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莫懷偏頗之意,常存公正之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莫懷偏頗之意,常存公正之心」

— 協會的立場聲明,不可聲明「寡頭立場」的立場

 2019-11-11 14:55
總統大選將至,「海內外學術界」廣徵參與連署的學術界人士,對蔡總統的「學位」和「論文」所牽涉到的學術誠信、倫理,選擇不予過問。圖/總統府(資料照)
總統大選將至,「海內外學術界」廣徵參與連署的學術界人士,對蔡總統的「學位」和「論文」所牽涉到的學術誠信、倫理,選擇不予過問。圖/總統府(資料照)

總統大選將至,最近在媒體上,連續看到三則擁護蔡英文總統的聲明。

先是十月十四日(北美教授協會)的「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對蔡英文總統博士學位與論文爭議的立場與聲明」;一週後,有十月二十一日(台美醫師會幹部)的「台美醫師對蔡英文總統博士學位紛爭的聲明」;以及近幾天網路上出現(海內外學術界)公開徵求連署的「海內外學術界支持蔡英文總統連任共同聲明— 守護台灣人人有責

細看,三個聲明的題目和內容各不相同:「北美教授協會」對蔡總統私人的博士「學位」與「論文」兩者的爭議,一心附和暢述官方立場;「台美醫師會幹部」只對「學位」紛爭表明立場,對蔡總統自稱多本「論文」正本全部失蹤,有違常理之事,不予置喙;而「海內外學術界」則似乎光是認定當總統無需博士學位,只願廣徵參與連署的學術界人士,共同「秉持知識份子的良知和專業」,向一般選民拉票,好讓蔡總統繼續再當四年總統;這些學術界人士對蔡總統的「學位」和「論文」所牽涉到的學術誠信、倫理,選擇不予過問。

廣徵連署 卻不過問學術誠信、倫理

就聲明發表的程序看,「海內外學術界」的聲明,是聲明先寫定後,才徵求海內外學人過目,決定是否參與連署。「台美醫師會幹部」聲明連署人,明言「我們願意以個人的身分,挺身而出,發表共同聲明」,無意多徵其他會員共襄盛舉。兩者都給事前有資格簽署的人,事後有表達其他意見的機會(例如,芝加哥的鄭天助醫師發表「我為什麼拒絕參加連署?」,和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楊其文名譽教授發表「這次為什麼不幫蔡英文聯署」)

「北美教授協會」的協會性質,雖與「台美醫師會」相似,但發表聲明程序不同:「台美醫師會幹部」聲明交代清楚,簽署者是以「個人身分挺身而出」;然而,「台美教授協會」雖由會長、副會長、理事會九名理事共同具名,敦促會員「以先進國家的一流學府與學術規範為標準,率先做為台灣學人的典範」,過後會長答問說,聲明是依協會內定會規(by laws),經理事會理事一致無異議通過,用「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全名發表。以是,此則聲明發表前,雖未照會全體會員,發表後卻也具備了「全體會員」也贊成通過「聲明」的用意。事先會員沒有機會對聲明表達意見,事後就只好像筆者作文抗議了。

依上述,三個聲明不同內容顯示,台美人士對蔡英文總統的「學位」、「論文」、「競選連任」的諸多問題,其實並無共識。也就是說,若「台美醫師會幹部」和「海內外學術界」採用「北美教授協會」包括「學位」、「論文」兩者的公開聲明,他們的連署人數,只會少,不會多。「北美教授協會」對「學位」、「論文」二個案件,公開任意下定偏頗立場的聲明,全體會員當然不會有共識的可能。

前會長代協會執筆 發表護英偏頗言論 

協會的組成,是為實現成員共識的宗旨和理念,促進共同利益為目的而結合的人群團體。「北美教授協會」理事會的權責,並非凡事皆可「為所欲為」來對外發表立場聲明。維護教授會原初創會的宗旨和理念﹐共同關心、促進共同目的,當是協會行事指標。此次不經照會全體會員,就逕行發表聲明維護「一國元首」,明顯違反教授會的宗旨與理念﹐而且違背學術誠信、倫理的原則﹐涉及博士「學位、論文」的真偽有無問題的爭議,是常識所不允許。

尤有甚者,「北美教授協會」的聲明,是由並不當理事的前李會長執筆,而前李會長並未澄清台灣媒體的報導和質問,他如何於六月間取得蔡總統備受質疑的博士學位證書,在他的臉書上搶頭香發表。


圖/取自ChungChih Li李中志臉書

李教授代「北美教授會」執筆寫聲明﹐理應自動避免散發偏頗言論﹐以免瓜田李下,招來私心公用之嫌。但是﹐他執筆書寫的「北美教授會」聲明,公開發表護英偏頗言論﹐心證自明。「北美教授協會」理事會理事怎麼可以不做「利益迴避」,反而讓李前會長為所欲為,有機會把全體會員拖下水,用「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之名為他一個人背書。他在此「論文門」案件中的自扮角色,應自己負全責,不可躲在「北美教授協會」名後,興風作浪。

協會聲明替蔡英文解圍?涉犯美國法律

美國福丹大學法學院《紐約》江永芳法學教授最近對「北美教授協會」的聲明,有精闢的解析。他探討此聲明的「性質」、「爭點與證據」、「目的」三方面,認為聲明一方面指責林環牆教授抹黑蔡英文,一方面主張蔡英文有Ph.D. 的論文。這兩個議題與政府或國家的政策或行動無關,更沒有牽涉到教授會的宗旨和理念,何況教授會就此兩項主張都沒有提出正面證據。江教授進一步質問聲明的目的,他警告:「如果以上兩項都不是聲明的目地,教授會是不是用此次的聲明在替蔡英文解圍,讓她安心競選連任中華民國的總統?不會是吧。因為是的話,教授會難免涉嫌參與公職人員的選舉,不但違背教授協會的章程第五條規定,也觸犯美國的聯邦法律。」

有朋友讀到「北美教授協會」的聲明,得知由誰執筆後,寫信感嘆說:「自我損害協會名譽如此,『真是請鬼提藥單!』」我LOL 的只回四個字「不會是吧。」過後得知,協會名譽確已因此聲明嚴重受損,有媒體人勸善:「. . . 這個協會繼續這樣下去,有未來嗎?這是自毀前程啊!. . . 」。「北美教授協會」不可自我毀滅啊!

或許有人會勸我不宜對自己所屬的協會一再批評。但最近讀到的論壇文章,有身歷苦楚的長者,提起法國十七世紀思想家伏爾泰說:「假如你想知道誰控制了你,那就看看誰是你不能批評的人。」我因不受控制(備註),敢於批評,心安理得。

備註:我對聲明提出抗議書後,李前會長立即以會員的身分,在「北美教授協會」論壇上,重申「聲明」是協會立場,以不合他身分的語氣,要我「二選一」。他說“Sorry to hear that, it's very unfortunate, but like it or not, it is the official position on the issue. This leaves Tai[t]zer two choices. 1. Stay with NATPA as a proud dissident; 2. Condemn NATPA and withdraw his membership . . . “「鬼提藥單」的李前會長出語不合身分,用語高傲自大,觸犯論壇現有用語守則。不知他有恃無恐,依靠的是協會裡的那一股勢力。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