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時代力量的困擾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時代力量的困擾

2019-08-13 10:43
由於黃國昌要催生第三勢力,林昶佐及洪慈庸要依附民進黨而扮演「小綠」,雙方沒有交集。結果是黃國昌辭黨主席,林昶佐退黨,洪慈庸表態與民進黨結盟。圖/民報資料照
由於黃國昌要催生第三勢力,林昶佐及洪慈庸要依附民進黨而扮演「小綠」,雙方沒有交集。結果是黃國昌辭黨主席,林昶佐退黨,洪慈庸表態與民進黨結盟。圖/民報資料照

太陽花學運轟動國際,結束後由時代力量接收成果,只是時力臨時成軍,成員未必有共同的目標,因而出現一些問題,造成黨主席邱顯智於12日召開記者會宣布辭職。邱顯智表示,職辭的原因有二:第一,他努力透過對話,希望凝聚黨內共識,去異求同,並保有黨的自主性,對執政黨做有效的監督,但還是發生林昶佐委員退黨憾事,無法促成黨內有效對話,萬分遺憾,對此,負起政治責任。第二,七月底發生高潞以用事件,雖然紀律委員會已裁決除名,但已造成黨的聲譽蒙塵,黨主席應以最適切的方式負起政治責任,期待繼任的主席完成未盡之功,面對黨內路線歧異,能以更有效的方式處理,齊力並進,打贏2020年的選戰。

太陽花學運的發生相當突然,台聯及獨派社團為了「反服貿」,發動群眾包圍立法院,由於群眾太少,請學生支援,因而發生太陽花學運。而學運的結束也是一項突然,由王金平拿梯子讓學生下來,結束學運。成立時代力量也相當匆忙。政黨成立後,面對2016年的立委選舉,受到民進黨的扶持,禮讓三席區域立委。

因為曾經接受民進黨的禮讓,在立法院該走民進黨路線扮演「小綠」或是形成第三勢力,甚至於成為第二大黨,造成時力內部路線的紛爭。三位受到民進黨禮讓的區域立委分走兩條路線,林昶佐及洪慈庸認為應該走民進黨路線,可是黃國昌卻認定應該走自己的路,若要扮演「小綠」,就不應該組黨,加入民進黨就可。黃國昌認為,就是與其他政黨的理念不同,才要組黨。

組黨初期,黃國昌豪邁的表示,時代力量將取代中國國民黨成為第二大黨,事實上時力沒有機會取代中國國民黨,因為屬性不同,就算中國國民黨解體,其支持者也不可能投到時力。時代力量要成為第一或第二大黨,唯一機會只有取代民進黨,只是黃國昌不方便這麼講,因而公開表示要取代中國國民黨。不過可以確定的,黃國昌有那份雄心促使時力成為第二,甚至於第一大黨。

時力與民進黨因「一例一休」分道揚鑣

民進黨已經是一個穩定的大黨,要取代它相當困難,只是黃國昌看中了一群選民,那就是勞工,全國有八百萬勞工,只要取得一半,就足以與民進黨分庭抗禮,因而在訂定「一例一休」制度時,黃國昌完全站在勞工這一邊。民進黨是執政黨,要負起經濟成敗的責任,勞資雙方都要考慮。中國國民黨則是永遠與民進黨唱反調,它的目標只是要拉下民進黨。

為了吸取勞工的票源,黃國昌槓上民進黨,徐永明跟進,形成有趣的畫面,本來民進黨的宿敵是中國國民黨,可是在「一例一休」的議題上,與民進黨正面打仗的卻是時代力量,中國國民黨反而扮演旁觀者的角色。這期間林昶佐及洪慈庸相當為難,若不跟著黨主席衝,有點說不過去,可是他們兩人能當上立委完全是民進黨的禮讓,若是民進黨在他們選區也推出候選人,他們就沒機會當上立委。

由於黃國昌要催生第三勢力,林昶佐及洪慈庸要依附民進黨而扮演「小綠」,雙方沒有交集。結果是黃國昌辭黨主席,林昶佐退黨,洪慈庸表態與民進黨結盟。事實上政治人物都會為自己的前途著想,再找很多理由來解釋自己的正當性。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