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診斷「蔡英文是怎樣的一個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診斷「蔡英文是怎樣的一個人?」

剖析「台灣細姨文化」的深層結構

  2019-05-15 10:43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蔡英文帶頭反對東奧正名,多少台灣仁人志士,犧牲奮鬥數十年的目標,竟在蔡英文主政下,挾著行政、立法的優勢硬打壓下去 。圖/民報資料照
蔡英文帶頭反對東奧正名,多少台灣仁人志士,犧牲奮鬥數十年的目標,竟在蔡英文主政下,挾著行政、立法的優勢硬打壓下去 。圖/民報資料照

五月六日,「政經關不了」彭文正教授訪問作家金恆煒先生,訪問最後,金先生提出一個問題:「蔡英文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金先生會有這樣的問題,是因為蔡英文是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在大學教書十多年,然後出來從政,這樣的出身的一個人,竟會打電話給自由時報的董事長林榮三,要求停掉金恆煒先生的專欄。

一個在近代民主先進國家接受良好教育的女性,竟會有這樣離譜令人不可思議的行徑,金先生大惑不解,「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如果仔細檢視,在賴清德登記參選民進黨二零二零總統初選後,蔡英文及她身邊的人(如陳菊)和派系成員(如陳明文)所講的話,所做的動作,就可看出她反民主的劣根性,有她的一致性。

其實,很久以來,我看到蔡英文的言行,早就想寫一篇文章來分析。

馬路邊牆角下 斜著肩走路

最初,我注意到蔡英文,是她競選民進黨主席時,接受訪問,她說,她走在校園裡,很少走在馬路上,她常走在馬路邊上的牆下,往往在牆角下,斜著肩走路。

這句話,引起我的注意。

我立即想到,她可能是「細姨子」。

果不其然,在另一次的民視訪問裡,她公開說,她的媽媽是她爸爸的第四個老婆,換言之,她有大媽媽,二媽媽,三媽媽,然後才是她媽媽。

在我的同學、朋友當中,最常見的情形是,爸爸娶進來兩個女人,娶三個的,比較少見,四個的更少,五個的,絕無僅有,只高雄陳家最具知名度。

因而我對這些有大小老婆的家庭,是有些微了解的。

基本上,有大小老婆的家庭,是不幸福的,也是不快樂的。即使那個男主人,也是。

所謂「不幸福」、「不快樂」,是指這個家庭裡的每一個人。包括:男主人,所有的女主人,及全部的小孩子,沒有一個例外。

先說男主人吧—

這個享受「齊人之福」的人,並不因為他的雄性激素,經常有宣洩的機會,而浸淫在快樂的世界裡。實際上,他可能一時左擁右抱,左右逢源,但經常是左支右絀,左閃右躲,最後兩房,或三房、四房…還是獨守空閨。最常見的是,男主人操勞過度,很少長壽的。這一點從古代帝王的壽命長短即可窺見一二。 

至於女主人,有點複雜,需分開來談:

大房:地位崇高,但前途幽暗。大房被冷落的日子最長,怨恨最深。在大房眼中,二房以下的各房,都是不可原諒的「小三」,都是惡魔。

二房:跟大房一樣,榮景不久也不長,只要男主人身體好,很快就被冷落,因為三房以下又進來了。「大紅燈籠高高掛」畢竟只是電影情節,實際上,男主人很少吃回頭草,二房的處境及怨恨,可想而知。

三房、四房的境遇,大體上,和二房差不多,但沒有大房的地位。

四房的優勢是,「年輕」,「新」,因此得寵的時間可能最久,男主人在年老力衰之際,或可因此享受到一段「夕陽無限好」的黃昏時光。

但是這種「大某細姨」家庭最大的問題,主要還在於下面要談的子女問題。

通常這種家庭的特色是:子女眾多,吃飯就是一個問題。

子女眾多 吃飯不知坐哪裡

能夠坐上主桌的 除了男主人及眾女主人之外, 子女之中大概只有長子和長女能上座。其他的子女端著碗,不曉得坐哪裡。尤其那年幼的么子女,怎麼會有位子坐呢?

