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曹長青演講:醫師救國和台灣前途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曹長青演講:醫師救國和台灣前途

2016-12-19 16:55
曹長青接受「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邀請,演講「醫師救國和台灣前途」。圖/翻攝自長青論壇 http://cq99.us/zh-hant/
曹長青接受「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邀請,演講「醫師救國和台灣前途」。圖/翻攝自長青論壇 http://cq99.us/zh-hant/

感謝「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總會會長陳珠琦醫師的邀請,得以參加這樣的盛會。

也謝謝前紐約台灣會館理事長李汝成醫師的介紹,並頒發給我「林一洋演說紀念獎」。出生在高雄左營的林一洋,早年來美國行醫,為台灣發聲,是一位先驅性的人物和勇士。今天林一洋的妹妹 Susan 和妹婿賴俊吉先生都在這裡,我們大家懷念林一洋醫師,紀念林一洋,更感到一種責任。今天我能獲得這個獎項,是我的榮幸!其實我跟醫學也有一點關係,在上大學之前,我在中國一家大型的醫院工作了六年半。

林一洋是一個指標性的台灣人醫師,他代表著全世界醫師界的一個特殊現像,那就是不僅在自己的醫師專業領域學有所長,做好本專業,而且更關心國家的前途大業,救人的靈魂,救國家。林一洋演說紀念獎,就是以「名嘴救國」的理念建立的。古人曾說:「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這不是分上中下的等級,而是強調治病、救人、救國的三個層次。

人類很早就有「棄醫從文」之說,但好像沒有棄物理,棄化學,棄其它專業來從文的說法。為什麼不少醫生從事寫作?我覺得至少有四個因素:

第一個,醫師這個行業要看病診病,接觸很多人,等於接觸了社會,會更有機會了解人間疾苦和社會問題。而作家就需要了解社會和人生。

第二個,醫師需要對病人的臨床表現、病情發展、心理變化有敏銳的觀察能力。而作家就最需要有這種敏感性。

第三個,都說醫師是從事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工作,那麼好的醫師,都有悲天憫人的人道情懷。而這種人道情懷、人性關懷,也是作家必須具備的素質。

第四個,醫師更有機會對死亡進行思考,因為作為醫師,看到或經歷病人的死亡,更會想到人生等重大問題。而有的作家或思想家,願意在自己書房放個頭蓋骨,就是提醒自己思考死亡的問題。有人說過,上帝管兩頭(生與死),作家管中間,管人生。醫師也是如此。

因為這四個因素,如果醫師接觸了文學,對文字有一定的興趣和能力,就很容易變成一個作家,而且可能成為名家。

我很喜歡美國一個電視節目,叫作百萬美元問答。問各種問題,從幾百美元開始,最後可以贏到一百萬美元。那些最初級的問題,幾百元,一千元的,反而我很難答上來,因為都是美國家常的俚語、小常識等。但比較深的高的,幾十萬元的題目,尤其涉及國際上的,反而有些我知道,像有一次有個問題是50萬美元的,問全世界哪個著名短篇小說家原來是醫生。那個參加問答的半天答不出來,我在電視前非常著急,因為這個題目我一下子就知道,那個小說家是俄國的契珂夫。契珂夫原來是醫生,後來棄醫從文,不僅在俄國,也成為「世界三大短篇小說之王」之一。契珂夫的寫作宗旨是要「引起治療的注意」。這跟醫生診斷一樣,隨後要注意的是怎樣治療。他寫小說就是要拯救人的靈魂。

在世界文壇,有一些卓有成就的作家最初從事的是醫生職業。像英國作家柯南道爾原來是船醫,隨船往返於英國和西非之間,後來改行寫作,寫出世界知名的福爾摩斯系列推理小說。渡邊淳一是日本著名作家,曾是一名外科醫生,他的小說《光和影》獲日本大眾文學領域的最高獎。

中國文壇的巨匠,也是思想家的魯迅,早年也是在日本學醫的。他最後棄醫從文,主要想法就是要救大眾的靈魂,要救國救民。他的最深刻觀察和名言是:中國線裝書(文化)的字縫裡寫著兩個字——吃人!他認為中國文化是吃人的文化,把人的靈魂吃掉。今天中國還是專制狀態,就跟這種吃人文化還占主體地位有關。

