自己拜廟也是希求神明保佑台灣,則廣大庶民膜拜關老爺五府千歲,豈不拜得更狂熱起勁?圖/總統府

本土先賢蔣渭水多年前曾組織「台灣民眾黨」,推動社會改革,也留有激勵台民名句「同胞須團結,團結真有力」。不過不幸他這一呼籲並未產生太大效應,真是言之可歎。但這並非本文主旨,只有表過不提。

如今2020總統大選將臨,參拜宮廟之風也隨之大起,蔡總統出巡南北各地,走到何處拜到何處,活似一趟進香之旅。韓市長則有一日參拜21宮廟壯舉,不愧「我現在要出征」氣慨。蔣先生若活在今日,是否也該說「政客須拜廟,拜廟才有票」?

參選政客四處拜廟,儼然是台灣獨具選舉文化特色。反映的是政客的虔誠,抑是群眾的愚昧?看在旅台外國人士眼裡,又會不會感覺台灣部落色彩仍很濃厚?時下很流行讓世界看到台灣之說,但國人想到今天政客拜廟奇觀,或會感覺台灣還是少讓世界看到為妙。

參拜宮廟反應部落心態

重量級政客遊走密集拜廟,雖不是刻意提倡迷信,至少也是在助長迷信風氣。試想如果擁有博士學位一國之君,也聲稱參拜各路神仙是很好的信仰文化,自己拜廟也是希求神明保佑台灣,則廣大庶民膜拜關老爺五府千歲,豈不拜得更狂熱起勁?

無論蔡總統或韓市長?或其他投入選舉活動政客,在宮廟神像前上香獻果作虔誠狀,真正目的何在是人人心知肚明,若硬要合理化美化迷信活動,略有知識國人都只能嗤之以鼻,也多少有似當年老蔣總統明明是被迫下野,仍自宣稱引退是要感召共產黨悔過,說者自說而聽者實在聽不下去。

所以蔡總統密集拜廟拚連任,而硬要說成是為台灣祈求保庇,國人信者恐怕不多。她若改以「入境隨俗」、「尊重在地習俗」之類不易被捉到小辮子說詞塘塞過去,應是比較成熟的政治表現。

台灣社會習於將宮廟文化成為民間信仰。但國人恐未能注意到民間信仰這一名稱,儘管當初創始者並無不良居心,實際卻深具嚇阻認真檢討,以及混淆認知雙重負面影響。

嚴格而論,所謂民間信仰不是很完美名稱。民間是相對於官方而言,既有民間信仰則是否還另有官方信仰?台灣這一國家莫非訂有官方欽定國教,要人民一體信奉?

宮廟文化常見腐敗荒謬層面

所謂民間信仰,是寓有庶民信仰以及本土信仰涵義。你若認真檢討宮廟文化的腐敗荒謬層面,你即很容易被指控是菁英心態作祟,歧視庶民,或是瞧不起本土精神反本土。不願多惹麻煩上身之士,也只有選擇視而不見。久之,各宮廟也已一如三軍統帥治下的黃埔軍官團,形成另一換不得、碰不得的國中之國。

國人慣以民間信仰這一觀念看待宮廟文化,也是顛覆宗教的正統定義,將迷信視同信仰,而引致不少紛爭。

若將宮廟文化歸類為迷信,宮廟派自然不服而強烈反彈。但何謂信仰何謂迷信雖有主觀因素,區分也並不困難,容不得情緒化強辯硬拗。

大致而言,任何教團若有其嚴謹理論體系,有其教理、教義、教規,即是正統、正規宗教,世人信服、皈依即是信仰。

如佛教有緣起生滅和眾生平等諸理念,世人信服、皈依即是信仰佛教。又如基督教有原罪說,摩西帶下山的十誡,以及耶穌本人的嘉言、教悔等等。世人信服皈依也即是信仰基督教。類此皆可稱為信仰。

但若單憑特定人物在世時,真實或僅屬傳說值得崇拜表現,即遽然奉之為神,為其建廟、立像膜拜,即只能稱為迷信,跡近部落心態。若將神話人物甚至神怪小說人物也奉為神明,向之祈福求財,則更是可笑又復可哀的迷信矣。

很具指標性一樁案例,是金門所立李將軍廟。

所謂李將軍者,名李光前,原是國軍一位上校團長,在1948年古寧頭戰役率部隊衝鋒攻打登陸共軍據點時陣亡。戰地軍民欽敬其英烈,乃興建所謂李將軍廟(他似未被追贈少將)並鑄造銅像作為紀念,據傳多年來香火也頗盛。

李上校死事壯烈,若為他立碑、鑄像尊崇確是正當性十足。但建廟奉為神明崇拜則是純屬迷信。有誰能確知,又有任何宗教理論依據,足可證明他已死而為神能夠庇佑地方?

宮廟文化難稱為信仰

以上文所述,應可標示出何為信仰?何為迷信?宮廟文化也難以稱為信仰。

而日來兩大政黨所推出總統參選人都競相參拜宮廟,也另有一可哀層面。

要知蔣渭水先生在世時極力鼓吹破除迷信,舉凡燒金、建醮等活動都在他反對之列,他自也不可能認同拜廟上香祈福。但今天代表本土陣營掛帥出征的蔡總統,則是不僅到處拜廟,尚且想告誡國民黨,不要「貶抑台灣很好的信仰文化」,無異於甩了蔣先生一記耳光。難道這是本土女兒應有的表現?

另外一方面則是依據「國父行誼」記載。孫文少年時曾折斷宮廟神明手臂,以宣揚破除迷信理念。他不顧鄉人感受,破壞神像而又犯上毀損罪,年少莽撞固然不可取,然而破除迷信精神仍值得肯定。但如今已無意於總理傳人身份的韓市長,卻是在興致勃勃大拜其廟,助長迷信,也無異於和總理唱反調。

若真是所謂死而有知,則會不會是蔣渭水正在哭,孫文也正在哭,都在哀歎中台兩國人民,何年何月才能擺脫迷信魔咒?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