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美中博弈德國成焦點 (下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美中博弈德國成焦點 (下篇)

——謝志偉大使談王毅訪歐後德國的答卷

 2020-09-13 09:00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2020.9.1率團訪問立法院並舉行演說。韋德齊參議長在代表人民意志的立法院以中文說出「我是台灣人」這句話,其實是西方社會、民主國家,針對中國政府欺淩弱小台灣表達的一種情義相挺的真心話。。圖/擷自國會頻道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2020.9.1率團訪問立法院並舉行演說。韋德齊參議長在代表人民意志的立法院以中文說出「我是台灣人」這句話,其實是西方社會、民主國家,針對中國政府欺淩弱小台灣表達的一種情義相挺的真心話。。圖/擷自國會頻道

美國總統大選後是否會修復美中關係

中美關係創建者之一的季辛吉,早在2018年就表示:「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謝大使表示:無論是川普連任,還是拜登當選,這一點是毫無疑問可以確定的,美中關係回不去了。謝大使分析了美中衝突深層次的矛盾交織:

其一、這是兩黨共識。歐巴馬執政時期的「亞太再平衡戰略」,是美國重返亞太戰略的具體步驟與措施,戰略目標無疑是圍堵中國。當年希拉蕊•克林頓國務卿簽約,美國重返東南亞,美國加入《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目的與目標無非也是中國,與中國爭奪亞洲的領導地位。而川普總統的「印太戰略」,是「地理概念、地緣政治概念,及政策目的與目標」一體化的戰略宣言,嚴格地說,是「亞太再平衡戰略」的持續版與升級版。

其二、美國宣布徹底改變中國政策。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了「關於改變中國政策的講話」,他坦承:美國「設想中國向自由和民主演變的理論」失敗,並表示:「如果自由世界不去改變,共產主義中國肯定將會改變我們。」他提醒自由民主世界:「改變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方式,不應僅僅是中國人民的使命,自由國家也必須努力捍衛自由。」他還呼籲世界:「現在是時候了,應當結成一個志同道合的國家新聯盟,一個新的民主國家的同盟。」總而言之,美國終於認清了中共獨裁專制的本性,自由民主世界不打倒專制極權統治,中共不會自行退出歷史舞台。


謝志偉大使。圖/田牧

其三、美中關係,在人權自由的價值觀碰撞,接二連三。中國在國際上的「一帶一路」與各國的矛盾,在中印邊界上的衝突,在南太平洋與澳大利亞衝撞,在菲律賓南海島礁爭議無視海牙法庭的判決等,無論是領土上,還是海域上,其行為準則,完全是無視對方的戰狼霸淩政策。而在中國內部的人權侵犯案例也層出不窮,就連中共體制內的「官二代、紅二代」也出現了反習、反中央,並遭遇了鎮壓。還有維吾爾的「集中營」問題,香港的《國安法》問題,對台灣的欺淩與安全威脅問題,西藏、南蒙古的民族自由問題,習近平承諾的南海島礁無軍事問題等,一系列嚴重問題。美國參眾兩院制定表決通過了一個個制裁中國政府的相關法案,川普總統一一批準執行。北京政府卻同樣出台了對應的針對美國制裁方案,這對美國來說是前所未遇的狀況,加劇了中美直接碰撞。憤怒的川普總統推動「徹底切斷和中共的關係」,並進入了切割程序,得到了美國人民的擁護,支持率達到70%以上。

其四、美中從貿易衝突,到人權、外交制裁,現已進入軍事的嚴重對峙,連續數周以來,美中軍機與軍艦,在台海角逐與對峙。8月24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五角大樓已經為中國做好了準備」的文章,討論了中國解放軍的威脅,並提出三大措施,旨在聯合盟國與夥伴國,共同抵制北京的霸淩行為,支持所有國家的主權,捍衛自由和開放的國際體系。8月26日,解放軍分別從青海和浙江朝南海發射了兩枚導彈,其中一枚是東風21D航母殺手的反艦導彈,此舉意在對美國提出警告。

謝大使認為:有關美中關係問題,我既非美國專家,亦非中國專家,能評論的地方真的有限,但是這樣的演變完全是喪失了互相尊重和平等,已不是朋友與朋友,夥伴與夥伴的關係,習近平「夜路走多了,難免遇見鬼」。美中關係已不是修復關係的問題,看來中國政府是不撞南墻不回頭了。