這個月初我跟太太去日本,還專程去了仙台,看魯迅留學的仙台醫學校,現在叫東北帝國大學,裡面的校史展覽館,給魯迅開設了專門展室,占整個展覽館的三分之一空間,而其他的東北帝大的校長教授或者創辦人等,統統都沒有單獨的展室,只給了魯迅一個人,顯示日本大學對魯迅這個校友的重視。

在參觀時看到當年仙台學校錄取魯迅的入學通知書,上面寫的不是中國,而是寫的是清國留學生。那是1902年。那時還沒有「中國」這個概念和國名。所以今天共產黨說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那到1902年的時候還沒有「中國」呢,怎麼能是自古以來呢?中國都還沒有呢,你古到什麼地方?

在美國,更有醫生成為思想家,對推動美國獨立建國起到重要作用。1776年美國獨立宣言的簽署者中11%是醫生。 1787年制定的美國憲法,起草人中5%是醫生。在美國第一個100年的國會中(1789-1889),有252位議員是醫生。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在共和黨首場總統參選人辯論會上的10人中,有兩位是醫師(眼科醫生蘭德.保羅和神經外科醫生本.卡森),占20%。

在台灣的歷史上,醫師救國也是很多。台灣第一個從日本拿到博士學位的是杜聰明,日本京都帝國大學醫學博士。他是日治時代台灣醫學校唯一的台灣人教授。二戰結束後,杜聰明出任了台大醫學院第一任院長,後來他到高雄,創辦了第一所台灣私立學院,高雄醫學院。杜聰明主要是研究細菌、蛇毒,鴉片、中草藥等,他也是關心時政,早年的時候,他曾經動過心思去中國,用蛇毒細菌什麼的幹掉袁世凱,因為他同情孫中山的革命。


杜聰明醫師。圖/本報資料照,林崑峯攝

國民黨228屠殺的時候,杜聰明避走他方,才逃過一劫,但他的好朋友林茂生和醫學院很多同事卻遭到殺害,大家都知道,林茂生是台灣歷史上取得日本東京帝國大學文學士的第一人,也是第一個留美博士,拿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今天,林茂生的女兒林詠梅女士,也從新澤西來參加這個演講會,我們歡迎她!

另外台灣人更熟悉的蔣渭水,出生宜蘭,日治時期就讀台灣總督府醫學校,除了擔任醫師,也是一位民族運動者,曾創立台灣文化協會與台灣民眾黨,在當時領導台灣的反殖民運動。在台灣近代民族運動史上,蔣渭水是日治時期非常有影響力,致力喚醒社會良知,體現台灣人精神的領袖人物。

這樣的故事很多很多,今年在台灣有一個展覽,是新政府文化部所屬的《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的,叫作「醫人治世的先覺者——白色恐怖時期醫生群像特展」,展出105位受難醫師、醫學生、醫事人員在當年白色恐怖時期遭受的不白冤屈。很多史料證實,這些台灣人醫師當年為反抗國民黨的獨裁統治,所遭到的苦難和折磨。開幕式時上台致辭的一個90歲的受難醫師,當年被關了10年,只是因為特務從他兜裡搜出一本魯迅日記,那就成了叛亂罪。

古語說,文以載道,醫以濟世。所謂「濟世」,不僅是幫助世人,更要改變社會,創造更公平自由的生存環境。

曾在紐約開診所的台美人林一洋醫師,當年就有這種濟世情懷,以名嘴救國的精神,組織台灣人活動,發表演講,促使更多的台美人覺醒,治療人的靈魂。他不幸遇難,那麼年輕就離開了我們。

推動建立《林一洋紀念獎》的李汝城醫師,也是熱心台灣人事務,他曾經連任三屆(六年)紐約台灣會館的理事長,對被稱為「天下第一館」的紐約台灣會館的發展壯大,立下汗馬功勞。而且李醫師能寫文章,還有幽默感,沒棄醫,卻能文。