而,這樣一個吃飯都沒位子坐的人,竟在數十年後,當上了一國的九五至尊,其荒謬弔詭不難想見。

這種「大某細姨」家庭,最嚴重的問題,必然是家產的繼承及分配的問題。

試想,如果老爸不娶「細姨」,則「正房」的子女,不管多少人,大家分多分少,都歡喜甘願。但是,一旦有了「偏房」的子女加進來平分遺產,那麼,「正房」子女心裡的不是滋味、不平及怨嘆不難想見。

所以,「偏房」的子女從小就是被霸凌、欺凌、歧視的「可憐蟲」。

因而,從小畏畏縮縮,沒有自信心,凡事低調,遇事怕事,說得好聽,是內斂,其實是,「凡事不為天下倡」,不敢當老大,崇尚「老二哲學」。

這也是身為第四房么女的蔡英文,每次對軍方講話,老是要強調「我身為三軍統帥…如何如何」,你有聽過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及馬英九等等一票總統,強調他們「身為三軍統帥」嗎?相信一次也沒有。

中國流亡美國的作家曹長青,在「政經看民視」爆料:為了要否接美國總統川普的電話,蔡英文足足考慮兩個禮拜。

聽聞此一消息的人,無不震驚駭異不已。

但是,對研究「台灣文化」深層結構的人來說,這是典型的「偏房」及其「么子女」的正常表現,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從小被霸凌 缺乏自信心

蔡英文的人格養成,早在她孩提時代、少女時代,就在這一個不正常的「大某細姨」的家庭,深深烙印而成。所以,她的「耍賴成性」、「言而無信」、「膽小如鼠」、「捍衛自己的利益,勇往直前,不計後果」…等等表現,都是「細姨文化」的深層結構。

她擔任總統,是台灣的不幸,是悲劇。

二零一六總統大選前,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秦慧珠,在電視上大聲疾呼,不可支持蔡英文。觀眾都以為,她與蔡有什麼深仇大恨。原來是,有一次,秦慧珠乘坐電梯,碰巧蔡英文早已在電梯裡,兩人互瞄了一眼。

秦慧珠心想,蔡英文不可能不認識她,但卻低頭假裝看著手中的報紙,完全不甩她,不搭理她,不打聲招呼。

秦慧珠在節目上質疑這樣的蔡英文能擔任總統的職位嗎?其實,人家蔡小姐出身富貴家庭,只是不會「大面神」而已,並非對秦議員有所不敬。

這是小事,以此論斷能否擔任總統,顯然小題大作,有點太過了!

蔡英文最值得議論的是:

(一)說要司法改革,卻一事無成。

煞有介事,召開司法國事會議,卻親自下令,不准談論個案,致陳水扁、郭瑤琪…等世紀冤案石沉大海,含冤不得雪。

尤其扁案,蔡英文曾在群眾面前,拿著麥克風 ,許下諾言「絕不讓你們孤單面對」。但,……。

(二)沒有台灣主體的國家意識。

最可議論的是,竟把整個「蔡政府」拿去附和「中華奧委會」的主張,帶頭反對東奧正名。

這是多少台灣仁人志士,犧牲奮鬥數十年的目標,竟在蔡英文主政下,挾著行政、立法的優勢硬打壓下去。

這讓一九六零年就扛著「台灣」名牌,參加羅馬奧運的紀政小姐,老淚縱橫,傷心欲絕。

「領袖是希望的化身」,我們台灣人的希望在哪裡呢?

坦白說,在「細姨文化」籠罩下,希望渺茫。

為什麼呢?

首先,「內鬥內行,外鬥外行」:

重用「老藍男」 在鏡子裡找人

最明顯的地方是,蔡英文一上台重用「老藍男」,國防、外交、國安首長,無一台灣人。連行政院長都交給新黨的林全,直到民調拉不上來,才由台南市長任內績效卓著的賴清德來接任。

用人哲學必然是蔡英文的罩門,但她完全不自知,這是「細姨文化」的「小圈圈」生活養成的習慣。

習慣在鏡子裡找人,都是同溫層的一批人。

習慣成自然。

她在優渥的富貴家庭被生養,和馬英九一樣,從小被一堆父兄長輩捧在手掌心,或者,孤獨成長,沒有「接地氣」,這樣子的人,當大學教授,都怕誤人子弟,當國家領導人,後果顯而易見。

本文不在評論蔡英文當總統,對台灣的功過,重點在分析,她是怎樣的一個人,與台灣文化的深層結構的關係。

民進黨的總統初選,一波三折,不知如何收場。看她不顧一切的拚勁,感染了許多不明究裡的人,以為她硬起來了,稱她為辣台妹。有識之士則暗自悲涼,為台灣捏一把又一把的冷汗。

只能在心裏祈禱:

天祐台灣。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