「我是台灣人」是價值理念的支持

在提到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議長訪問台灣問題時,王毅在法國、發表威脅言論:「為目光短淺的行為和政治投機付出沈重的代價」等,結果,他一離開法國,法國外交部發言人就表示「歐盟與中國的關係是建立在對話,互惠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不能接受中國對捷克發出的威脅」。到了德國,又在記者會上自討沒趣,同樣的錯,再犯一次,惹來德國外長一記冷箭「威脅的話就別來了」,真是好不尷尬。對此,謝大使忍不住笑道:世人都知曉鐵板燒的風味,鐵板是用來燒烤的,不是用來踢的,王毅偏偏抱著鐵板自己踢。

謝大使表示:韋德齊參議長在代表人民意志的立法院以中文說出「我是台灣人」這句話,其實是西方社會、民主國家,針對中國政府欺淩弱小台灣表達的一種情義相挺的真心話。這不僅是源引自1963年6月26日美國總統甘迺迪在西柏林市政廳前,對柏林人演講裡的「我是柏林人」而已,當年這句話的情境,尚且是東德共黨政權築起柏林圍牆(1961.08.13)不到兩年的時光,而整個柏林正遭受著蘇聯加東德共產黨的包圍與威脅。當時甘迺迪的演講裡,多次出現了自由(freedom)和民主(democracy)的字眼。當年甘迺迪是在演講前臨時起意加上「我是柏林人」的,可是,這次韋德齊議長可絕非臨時起意的,而絕對是感受到今日台灣的處境,和當年西柏林那座孤島,具有一個關鍵性的神似之處:被共產黨威脅的自由與民主。我知道,韋德齊返回捷克後,其台灣行在布拉格依舊餘波蕩漾。無論如何,他敢甘冒大不諱,義無反顧地踩過中國的紅線,我認為,一方面,台灣人固應該感激他的義舉,但是我們也要為自己鼓鼓掌,因為不僅是我們的困境驅動了他的義舉,我相信,一定也是我們台灣人面對中共政權的威脅恐嚇,所展現出來不屈不撓的意志感動了他。至於有人刻意炒作他否認在台北說了「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這個假議題,無疑是在為中國恐嚇不成丟大臉,找下台階的無聊舉動而已。相反的,韋德齊議長在北京如此打壓的情況下,依舊率團踏上台灣行,光這點,就足以讓自由世界歡欣鼓舞而幽暗世界垂頭喪氣了。「一中政策」也好,「一中原則」也好,韋德齊議長此次台灣行,是否會為西方自由世界立下一個不向中國卑躬屈膝的典範,並引發群起效尤,值得觀察。

總之,先有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訪問台灣,又有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訪問台灣,我們預感到了一個未來趨勢,這意味著「一個中國」的緊箍咒,正在被民主價值觀衝破,接下來是不是一些民主國家都會前赴後繼呢?在我們看來,這無疑是新潮流、新趨勢。

筆者也大膽地提出疑問:德國提出「印太準則」的文件,是否包含著另一層意思,德國也對「一個中國政策」產生了懷疑?抑或是覺得不合時宜?道理很簡單,對德國政府來說,繼續恪守這一政策,是否意味著德國將經濟利益淩駕於自由民主價值觀之上?台灣是民主制度的獨立政體,與西方社會、民主國家無縫對接,倘若德國一味以「一中政策」看待、對待自由民主的台灣,是否與歐洲傳統價值發生了嚴重的矛盾?


2020.8.9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左2)帶領的美國訪問團抵達松山機場。圖/擷自阿札爾推特

台灣是否正在面臨戰爭

謝大使說道:這是一個非常悲劇性的話題,但是台灣人民又不得不面對。必須嚴正申明,蔡英文總統領導的台灣政府,及台灣人民是愛好和平的,我們不希望有戰爭,我們反對戰爭。但是撥動戰爭的時針,是在中共的手裡。台灣政府與人民只有十六個字:「絕對不可掉以輕心,堅持捍衛國家決心!」

謝大使直言道:近一年來,對於中共的「武統」決策,一直在發生著很大變化。從過去的「武統」會不會?答案是:「武統」不可能。到3〜4月前,變化成為:「武統」什麼時候會發生?