陳珠琦醫師擔任總會長的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的建立和發展,也是這樣,不僅組織醫療隊到北美等國家幫助窮苦人,治病就醫,更有讓「台灣」這兩個字走向世界的目標和意義。像這個醫師會的前任總會長蔡榮聰醫師,邱義男醫師,林榮松醫師,王正卿醫師,許正雄、許昭雄醫師,還有曾經擔任過 FAPA 總會長的樊豐忠醫師等,我都認識。台灣《民報》董事長,通過辦報來傳播台獨理念的綠營老將陳永興,也是醫師。


陳永興醫師。圖/本報資料照,張良一攝

今天,秉持這種救死扶傷、治病救國的理念和思路,台灣人的醫師,更具有特別的歷史使命,推動台灣盡快成為一個正常化的獨立國家。

從醫學的角度,現在的台灣,就是一個病人。經過國民黨六十多年一個甲子的統治,台灣可謂是千瘡百孔,問題叢生。政治上,國民黨統治造成的巨大後遺症仍在;經濟上,國民黨黨庫通國庫,社會嚴重不公;文化上,高級外省人的族群歧視意識仍然存在;司法上,仍是偏藍,綠營的陳定南擔任法務部長時說,十個法官檢察官,七個是藍的,就是傾向國民黨、大中國主義心態的。所以今天的台灣作為一個病人,有嚴重的疾病,必須動大手術治療。

但是蔡英文就職總統幾個月來,人們對「蔡醫師」的治療方案有意見,認為蔡英文是用保守療法,不做手術,不做切割,不做化療,只是保守性治療。尤其在用人方面,用了很多國民黨時代的藍營的人,改革速度太慢。

但立法院卻做的很不錯。通過了不當黨產法,下一步是怎樣落實,推動實施,收回國民黨黨庫通國庫而侵吞的台灣人民財產。

另外,應該對十八趴,也像對不當黨產那樣,通過立法解決。現在把它放在年金改革中,並不合適。因為哪個國家都有年金改革問題,美國也有,德國也有,希腊更有,都有一個年輕人承擔太多老人的年金比例問題。而十八趴不同,它不是年金問題,而是不公不義的問題,聯合國193年成員國家,沒有一個像台灣這樣,國民黨弄了一個十八趴的高利率,是制度性地公開搶奪國家財產,造成社會嚴重不公。工人怎麼沒有十八趴,農民怎麼沒有十八趴。所以十八趴是不當年金,性質跟不當黨產是一樣的,應該單獨列出來,通過立法院議案解決,不是開什麼國事會議,沒完沒了地討論,有十八趴的人,你怎麼討論,他也不願意把既得利益放棄。所以,收回不當黨產,就是打掉國民黨賄選買票的錢財基礎,取消十八趴,就是取消國民黨的利益集團的鐵票部隊。


總統府前軍公教抗議年金改革。圖/本報資料照,朱蒲青攝

再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公投法,立法院很快會排上會期。但民進黨的版本仍然設有門檻——所有合格選民的四分之一出來投票才有效。美國,英國,瑞士等等,都是簡單多數,英國公投脫離歐盟,就是簡單多數。美國11月8日選總統,選票上有各種公投項目,同性婚姻,男女無性別廁所等等爭議,都是以簡單多數原則解決,所以台灣的公投法不要有尾巴,要一次到位,學習美國等西方。

有了公投法,就可以組織公投:

1,十八趴要不要取消?要不要繼續有經濟特權階層,是不是不公平?
2,國民黨的不當黨產要不要徹查,全部收回。故宮是人民的還是國民黨的?新店山洞的黃金是國民黨的,還是全體台灣人民的?
3,台灣是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4,台灣應不應該加入聯合國,要不要用台灣的名字加入?
5,國歌的改變,三民主義,國民黨所宗,是不是落伍反動的?
6,國旗,國民黨的黨旗在國旗的中間應不應該改變?
7,憲法中的領土劃分,固有之疆土,固有到哪裡,是不是還包括中國和蒙古共和國的領土?
8,國號中華民國。東京的駐日代表處,至今登記在國民黨前海軍將領、駐日代表馬紀壯的名下,他1998年去世,已死了18年,但仍注冊在他名下。巴拿馬代表處,在兆豐銀行名下,兆豐是公股銀行,但國家只是占一定股份比例,並不是全部擁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強調對中華民國的繼承權。日本的光華寮宿舍,就因此被東京法院判給了北京。這種強調有一定邏輯和理由,我打敗了,取代了你,連蔣介石在1950年都在內部講話說了,中華民國作為一個國家已經滅亡了,我們都是亡國之民。所以只有切斷跟中華民國的關係,才能真正切斷跟對岸中國的關係,否則糾纏會沒有完。你的所有外國建築和代表處都要偷偷摸摸,不敢名正言順。這怎麼叫國家,怎麼叫主權,怎麼會有尊嚴?

