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詩寫台灣】喜見成大歷史系對田寮月世界的文史調查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詩寫台灣】喜見成大歷史系對田寮月世界的文史調查

2021-02-22 15:50
《走跳城港惡地  重回史蹟勘考成果展活動表》海報。圖/呂自揚提供
《走跳城港惡地 重回史蹟勘考成果展活動表》海報。圖/呂自揚提供

2021年1月5日,我到成功大學歷史文物館,參觀成大歷史系「惡地協作課程」的「走跳港城惡地,重回史蹟勘考成果展」,和「高雄田寮地區田野調查研究成果」發表會。

我是被稱為「惡地」的田寮月世界荒山在地人,看了成大歷史系的史蹟勘考成果展,和《高雄市田寮區文史調查報告論文》,不只感動,更是感謝。

傳統歷史教學與研究,都偏重在課堂講授和文獻資料的尋找研讀討論。近二十多年來,國中、國小已都有認識鄉土之歷史地理的教學活動,研究台灣學、台灣文史的學者與研究生也漸多,依研究議題,有的也有做鄉土文史的田野調查,大多是研究者個人在做單一題目的調查。

成功大學歷史系主任陳文松教授,這二年卻是首創開設跨領域史蹟勘考的田野調查課程,帶領該校博碩班和大學部學生,在台南市港城和高雄田寮月世界惡地形,作深入廣大範圍的鄉土文史勘考。

高雄大崗山東方的田寮地區,在台灣的歷史地理人文上,有很特殊而豐富的代表性。

一、田寮以光禿泥岩惡地形著名,是民間稱為「月世界」之荒山地質景觀的代表地,生活環境特殊。

二、田寮在清初都是平埔族新港、水蛙潭、尖山、大傑顛四社原住民領域,清代漢人或漢化平埔族入墾,皆須向原住民立契典買土地。保存清代平埔族典賣土地古文書(含新港文)與平埔語地名最多。世居鄉民大多有平埔族的血統。

三、清代民變活動與對抗最多,庄頭廟、土地公廟外,是地基主、有應公、石頭公、太祖祠等野外小廟最多。

四、現存土角紅瓦厝保存和殘存最多,呂家古厝是台灣最龐大和悠久的土角紅瓦厝。

由此可見,田寮是台灣三、四百年之歷史人文蘊涵豐富,漢人入墾平埔族領域最有代表性的鄉鎮,陳文松教授選擇田寮月世界惡地的文史,指導學生分項勘考調查,這一深入探討關懷台灣鄉土歷史文化的視野,很令人讚佩。

陳教授指導包括歷史、建築、文學所研究生,所作文史調查研究,皆寫成報告論文,先後印成《高雄市田寮區文史調查論文集》一、二集,並在該校歷史文物館舉辦成果展和發表會。有多位高雄和田寮文史工作者也來參加。


《高雄市田寮區文史調查報告倫文》第一、二集封面。圖/呂自揚提供

論文集第一集共8篇,包括博士生:李怡瑩調查田寮的交通;黑羽夏彥調查日治時代在田寮的日本人。碩士生:曾子容調查田寮與外地貿易網絡;呂政諭調查呂家古厝;劉柏均調查大崗山糖廠;邱香怡和黃脩紋對蕃薯寮與崇德國小沿革;李新元調查國中課外活動。

第二集,如下附圖《文史調查報告論文集2》目錄表,包括田寮惡地的地政檔案,日治殖民政策,產業變遷、學生流動、傳統民宅、堂號與地方宮廟、有應公、水泥廠抗爭、竹製品等共16篇,包括田寮的自然環境與鄉民生活習俗。


《高雄市田寮區文史調查報告倫文》第二集目錄。圖/呂自揚提供

田寮地處偏僻,因人口外遷,仍保存很多土角紅瓦厝,建築系博士生林延隆和碩士生吳修廉,對田寮傳統土角紅瓦厝與堂號,所做調查,很有台灣民宅建築史的參考價值。

歷史系博士生日本留學生黑羽夏彥,先後做〈日治時期在田寮的日本人〉和〈日本殖民政策對台龍崎田寮山村的影響〉,這是第一次看到以日本留學生,對日治時代,日本人在鄉村地方施政的文史調查。文學系博士生韓國留學生徐源翊,以台灣高雄田寮區和韓國慶北英陽郡,同屬惡地的生活比較,這種跨國際的調查研究,都非常難得。