眼下,「武統」又有了推進,「台灣能撐多久?」並在推算「武統」的時間點,川普與拜登的權力交接的過程中……

謝大使表示:台灣人民不懼怕戰爭,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的人民,在國家面臨危難之際,都會站出來,以捍衛國家為榮耀!這不會改變,也決不會改變!但是台灣也有不爭氣的前總統,宣揚「首戰就是終戰」,並宣稱「美國不會來幫忙」,這無疑是在人民中製造恐慌,削弱台灣人民的意志,難道真希望台灣重蹈西藏、香港的老路?

謝大使說:似乎已經聽到中共「武統」踩踏的腳步聲。9月10日,美國之音網以「解放軍多架戰機連續兩天進入台灣空域」為標題刊文道:據台灣國防部消息,9月9日(三)、10日(四)連續兩天,中共多架蘇-30、殲-10和運-8等多種機型戰機闖入台灣「空中國防識別區」(ADIZ)。星期三,中共軍機多達46架次飛抵在台灣西南海域不到一百多公里的海空進行軍演,其中居然有24架戰機闖入台灣防空識別區。星期四,又有10架中共軍機再度闖入。台灣空軍兩天內至少發出24次廣播驅離。中共此舉進一步加劇本就敏感的台海兩岸緊張局勢。台灣國防部與外交部共同呼籲:「中國切勿一再破壞地區的和平穩定,此舉已經引發台灣人民的反感,中方應積極扮演地區區域和平締造者的角色。」

最近網上傳播,針對習近平的終身制,中共體制內出現了「紅二代」任志強、蔡霞、馬曉力(習仲勳戰友馬文瑞的女兒)等倒習風潮,中共軍事專家金一南(也是紅二代)表示:習近平終身制的安排,就是為了解決台灣問題。至於習近平如何解決台灣問題,一貫的說法是和平統一。


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明確表明了「五角大樓已經為中國做好了準備」。圖/擷自艾斯培推特

為什麼最近中共有些迫不及待呢?美國國防部長艾斯培明確表明了「五角大樓已經為中國做好了準備」,換句話說,中共若在台海挑起戰爭,美國有準備迎接中共挑戰。而中共軍機依然我行我素,在台灣防空識別區橫衝直撞,為什麼呢?

說明幾個方面:

1.從軍事上來,美軍轟炸機與航母等,頻頻出現在台海與南海間,中共深感美國的軍事壓力。最近,日本也宣布了直升機航母去南海巡航。德國同樣也暗示,與法國一樣,將參與南海巡航。這無疑表明了各國制衡中國南海的軍事戰狼作為之態度,造成了中共重重的壓力。

2.從社會政情來說,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與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先後訪問台灣,是否會出現有樣學樣,繼續發生民主政治家訪問台灣,形成一種表達支持與力挺台灣民主價值的熱潮呢?

3.如今的「印太行為準則」,明確表達了印太地區的戰略立場與國家利益,如此看來,德國將同法國、英國、歐盟各國、日本等國在印太戰略上保持不僅是默契,也將形成合作,這無疑是對中共統一台灣最大的制約。

是不是這幾個層面的問題,引發了中共軍事動作的緊迫冒失行動?

據媒體報導,9月14日梅克爾與習近平將舉行視頻對話。梅克爾總理會不會重申兩點:

1、南中國海和太平洋,如果該地區發生衝突,便會損害該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將對德國產生直接影響。

2、歐盟的價值,在歐盟以外地區同樣有效,德國堅持人權價值觀,國際貿易公平等原則,並堅持同印太地區的「與德國共享民主與自由原則」的國家(絕對應該包含台灣)緊密合作。

相信梅克爾總理會重申:聯邦德國的「印太政策」文件規定,德國將加強與該地區的關係,該地區大國包括中國、印度、日本等,德國也將與該地區在安全政策方面展開合作。梅克爾總理也會規勸中共,不要輕易動用武力,造成世界的戰亂,每一個國家必須共同來承擔責任,維護世界和平。台灣的問題,只能採取和平理性的唯一方法解決,德國不會同意該地區發生和平以外的手段與衝突。

對於此點,謝大使特地指出,台灣戒嚴期間和中共或外間所制訂的、影響台灣之命運的共識也好,條約也好,都是沒有民意基礎的,因此,民主化後的台灣,不可能再甘心受到國共兩黨的束縛,也無義務繼承獨裁者生前的意志與死後的遺願。九二共識尚且如此,更何況一中原則?西方世界既能對柏林圍牆倒塌喝采,為何就不能為「一中政策」的揚棄而鼓掌?

我們期待9月14日梅克爾與習近平將舉行的視頻對話。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民報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