台灣人醫師會可以做幾件事:

第一,組織回台灣的宣講團,同時義診;宣講公投的權利,宣講人民的選擇自由。以往到非洲和美洲的邦交國義診,很好。但那22個邦交國,沒有實質性作用,基本都是用經濟援助,說白了是花錢買來的。中共不全買,是想讓中華民國保持一定數量的邦交國,這樣就可用所謂「一個中國」來阻止台灣獨立。像巴拿馬等五個國家想跟中國建交,跟台灣斷交,北京就不同意。所以要做義診,不如回台灣義診,到台南,高雄,彰化,屏東等鄉下,幫助那裡的窮人,並宣講人民的選擇權利。真正的改變,關鍵在島內,在台灣內部,在於人民的覺醒,而不在於那些美洲小國,尼加拉瓜,瓜地馬拉等什麼瓜,對台灣走向世界沒有多大作用。重要的是大國外交,美國,日本,歐盟;要全民外交,公開外交,過去那種秘密外交,給貪腐提供了機會。

第二個,在美國等宣講和掀起更大的輿論,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讓更多世界上的人民知道,台灣應該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的一員。台灣是美國第九大貿易國,不是小國。從1996年台灣有總統直選,至今整整選舉了20年,有過三次政黨和平輪替。

第三個,關注和推動陳水扁前總統的案子獲公平解決。這個案子不是司法案,而是政治報復案,司法嚴重不公。西方法治原則是12個字:證據第一,程序正義,無罪推定。扁案全都違背了,且不說輿論審判,未審先判,押人取供,篡改筆錄等等,只談三個:

第一,總統干預司法。龍潭土地案判決前,馬英九總統宴請司法院長、副院長、大法官和法務部長,提出扁案的判決要符合人民期待。馬英九還明說,槍已上膛,讓陳水扁死得很難看;

第二,臨時換法官,違背法定法官原則。周占春法官是通過抽簽獲得審理扁案機會,但他對二次經改案做出陳水扁和21名被告全部無罪的判決後,就被撤掉。隨後沒再用抽簽,而是行政任命蔡守訓審理扁案。而蔡法官曾在審理馬英九總統特別費案時全力為馬辯護,並判馬無罪。蔡守訓是馬英九在司法界的最大粉絲,由馬英九的粉絲審判馬的政敵,結果可想而知。

第三,用通緝犯做證人,並教唆做偽證。這些都完全違背程序正義的司法原則,所以扁案應該撤銷!這是台灣司法轉型正義的必要一步!

這些改革都需要魄力,勇氣,但關鍵是,首先是要目標清晰、明確。

目標就是1964年,距離今天52年前的彭明敏,謝聰敏,魏廷朝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提出的十五個字: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

熱情是十六個字: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沒錢沒力,出席會議!參加一切台灣人的組織和活動,發出最大的聲音,推動台灣盡快成為一個正常化的國家。

在這個奮鬥的過程中,台灣人,尤其是醫師們,負有獨特的責任。台灣的前途,不取決於中國,不取決於國民黨,甚至也不取決於民進黨,而在於台灣人民的覺醒。台灣人醫師更有責任,不僅救身體,更應救人的靈魂,救自己的國家。更多台灣人民覺醒之時,就是台灣走向世界,成為正常化國家之日。聯合國現有193個成員,只要大家努力,第194個,就是台灣共和國!天佑台灣,謝謝大家!

(2016年10月22日晚,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年會,拉斯維加斯 Bellagio)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