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莫非真是空心菜?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莫非真是空心菜?

2019-06-12 09:35
蔡政府高唱真相與和解,國家安全局卻將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家宅血案等重大政治迫害案例檔案列為「永久機密」,不知自稱很辣的蔡總統能否下令國安局解密,辣給國人看看?圖/總統府(資料照)
蔡政府高唱真相與和解,國家安全局卻將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家宅血案等重大政治迫害案例檔案列為「永久機密」,不知自稱很辣的蔡總統能否下令國安局解密,辣給國人看看?圖/總統府(資料照)

政治領袖重要場合的應景演說文告,必是一本正經道貌岸然,國人無從察覺其見識甚至常識是何等水準,是否和其顯赫地位相符。然而平日的言談表現,卻很容易流露出未必想讓人發覺的本質角色,或說得更露骨是「現出原形」。

老蔣總統在世時,每逢各種紀念節日發表談話,滿篇盡是革命精神民族正氣,儼然真是偉大領袖。然而中日戰爭期間他曾主張各在野黨併入國民黨,化多黨為一黨,也曾聲稱婦女髮型服飾應由警察制定標準執行。前者顯示他全然不懂何謂民主社會政黨政治,後者則暴露出他的專橫軍閥心態。兩者均堪稱是現出原形表現。

而更令人駭異的,是他曾和上帝談條件,如能助他消滅共匪,則他許諾在玉山之巔建立大十字架尊崇上帝,真似他是活在聖經舊約時代。此外他也想把中國化為基督教國度,「全國學校皆讀聖經」,又似要仿效羅馬帝國皇帝,立基督教為國教。

國人看到上述怪誕言行表現,恐不免懷疑偉大領袖,心神是否正常,也可能很慶幸「好佳哉」他人已逝去,國人不須再生活在他英明領導之下。

老蔣總統雖早已遠去,他的怪誕思維不須再讓國人多所煩惱,但國人若仔細檢視現仍在位,也有可能繼續主掌國政四年的蔡總統,其歷年來各種場合的言論表現,恐也不免至少感覺心情低落。固然她的言論尚不似老蔣總統離譜,但也顯現出其見識和常識,不甚配得上其高超職位,見識淺薄又不肯深思,而常是強不知為知,自以為是。本文即聊舉數例,以印證她此方面之缺憾。

例一是數年前馬先生猶在位時,蔡總統指稱無法期盼他推行改革,因為他是保守主義云云。

稍有政治理論概念人士,看到報章刊載蔡總統這一評論,恐都不免暗暗嘆息,感受有似近日聽到不丹王國在阿爾卑斯山側,或是國防要依靠和平一類高論,而慨歎為何當紅政治人物居然是這等水準。

蔡總統污名化保守主義

馬先生能稱為保守主義者?他是否稱為「綜藝主義者」或「嘉年華會主義者」更貼切,夠格稱為保守主義?

國人或許更好奇的是,蔡總統是否知道保守主義也不是汙名惡名,並不等同昔時所謂老腐敗、老頑固,而是一種政治哲學?她又是否曾注意到,英國有保守黨不說,依據民調顯示,美國多數人民皆自認是保守主義者?

具有法學博士學位的蔡總統,又能否當場列舉出保守主義幾項基本理念?她指稱馬先生是保守主義,是否是不假思索信口開河表現?

例二是兩年前蔡總統出席一場「國際大屠殺紀念日」集會,從之前不久的新竹光復高中學生扮演納粹風波,談到台灣應該學習德國的勇氣面對歷史,「台灣作為一個同樣曾經有迫害人權紀錄的國家,也應該學習德國的勇氣,來面對歷史」。

但蔡總統恐怕思慮未及的是,德國和台灣雖然同有迫害人權幽暗歷史,成因卻是全然不同。德國需要有勇氣反思懺悔,台灣人民則無此必要。將兩者相提並論,對台灣並不公道。

要知當年納粹崛起,曾受到德國人民大力支持,希特勒和民族偶像興登堡元帥競爭選總統,更曾得到將近40%選民相挺。所以納粹政權種種暴行,德國人民都難逃幫兇從犯罪嫌,也所以時至今日須深刻反省懺悔,提醒全民莫再走上邪路。

受害者不必為幽暗歷史懺悔

但國民黨之在中國本土槍桿子出政權得勢,在台灣實行威權統治,廣大人民都只有「我為魚肉」逆來順受,是純受害者身份,何須為當年幽暗歷史懺悔?蔡總統在紀念日的發言,恐容易製造扭曲印象,誤導世人以為台灣人民也須為歷史罪惡負責,反映的也是她不假深思放言高論的風格。

例三是2018年3月蔡總統視察軍情局,並主持戴笠紀念館落成,看到該局收集的對岸各地昔年使用的糧票、布票、路條……等物,居然向劉德良局長發問,「這些都是真的嗎」?她這一問,恐才是最令國人駭異表現。

「這些都是真的嗎?」,聽來真活像小女生或村姑口氣,而絕不像一位曾經長期參加政府高層決策,而今又已是國家元首三軍統帥人物。

要知中國當年一窮二白時代使用各種票券控制社會,在台灣早已是對「匪情」有所了解政界人士熟知,而蔡總統卻似茫然無知而出此一問,是否也顯示她或許對進步價值議題深有研究,在當國者必須熟捻的務實領域,卻可能存有不少盲點?

國人或許多未曾注意到,蔡總統對劉局長這一問實際很沒禮貌,無異是在質疑「你們是否沒造假」?顯示她並不很懂人情世故。但她是最高當局身份,劉局長縱使聽得不舒服,也只有埋在心底。

例四是所謂「真相與和解」這一蔡總統大力宣揚的議題

蔡政府大張旗鼓宣揚的真相與和解,靈感應是大致來自多數統治後的南非,蔡總統本人對這一目標似也是寄望很深。然而南非的真相與和解有其獨特,而非台灣所具有時代與社會背景。蔡總統對此恐也欠缺深切了解。

要知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是緊接1994年政體轉為多數統治之後成立。白人政府拷掠殘殺黑人異議份子反抗鬥士,都是「去今未遠」案例,要清查真相並不困難。而其所謂和解,則是要求犯有上述罪行者,當庭承認犯行認錯懺悔,而後予以寬恕。但和解的終極對象仍是居於少數的荷裔白人族裔。

而新取得政權的黑人政府,都不急於遞出橄欖枝宣揚和解,仍握有軍情特以及經濟大權荷裔族群一旦情急翻臉,整個國家勢將陷入混亂崩解。此所以黑人政權縱然心有不甘,也只能打出這張和解牌。

然而南非這一時代與社會背景,在台灣並不存在。若硬要依樣畫葫蘆,除去能自我感覺良好,恐也收不到太多效益。

重大政治迫害檔案豈可列「永久機密」?

無論228事件或白色恐怖年代,都是去今已遠,各種物證恐多已淹沒消失,多數被害者和加害者諒也已不在人世,追查真相已很困難,而所謂和解又是要跟誰和解?今天台灣社會,難道也存有南非政權轉移初期相類似,嚴峻險惡的族群猜忌對立?

很夠諷刺的是,蔡政府高唱真相與和解,國家安全局卻將陳文成命案、林義雄家宅血案等重大政治迫害案例檔案列為「永久機密」。你要真相,我就不給你真相。不知自稱很辣的蔡總統能否下令國安局解密,辣給國人看看?

從本文所舉幾項案例,應確可看出蔡總統的見識和常識並非很高超,所謂空心菜之譏也恐非空穴來風,想到她一年不到任期之外,有可能另家四年,國人心情或不會太輕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