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營養午餐案所凸顯的司法弊端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營養午餐案所凸顯的司法弊端

2021-09-17 11:48
纏訟十年的新北市營養午餐案,最高法院日前判決,有的有罪、有的無罪。本案波及甚廣,爭議很大,檢察官到底是真有實據,抑或只是隨著輿論的獵巫氣氛所為?值得深究。示意圖/擷自蔡英文臉書
纏訟十年的新北市營養午餐案,最高法院日前判決,有的有罪、有的無罪。本案波及甚廣,爭議很大,檢察官到底是真有實據,抑或只是隨著輿論的獵巫氣氛所為?值得深究。示意圖/擷自蔡英文臉書

纏訟十年的新北市營養午餐案,最高法院日前判決,有被告為有罪確定、有無罪確定,亦有發回更二審再者。如此漫長的司法過程與結果,真能讓人相信司法嗎?

新北市營養午餐案,涉及公立學校於辦理學生午餐時,承辦者如校長,是否收受廠商回扣之疑雲。而當時,檢察官起訴被告高達七十多人,除了學校校長、主任、廠商外,甚至也包括擔任評委的家長會成員。波及如此多的被告,檢察官到底是真有實據,抑或只是隨著輿論的獵巫氣氛所為,實讓人完全搞不清楚。

而就如過往的此類案件般,營養午餐案亦會步入長期訴訟、發回更審的煎熬之中,就注定有被告會在此過程中逝去,致無緣為自己的清白而奮鬥。至於相類似情況的被告,有些判有罪、有些判無罪,更有甚者,同一被告在不同審級於有罪、無罪間徘徊,也在此案中完全展現。從此又再暴露出,法官心證的形成是如何的自由與寬廣,就使被告走在一條鋼索之上。

更值關注者,即是否有被告因不堪訴訟之擾及牢獄之災而認罪,甚至為獲緩刑而配合訴追者來對他被告為不利陳述。由於就貪瀆犯罪來說,檢察官的訴追重點,自然在受賄者而非行賄者,就會利用證人保護法的刑事免責規定,來使廠商承認行賄,並可因此使其儘早獲得緩刑而脫身。凡此可能涉及非任意性自白或違反不自證己罪的供述,法院有否詳查,皆得劃上一個大問號。

此案還有一個相當關鍵的法律問題,即要適用貪污治罪條例的受賄重罪,以具有刑法公務員身份為前提,若不具有此等身份,頂多以刑度較輕的刑法背信罪為處斷。而在2006年7月1日以後,公立學校的教職員,原則上已非刑法公務員,除非其從事公務且具有法定職權,才會具有授權公務員身份,致可適用貪污治罪條例之罪。

營養午餐案是司法的照妖鏡

而公立學校校長辦理學生營養午餐事項,因非屬強制,且除清寒學生受政府補助外,其費用皆是由家長所出,是否有公務及公權力屬性,實有相當大之疑問,也造成相類案件,卻因審理法院不同,致出現天差地別的判決結果。更重要的是,私立學校辦理營養午餐,亦有接受公費補助,若有收取回扣情事,司法實務卻從未適用貪污治罪條例,頂多以刑度不重的刑法背信罪處之,致又暴露法律解釋的恣意性與差別對待性。

更糟的是,若將公立學校校長當成是授權公務員,則在受賄罪屬行為犯,即無論目的為何,一旦收受就成罪下,即便午餐契約中明文用於公益,且為教育主管機關所承認的廠商回饋金,竟被錯誤解讀是行賄。故有校長在沒有任何回饋金落入自己口袋,更坦承自己問心無愧,甚至還自掏腰包加入回饋金,以為學生獎學金或出外比賽基金,竟被法院當成是受賄的鐵證,並因此鋃鐺入獄。如此盡心辦學,竟落得如此下場,只令人不勝唏噓。

面對如此高度爭議的法律分歧,最高法院本可開啟大法庭來公開辯論一番,以昭公信,卻仍採取書面審理,既使被告無法為自己辯解,更會使第三審走向秘密審判。故無論判決理由寫得再多、再詳細,這樣的司法,恐都難以服人。只能說,營養午餐案,有如司法照妖鏡,台灣司法改革之路,還很遙遠。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