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從台灣自我認同的高漲談起(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從台灣自我認同的高漲談起(三)

—歐美國民國家主義(nationalism )的歷史回顧

2020-06-05 13:01
nationalism 分成好的nationalism 與壞的nationalism,尤其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中國民族主義,以極其暴力的手段,對於傳統社會進行改造,就是壞的nationalism最典型的例子。示意圖/取自Pixabay
nationalism 分成好的nationalism 與壞的nationalism,尤其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中國民族主義,以極其暴力的手段,對於傳統社會進行改造,就是壞的nationalism最典型的例子。示意圖/取自Pixabay

20世紀常被稱為是民族主義(nationalism )的時代,對於nationalism 的分析顯然產生了更多的實例,而許多地方的nationalism 是帶著非常暴力傾向的,有些地方所形成的nation 卻是許多人要去移民的地方。於是就產生對nationalism 的二分法,亦即把nationalism 分成好的nationalism 與壞的nationalism。

七、nationalism 的二分法=好的nationalism 與壞的nationalism

(一)西側的nationalism 與東邊的nationalism 

在後來的西洋世界當中,對於上面這個問題,人們採取了如下的看法,亦即採取二分法,認為nationalism(對nation 的歸屬意識)有「好的nationalism 」與「壞的nationalism」。H.孔(H.Kohn)將先進地區的「西側的nationalism 」與後進地區的「東邊的nationalism 」做一個對比,他認為在法國與美國等國家,其nation 是透過自由意志而被形成的,因此,其nationalism 就不會變成是壓迫性的nationalism 。至於德國與其更東邊的國家,其nationalism 是必須從後來去追趕而加以創造出來的,因此就會產生一種屈折的意識,也就是:對於西側的先進地區具有自卑的情結,而反過來認為自己是比較偉大的意識。相同的二分法就被本文(二)所介紹的格爾納(E.Gellner)所繼承,格爾納主張產業發展的時間上的差異對於各地的nationalism 帶來了微妙但卻是重大的差異。

(二)二分法的漏洞

上述這種二分法相當程度來說,是有說服力的,舉例來說,日本並沒有具有西洋式的健全nationalism ,因而走上扭曲的「超國家主義」,這是日本的政治學者丸山真男廣被接受的一個理論,而這個理論也證明了上述二分法所具有的說明力,尤其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中國民族主義在馬克思哲學的理念=「哲學的目的不是要解釋世界,而且要改變世界」之下,以極其暴力的手段,對於傳統社會進行改造,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不過,這種將nationalism 區分為「健全的nationalism」 與「病態的nationalism」 的二分法是會伴隨一定的風險的,因為無論是多麼「健全的nationalism」 ,其內部也是會有緊縮乃至壓迫的壓力存在,而對於外部也會有排他的作用存在,二分法是會使人們輕乎這種現象的存在的。即使在「健全的nationalism 」,國家也是有可能會採取戰略把人們加以平均化以便於控制,並將之改造為有責任感的統治主體。要說人們不會採用這樣的戰略,其實是有困難的,而因為採用這種戰略就有可能使暴力產生。對於因為採用這個戰略而可能會使用暴力的可能性與現實性,人們如果將之加以忽視,那麼這個作法本身就不能說是好的作法、健全的作法。

其實,所有的nation本身都會具有兩個可能矛盾的意義,nation 一方面是指國家所管轄的人們之範圍的整體,一方面,則意味著具有某些屬性的同質性之人的群體,這兩者有時會一致,有時並不會一致,而就在nationalism 的發展過程中,這個不一致就會產生各種問題,讓國家必須去面對。兩者的不一致在許多舊社會轉變成新社會時,就常會產生透過暴力進行國民意識的統合之現象。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