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余茂春:不管誰當總統 川普對華模式不可逆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余茂春:不管誰當總統 川普對華模式不可逆轉

 2020-11-17 11:3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余茂春。圖/擷自美國之音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余茂春。圖/擷自美國之音

一位參與川普政府對華政策制定的國務院高級顧問認為,即使民主黨當選總統,拜登入主白宮,川普對華政策的主要理念和操作方式將難以逆轉,因為「中共每天都在證明我們這些重新認識的理念是正確的。」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余茂春,11月12日接受美國之音專訪。他說,在中共的行為沒有根本改變的情況下,根據其行為重新認識的對華政策理念和方式也沒有改變的理由。「不管誰當總統,他畢竟是美國的總統,他一定是按照美國人民的利益來考慮。這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余茂春指出。

民主黨當選總統喬·拜登贏得大選以來,川普總統堅持選舉舞弊的法律訴訟,表示不會認輸。與此同時,敗選的川普總統仍獲得了7200多萬票的創紀錄支持。許多支持者雖不認同川普的人品和風格,但卻支持他對抗中共專制擴張的強硬對華政策。

余茂春表示,對華政策在川普政府外交政策中位居頭號地位,「如果幾十年後看川普政府最大的成就,其中很顯然是本屆政府領導全世界對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有了重新的戰略上的定義。」

余茂春是80年代中期來美國深造的中國留學生,1994年獲加州柏克萊分校歷史學博士,後進入美國海軍學院任現代中國和軍事史教授。2018年,他在川普任用蓬佩奧為國務卿後,被延攬進入美國國務院制定對華政策的核心圈。他是中國留美學生進入這一層次的第一人。

最大成就是政策理念的根本改變

「川普政府對華政策最大的成就是在政策理念上有了根本改變,」余茂春說。他指出了三大理念:拋棄打中國牌、拋棄以接觸為中心、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

第一,拋棄了自尼克森政府以來幾十年實行的打中國牌策略,明確指出中國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我們不是通過打中國牌去獲取另外一種戰略目標,而就是針對中國來制定我們的對華政策。所以中國再也不會是美國戰略中的一個過客」余茂春說。

第二,放棄了以接觸為中心的對華政策。余茂春說,接觸政策沒有改變中國,卻讓「中共通過接觸政策想來改變美國甚至全世界」;而過去的接觸政策中所謂「求同存異「是非常危險的,往往為了經濟利益而犧牲了「像人權、社會制度、政治制度等方面所謂的'異'」,即普世價值觀。

第三,余茂春說:「本屆政府劃清了中共和中國人民不是一回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那麼一個概念。」

7月23日蓬佩奧國務卿在加州尼克森圖書館發表《共產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演講,指出中共最大的謊言是認為他們代表14億中國人民。

9月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做出了「絕不答應」的回應:「任何人任何勢力企圖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割裂開來、對立起來,中國人民都絕不答應。」

余茂春認為,這些理念是基於對中共政權本質的認識而作出的,基本上是不可逆轉的,因為「這不僅是美國的什麼策略,中共每天都在證明我們這些重新認識的理念是正確的。 」


余茂春(Miles Yu)。圖/擷自美國國務院影片

不同以往的接觸方式

余茂春表示,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並非不跟中國接觸,而是以不同於以往的方式接觸。那就是前提是對中共不表信任,而且雙方要對等,行事以結果為導向,還要坦誠透明。

事實一再證明了中共當局為保住執政地位可以推翻曾經做過的許多國際承諾。最新例子就是北京直接剝奪香港立法會4名親民主黨議員的席位,再次揭示其「50年不變」承諾的不可信。

「我們以不相信中共的承諾為基礎,但要求中共自己根據實際情況來核實,也就是所謂的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要核實)。」 因為「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國內的人權問題上、南中海問題上等等一系列問題上,基本上是不誠實的,」余茂春說。

幾十年來中共利用美國自由開放的體制,從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對美國社會進行滲透,竊取美國的高科技知識產權,造成雙邊關係嚴重不平衡。採取對等原則早已成為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共識。余茂春說這是本屆政府對華政策的不同接觸方式之二。

與中共接觸還必須「以結果為導向」,而這也是對過去不平衡雙邊關係檢討中得出的結論,那些成果甚微的所謂戰略對話、高層互動,徒為中共推進自己的議程提供了機會,對美方來說「實際上根本問題什麼都沒解決」,余茂春說此為三。

接觸還必須強調坦誠透明,這是第四。他說,這就宣告了「以前所謂閉門交談、通過中介人做幕後的秘密交易的做法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當中共在新疆、香港和國內鎮壓人權時,美國國會民主共和兩黨一致通過的制裁法案一個接一個, 「我們都採取了毫不留情的製裁措施,尤其是對直接參與的這些高官」余茂春補充。

拜登政府應警覺與中共的接觸

中國文革史專家宋永毅說,這些理念和做法拜登政府應該很容易接受,「因為實踐已經證明了。」但他說,有一點會不同,「拜登明擺著是準備接觸的,但是他的接觸有老的思維也有新的思維,新的思維就是他要和盟邦一起來對付中國。這是川普的弱項。」

不過宋永毅認為,川普政府看似偏激的對華政策值得拜登政府警覺,「就是你和中共接觸的時候千萬別忘了,它是在統戰!西方世界和中共以及所有共產國家打交道,可以說在統戰中吃的虧比在戰爭中吃的虧還要厲害。包括收買你的官員、表面的承諾、盜竊你的國家機密。」

余茂春在專訪中讚揚川普政府秉持原則性的現實主義,指責歷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制定中受到特殊利益集團和外國代理人的影響,他說:「比如對華政策制定過程中,華爾街,還有美國以前的高官和政客現在投身做中共代理人的這些人,對美國對華政策的制定有非常巨大的影響。」

