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的美國媽媽開刀住院:呼應陳榮基醫師的「全責護理」主張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的美國媽媽開刀住院:呼應陳榮基醫師的「全責護理」主張

2017-11-19 10:40
平時看似不怎麼美好的美國醫療,到了如美國媽媽這樣需要照護的情況時,卻看見一個非常健全美好的照護系統,一個陳榮基醫師期待台灣走向的「醫院全責護理」之照護系統。(圖/網路CC授權)
平時看似不怎麼美好的美國醫療,到了如美國媽媽這樣需要照護的情況時,卻看見一個非常健全美好的照護系統,一個陳榮基醫師期待台灣走向的「醫院全責護理」之照護系統。(圖/網路CC授權)

日前陳榮基醫師的一篇文章〈對護理任務的誤解是推動全責護理的最大阻力〉,闡述了「住院病人的照護應該是醫院要負全責」之概念與其重要性,讓我忍不住想要分享「我的美國媽媽開刀住院」的經驗。

我的美國媽媽(American mom),其實就是我們台灣人稱的婆婆。是的,我從沒叫過她「媽」(mom),她不只沒有意見,還挺喜歡的,連寫卡片給我都署名American mom。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的美國媽媽都在承受右膝蓋疼痛的折磨,不過這個好強又頑固的87歲老太太,居然不願意去看專科醫生,到了今年夏天,她已完全無法到後院去照顧她的花花草草,而且疼痛影響行走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在我的先生的堅持下,終於,她終於約診去看醫生了。在她走路給醫生看後,醫生告訴她:「問題不在妳的右膝蓋,是在妳的右臀部,妳得開刀,開完刀,明年妳就可以到後院照顧花草啦!」就這樣,在11月1日,我的美國媽媽進醫院接受右髖關節置換手術。

手術完,已是下午3、4點,送至恢復室休息,然後約7點左右送她到兩人一間、附有衛浴的病房。基本上,至此,所有的家人都可以回家了,因為相關的醫護人員會看顧她。不過,我先生的3姊還是留下來了,陪媽媽一夜。

目前為止,從開刀住院起,就只有第一晚3姊待在醫院陪伴,之後的每一天,我們這些家人就只是每天下班或有空的時候去醫院陪她說笑聊天一兩個小時,照顧她、幫助她復健的,完完全全是醫院裡的醫護人員。

說說開刀後的隔天吧。一早,我和先生就去醫院,進到美國媽媽的房間時,一位護理人員正在量她的血壓,之後,與她說明將服用的藥之作用和會出現的症狀情況,最後,告訴她要多喝水,那位醫護人員就離開了。不久,另一位醫護人員來抽血。再不久,是物理治療師來說明不能有的姿勢,以及等會所服的藥開始發生作用時,就要下床練習走路。

是的,全然了解病人情況的醫護人員一直輪流出現在病房,問候與關心病人的感覺和情況,讓身為家人的我們覺得好安心。而我和先生就做我們最在行的事──閒聊鬼扯一些事,讓美國媽媽,笑!

當物理治療師再度來到病房,美國媽媽真的下床了,我和先生立刻拍手歡呼,美國媽媽被鼓勵了,但也有點臉紅。當她撐著助行器,物理治療師扶著她一起慢慢地走,我則調皮地說:「American mom,怎麼樣,第一次走在月球上的感覺如何?」美國媽媽轉頭瞪了我一眼,笑了。

第3天,美國媽媽就轉到復健大樓的病房,開始了規律的復健生活。作息是這樣的:早上起床,護理人員會幫助她沖澡。然後,約8點45分吃早餐,9點半到10點,作復健,約12點,復健功課完成後,回到房間休息,約下午1點吃午餐,之後就是自由時間。她的主治醫師每天都會在下午時段來看看她,了解她的情況。約5點半到6點吃晚餐,之後,看看電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電視),最後,晚安睡覺。

從下午的自由時間一直到睡覺前,護理人員不時就會來關心問候。若是按鈴求助,才幾秒鐘,護理人員就會馬上出現。因此,就算沒有家人陪伴,病人一整天都被看顧得好好的。目前為止,只有3姊在開刀那天和隔天,請了兩天假,我們所有人都如常上班,在下班後或有空的時間才去探望美國媽媽,這與陳榮基醫師提到的「…….一人生病,兩人住院的常態。造成於是一千床的醫院,每天至少有兩千人『住院』,不但造成醫院的嘈雜環境,增加感染控制的困難,也增加醫院的水電開銷及治安漏洞。」是迥然不同的情況。

另外,關於3餐,醫院不但會供應菜單給病人點選,餐點也超乎想像地豐盛好吃(嗯,因為份量很多,美國媽媽還「餵」了我一些東西呢)!

那麼,美國媽媽要支付這些額外的醫療照顧費用嗎?不用的,因為都在保險給付之內。

很抱歉,我不清楚美國媽媽現在每個月要付多少的醫療保險費(年長者會付得比較少喔),不過我能夠提供我與先生的保費資訊。我的先生是聯邦政府公務員,所以他保的是聯邦公務員的健康福利保險(Federal Employee Health Benefit)。以前呢,是在「家庭方案」(Family Plan)中,所以一個月繳622塊美金。但是,經許多人抗議:「為什麼夫妻兩人要和有孩子的家庭繳交相同的保費?不公平。」終於,約在3年前,出現「一加一方案」(Self Plus One Program),我們現在的每個月保費為308塊美金。如果,現在先生或我開刀住院,如美國媽媽的情況,一樣地,我們都不需要再支付任何醫療費用。

目前,美國媽媽已住院十多天了,預計11月24日會出院回家,但也可能再多待些時日。當物理與職能治療師認可,得以出院,她會免費獲得一個最新式的助行器和拐杖,回到家後,每天將會有護理人員到家裡探視她,了解她的情況(病人是可以拒絕這項服務的)。同樣地,都在她的保險支付中,不需要額外付費。

曾經,我於《民報》投過一篇文章〈我是多麼羨慕你〉,談到在美國看病的不方便,總要等待好久才見得到醫生,以及開刀後,若沒有問題或情況不嚴重,或者不涉及復健,甚至當天就送病人回家。平時看似不怎麼美好的美國醫療,到了如美國媽媽這樣需要照護的情況時,卻看見一個非常健全美好的照護系統,一個陳榮基醫師期待台灣走向的「醫院全責護理」之照護系統。在這樣的照護系統下,除了病者能受到很好的照顧,家人的生活也幾乎能夠如常。甚至,沒有親人的長者也能受到完整的照護,而且醫院環境的品質也能提升,所以整個社會成本的付出是比較少的。這就是為什麼當我讀到陳榮基醫師的文章,我的心怦怦跳了起來,因為我懂也贊同陳醫師的想法啊,於是趕緊寫下正在經歷的生活實況。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