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香港是台灣的照妖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香港是台灣的照妖鏡

2019-08-14 12:15
香港現在「一國兩制」徹底搞砸,香港人已經忍無可忍,否則,一個充滿都市型態商業城市,大家忙賺錢餬口,誰不知道上街頭是天下最傻、最辛苦的事?圖/Paul Huang黃柏彰(資料照)
香港現在「一國兩制」徹底搞砸,香港人已經忍無可忍,否則,一個充滿都市型態商業城市,大家忙賺錢餬口,誰不知道上街頭是天下最傻、最辛苦的事?圖/Paul Huang黃柏彰(資料照)

香港事件照出台灣紅色群妖醜態。

英國BBC分析香港「反送中運動」說,中國遲遲不敢對香港動武、派出解放軍,原因很簡單,為了台灣大選。當年,中國搞「一國兩制」,既可以滿足英國人要求,二來可以給台灣當個樣板,加速併吞台灣,所以97年還沒到,老共擔心港民跑光光,趕緊請出李嘉誠,登高一呼,請大家留在香港,並宣告「馬照跑,舞照跳」。現在「一國兩制」徹底搞砸,馬不跑、舞不跳,到處罷工,如果再用武力鎮壓香港,弄出血腥的天安門六四鎮壓2.0版,保證明年台灣大選,紅色代理人必敗無疑、選票慘淡,就算老共撒出多少人民幣買票也是白花。

這個分析當然有道理,但是偏偏台灣一堆敵我不分政客,在香港照妖鏡下醜態畢露,有位桃園議員還大喇喇,以新版國安法對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時代力量議員黃捷提告,他所捍衛的國家安全,就是中共國安,而非台灣國安,我懷疑這位老兄真的不識字。

香港只是中國半個領土

還有一位老兄,自稱政治顧問徐有義寫了「我不支持反送中」,整篇文章錯誤百出,主要就是表達台灣人不需要去淌香港混水,更扯的是這位老兄,居然不知道香港護照不同於中國護照。他說,香港就是中國領土;我說,錯,嚴格來說,香港只是中國半個領土。簡單說,中國關起門來,可以對任何省分人民打殺,唯獨香港不行。

中英談判後,1984年簽下聯合聲明,新界租約到期,英國把永久割讓的港九兩地,順便給予中國,英國勢力雖然退出香港,但是,留下聯合國註冊的「中英聯合聲明」。雖然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這只是歷史文件」,加上美國的「香港關係法」,以及世貿組織給予香港「自由關稅區」的地位,要大聲說香港就是中國的,好像可以,但是卻不全然恰當。就好像你擁有一棟房子,但是向銀行貸款80%,如果工作不順利,很快就會失去房子,香港問題就是如此。

也因為有諸多涉外以及國際上的限制,老共才會投鼠忌器,否則中共人大開個會,把「香港基本法」改成一國一制,問題就沒了。現在,問題僵持著,未來發展才更令人注意,台灣人也面臨中共武力威逼下的「一國兩制」,對香港抗共運動表示關心這是很自然的,藍營政客就算內心不甘願和綠營同步,為了選票當然也要演一下。

回來說香港特區護照,並不是中國護照,而且,香港特區護照獲得免簽證國家169國,比台灣還要多,根據2019年版的「亨式護照指數排名」,全世界第一好用的護照是日本,免簽國家190國,第二名是南韓和新加坡,免簽國189國,第三名是法國和德國,免簽國188國,第四名是丹麥、瑞典、芬蘭、義大利,第五名是盧森堡、西班牙,香港護照世界排名19名,在亞洲國家排名第五;台灣護照排名29名、中國護照排名69名,中國護照排名被港台拋在後面。

一個國家的國力和文明程度,決定護照排名,中國國民收入9500美金,並非前段班,號稱自己偉大,卻不文明,歐洲國家害怕中國偷渡客,所以,中國護照受到限制是必然的。香港國民所得超過中國太多,公民文明指數比起中國只高不低,看看港民抗爭中表現,大家自有公論,不必我多說;至於,過去港英殖民政府對香港發展是否有貢獻,那又是另一個問題。

香港人從97後,民族主義教育下,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確有明顯上升,但是中國治理之後,香港生活環境每況越下、貧富差距拉大、政客貪腐升高、言論自由大幅滑落,已經遠遠被台灣比下去,認同中國人比率正在下降,問題不是出在香港,而是來自中國。

中國無法扮演「好鄰居」

中國無法扮演香港好鄰居,更無法扮演中南半島國家,及南海國家好鄰居,更不用說台灣了。原因在於中國帝國主義心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只要抱持這種心思,中國就不可能和周邊國家搞好關係,甚至彈丸之島香港。

美國自然主義詩人羅伯·佛斯特(Robert Frost)說過一句話:「好籬笆造就好鄰居」,充分表達美國社會重視個人隱私,也重視社區合作的理念。美國中產階級家庭,不喜歡用高牆把自己的家包圍起來,卻偏愛低矮圍籬,鄰居守望,互相可以聯絡感情,卻又可以尊重彼此的生活。如果你太懶惰,整周不除草,也不找園丁來做,很快就會遭來投訴,因為鄰居認為你不除草,影響別人的生活品質,所以尊重籬笆,才會有好的鄰居。

話說回來,中港衝突問題搞到僵持無解,當然是中國自己沒有弄好籬笆引發。香港在97回歸中國後,中國政府還設下入港限制,海關管制也算嚴格,但是沒幾年,入港限令越來越寬鬆,湧進香港人口,已經超過香港土地可以負荷,說好聽是帶動香港觀光、讓香港人發大財,結果並非如此。大量紅色貪官資金進入香港置產,炒高房價,尤其是2000年中國爆發食品和奶粉毒素危機,香港奶粉被中國客搶購一空,更誇張是中國醫療品質不佳,造成中國旅客搶占香港公私立醫院床位,今天香港本地人看病掛號都困難,香港人不怒才怪。

香港住房全球最貴,過去一樓的港式餐廳搬到樓上,一樓店面被更高價奢華品進駐,香港庶民生活方式被破壞,更不用說底層的勞工階級只剩下「麥當勞」可以住。

香港對中國鄰居籬笆沒弄好積怨,越來越高漲,從反對基本法、雨傘革命到反送中一路發展,其實只是銅鑼灣書店,李波和林榮基事件延續而已。老共特務入港,搞越界抓人,港人已經很火,現在名正言順要立法送中,欺負港人至此地步,香港人已經忍無可忍,否則,一個充滿都市型態商業城市,大家忙賺錢餬口,誰不知道上街頭是天下最傻、最辛苦的事?

香港人已經置之死地,希望能有一線生機,國際社會和台灣更應該給予最大支援,逼迫老共還給香港人真正自由自主的兩制,只有留下香港和台灣的民主自由法治,才是中國北上廣深各大城市,以及所有中國人民,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最好座標。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