多篇對田寮宮廟之沿革的調查,其中田寮秀峰寺奉祀連奶夫人,是田寮在地女子相傳死後得道稱神的特殊宮廟,也是田寮區信徒最多的角頭廟。歷史碩士生劉虹韡選擇「田寮在地信仰的建立」之秀峰寺調查,很有台灣特殊民俗信仰的探討眼光(筆者家住南勢湖是共祀三角頭之一)。


田寮在地的信仰,奉祀連奶夫人的秀峰寺。圖/呂自揚攝影

碩士生呂政育調查的大南天福德祠,早在乾隆14年就有,與屏東車城福安宮是台灣兩大土地公廟,廟前有地基主小廟。

筆者多次撰文舉證說明田寮「月世界」的地名,是日治時代就有,不是1969年太空人登陸月球後才叫「月世界」。岡山文史工作者劉天賦,也幫找到1940年的日文田寮「月の世界」的報導。

歷史碩士生杜晏汝在「應被稱為東洋第一」的調查,考證找出1939年「田寮狗氳氤之月の世界新名勝」的報導和相片,比1940年的報導還早一年,非常珍貴,最令筆者驚喜和感謝。

歷史系博士生李怡瑩,調查對設水泥廠的抗爭過程;博士生林欣楷調查百年產業變遷;碩士生曾子容調查竹製品;余秉翰調查田寮區的分南、北田寮;謝佩芬、李新元對田寮國中、國小學生生活與流動調查;王詳閔調查1977年賽洛碼颱風對田寮人的影響,都是與田寮人的生活關係重大的調查。

清代田寮人識字者少,日治時代讀高等科以上的幾都外遷,文史文獻資料極少。因人口外遷,田野調查也是要有運氣,才能訪問到知曉文史者。而且鄉村人家學識有限,報導也會有誤解。所以,前後編的田寮鄉志,和一些文史工作者的記載,缺漏和誤解皆不少。例如田寮鄉(區)名由來,是清代一個小部落的「田寮」庄名,日治時代被拿來做為全鄉的鄉名「田寮」,不是全鄉「初無部落,先民來往時,於田畔蓋茅室居之,方便耕作,故名之曰田寮。」

《續修田寮鄉志》附錄「平埔族地名解讀」一文,可說不是錯誤就是無根據,對田寮平埔族有幾社也不了解。

像:「水蛙潭」台語水雞潭,不是平埔語;「南安老」庄舊名叫「冬羔蚋」(平埔語),是日治時代改名的,不是什麼「溪南安居」或羅、盧家姓;「月世界」旁邊的部落崇德,雍正時就叫狗勻崑,是平埔語,其義不詳,本音也不很明確,日治時代改名為狗氳氤,對此地名望文生義的多種解釋,皆屬無根據的想像;筆者老家南勢湖旁邊的「太陽谷」,原是狹險泥岩惡地形無水乾旱深溝,走路都困難,是1970年才取名的觀光地名,竟胡說是「西拉雅平埔族劉姓族人之發祥地」。

所以,成大歷史系這兩集論文集,對田寮歷史地理人文,共做了廣大多達24項,皆有代表性和重大性的調查,是將來編寫新的田寮鄉志很寶貴的參考資料,很令田寮在地人感動和感謝。

陳教授這惡地協作跨領域課程,和指導研究生田野實地勘考調查地方文史的學術研究訓練,不只紮實,而且讓學生親自走訪鄉土,深入探索台灣斯土斯民,真實了解地方民情風俗與歷史文化,並可從中啟發培養疼愛關懷台灣這塊土地與人民的感情。

這是真真實實最「接地氣」的歷史學教育,非常值得其他學校研究歷史地理的師生,和各地的文史工作者,教學與研究的共同參考與效法,很希望能成為風氣。


田寮大南天福德祠與廟前地基主廟。大南天福德祠與與屏東車城福安宮,是台灣兩大土地公廟。圖/呂自揚攝影

1939年日文報導田寮狗氳氤月世界新名勝相片。圖/杜晏汝、呂自揚提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