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前進!跟著史明走台灣路(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前進!跟著史明走台灣路(中)

—史明生命故事

 2019-10-11 13:09
施朝暉就讀台北一中。圖/蘇振明創作提供
施朝暉就讀台北一中。圖/蘇振明創作提供

參、認同社會主義,參與抗日 (1937-1949/19~31歲)

看透共產黨的虛假與殘暴

史明說:「我去中國,不是因為漢族的情感,而是因為馬克思主義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立場。」「依照我當時的人生觀,我只有兩個方向可以選擇,一是為自己生活和享樂打拼,一是為社會、民族 (台灣人)、階級奮鬥,我最後選擇的是第二個方向。」

史明說:「在中國上海當地下工作人員取日本情報時,和我做伙喝燒酒、泡酒家女的日本軍官,原本那是我在早稻田讀冊的後輩。唉!我的任務是要套取日本戰爭的情報,這對我來說,實在是革命情感和同窗情誼的衝突啊!」1946年中國共產黨實施土地改革,史明親眼見證看到共軍慘無人道的鬥爭屠殺。他說:「我不是中國人,還有一條生路,死也要回台灣死才對!」

史明說:「1949年 5月,我陪同共產黨中央幹部轉赴北方,藉機偽造通行路條,謊稱自己將被派往台灣工作,請沿途的共黨同志予以保護放行。我先穿軍服往東行,再搭火車南下至濟南,再換便衣,從青島突破封鎖線返回台灣。」


史明大學時期和台灣朋友合影。圖/蘇振明、史明提供


著名的旱稻田大學「大隈講堂」校園鐘樓。圖/蘇振明、史明提供


日本畫家畫筆下的神風特攻隊於基地出發前的場面。圖/伊原宇三郎油彩1944,蘇振明提供

肆、返台組織革命軍 (1950-1952/32~34歲)

化二二八悲憤為「刺蔣計畫」

1947年初春,史明在河北省曾透過媒體耳聞國民黨接收台灣後,發生二二八事件的悲劇,彭孟緝並在高雄發動慘酷的流血鎮壓。1949年 5月史明回到台灣,同年蔣介石也因國共戰爭失敗退守台灣。久違故鄉十多年,史明回到士林位於農業試驗所隔壁的老家,發現兒時經常遊玩的草山(陽明山)、芝山岩以及士林農業試驗所竟然已被蔣介石佔用為國防部情報局及國民黨的官邸。透過親友和家鄉父老的口述,驚訝的發現被共產黨打敗的蔣家軍,佔領台灣後的暴力屠殺和共黨並無兩樣。

當時「二二八事件」才剛過 2年,整個台灣社會仍然籠罩在恐怖的氣氛中,因此家家戶戶流行「囝仔郎有耳無嘴,惦惦聽,不要問,才不會出代誌。」。台北地區一些在二二八事件中倖存的青年人,聽說史明曾在中國打過地下情報戰,就相約請教史明「台灣人如何才能把蔣介石幹掉?」史明因為在中國有豐富的游擊實戰經驗,從 1950年 2月起,他集合二二八時倖免於難的三十多名有志青年,在台北雙溪、苗栗、大湖等地組織「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並收集日軍留下來的槍枝,預藏於陽明山後的施家柑園,準備伺機槍擊蔣介石。


革命青年施朝暉。圖/蘇振明創作提供


史明於中國參與抗日的情報員裝扮。圖/蘇振明、史明提供


1950年代,國民黨戒嚴期的保密防諜宣傳漫畫。圖/蘇振明提供


《恐怖的檢查》是台灣二二八事件唯一留下的當代畫作紀錄。圖/黃榮燦版畫1947,蘇振明提供

伍、白天賣麵•暗暝寫台灣史 (1953-1961/35~ 43歲)

施朝暉自我改名為史明

為了建構台灣主體性的歷史觀,史明雖然不是歷史學家,但自覺應該有必要寫一部以台灣族群為立足觀點的台灣人歷史。他跑遍日本國會圖書館以及東京都日比谷圖書館,收集和台灣歷史、經濟、文化、族群等各類相關史料。

「暗暝關店結帳後,員工開始休息,阮才可以上四樓,開始寫稿。」史明總是盤腿而坐,在膝蓋上放上端麵用的餐盤,一字一句手寫出《台灣人四百年史》這部巨著。1962年,《台灣人四百年史》率先以日文版問世。從《台灣人四百年史》發行起,施朝暉自我改名為史明,藉此勉勵自己和所有台灣人都應「把歷史弄明瞭」。


2011年史明親自下廚示範大滷麵煮法。圖/蘇振明攝影提供


白天賣麵夜暝寫台灣史。圖/蘇振明創作提供


2011年的五層樓高的新珍味麵館大樓。圖/蘇振明攝影提供


史明以餐盤當稿桌書寫台灣史。圖/蘇振明創作提供

本文摘錄自蘇振明著:《衝突與挑戰/史明生命故事》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