余茂春表示,川普政府基本上杜絕了這些特殊利益集團和外國代理人對華政策的制定和影響,「這一點我身臨其中,有非常深刻的感觸。無私才能無畏,才能看到像蓬佩奧國務卿所做的非常有前沿性的而且非常大膽的對華政策,因為沒有受到特殊利益集團的控制和操作。」

「本屆政府是一個說到做到的政府,」余茂春說,這是川普總統執政的特色之一,具體體現在對華政策上,就是「我們說要維護香港的自由、維護台灣的自由和民主,國會通過什麼法案川普總統毫不猶豫全部簽署了。這就是信用。這在美國歷史上是很少有的。」

有關疫情的一個慘痛教訓

在談到美國新冠疫情再度肆虐時,余茂春承認疫情的嚴重性,但認為疫情氾濫的原因是沒有識破中共的謊言,「在疫情發生之後我們總結了一個慘痛的教訓,認識到這個疫情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全世界很多人相信了中共一開始的一些不誠實的聲明和做法,所以如果我們從一開始就知道有那麼一些情況的話,那麼全世界就不至於讓疫情那麼氾濫。」

但根據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新書《憤怒》(Rage)披露的2月7日採訪川普的錄音顯示,川普早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嚴重性。在錄音中川普告訴伍德沃德一天前跟習近平的通話主要就是談病毒,「(這個病毒)主要通過空氣傳染,比接觸更麻煩,接觸必須接觸,空氣傳染通過呼吸,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非常微妙。它甚至比劇烈的流感更致命」 川普說。

此外,川普總統的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早在1月29日發給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備忘錄就警告,新冠病毒可能導致50萬美國人死亡以及6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2月23日他發給川普總統的備忘錄說,新冠病毒會感染1億美國人,並導致100至200萬美國人死亡。

最近美國新冠病毒大流行捲土重來,全美過去10多天每天感染人數均超10萬,13日達18萬多。全美新冠感染人數超過1,100萬,死亡人數24萬6,000多。

疫情使川普轉變對華政策?

中國文革史專家宋永毅說,川普政府對華政策令人印象深刻,主要因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及其中國政策團隊,還有白宮對華強硬派有一整套計劃。他認為川普本人只是在與中國的貿易協定有可能因為疫情無法繼續執行之後,才轉變他的對華政策,採行了強硬派路線。

「那個對反共陣營來說非常鼓舞,好不容易碰到這樣一個總統。但是不是能夠解決問題?我不認為能夠全部解決問題,」宋永毅說。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批評川普政府沒有一個統一的對華政策,「它很分裂,川普的政策是打貿易戰,蓬佩奧的政策是推翻中國共產黨,而其他一些官員的戰略則是堅持對等。」

但余茂春表示,這完全不對。他解釋,「川普總統是商人出身的領袖,他有幾十年的領導經驗,他成功之一的地方在於他可以制定大政方針,把大局勢穩定下來,具體的政策操作方面,他可以讓他的下面這些有才能的部下盡量地發揮。」

余茂春表示,無論財政部、國防部,還是國務院,在對華的戰略問題上,沒有任何分歧。「只是在做法上政府各個職能部門分工不一樣。美國對華政策主要的制定者是美國國務院,但是每一項重大政策都是通過總統認可的,都是反映出美國政府的意願,而不是每個個人的意願。」

川普政府採取了一系列大刀闊斧的對華強硬措施和行動,包括關閉中國駐休斯頓總領事館,禁止中共黨員尋求美國永久居民身份和加入美國國籍,指定15家中國媒體、孔子學院和中共統戰部領導的海外組織為外國使團。

但是,美國前駐華大使溫斯頓·洛德批評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是大砍刀式的一刀切。他認為,應該採取手術刀式的仔細區分方式。不過,余茂春認為,面對中共對美國的全面滲透有時候只能一刀切。

「比如微信,微信不是一個特別壞也不是個好的應用程序,之所以有如此重大的影響,是因為在中國它基本上沒有什麼競爭(中國政府禁止所有美國的社交媒體),在政府壟斷的支持下,造成了一頭獨大,」余茂春說。「所以,如果讓微信掌控了很大一部分美國用戶的個人資料,那麼就給美國的國家安全造成不可估量的影響。那麼這個不用一刀切的方法你用什麼方法來做?」他補充。

但是美國政府對微信和TikTok應用程式的禁令先後被聯邦法官阻止。不過有紐約的社區人士告訴美國之音,美國政府這些強硬措施確實對中共在美國社區、大學、科研機構的滲透起到了相當有效的遏制作用。

有效遏制了中共滲透

匿名的社區媒體人士告訴美國之音,一家曾在華人中有很大影響力的電視台,最近已經顯示難以為繼,「感覺他們也快不行了。估計現在這個局勢聯邦也在查他們,定他們中國代理人甚麼的。他們當代理人,都拿國僑辦的錢,沒得狡辯。」

在紐約,去年8月在華埠以五星旗海對陣聲援香港抗議者、痛罵他們為「賣國賊」的親北京僑團,今年的中國十一慶典,基本都以疫情為由取消了歷來大張旗鼓的慶祝活動。

問到川普政府對抗中共的強硬政策其最終目標是什麼時,余茂春說:「就是保護民主自由在全世界繼續存在,反對威權和專制。」

余茂春認為,中共的行為不會有根本改變,因此川普政府對華政策的這些理念和方式也不應該改變,「不管誰當總統,他畢竟是美國的總統,他一定是按照美國人民的利益來考慮。這是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