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花蓮拉索埃湧泉:千年神鳥傳說,大自然的秘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花蓮拉索埃湧泉:千年神鳥傳說,大自然的秘境

 2017-04-30 16:00
花蓮新興觀光秘境:光復鄉拉索埃湧泉生態園區。圖/黃文琪
花蓮新興觀光秘境:光復鄉拉索埃湧泉生態園區。圖/黃文琪

「如果有一天我們老到連走到溝渠的力氣都沒有了,還有沒有人會保護這裡呢?」陳裕中口中的「這裡」,指的是花蓮光復鄉拉索埃湧泉。六年前,幾位當地的老農,為了阻擋水利會的灌溉工程,不惜以「肉身」阻擋工程車的進入,幾經抗爭,水利會決定從善如流,暫緩實施。

但這灌溉工程就此不做了嗎?陳裕中說:「沒有把握。」

拉索埃湧泉:神鳥的報恩傳說

拉索埃湧泉,位於光復鄉的大全社區,這兩年被封為花蓮旅遊秘境之一,最大的原因就是純樸自然、不經雕琢、逕自美麗的原始風光(拉索埃的意思,就是潔淨甘甜的水)。這是遊客口中讚嘆、口耳相傳的美景;但是對當地人來說,他們努力了好多年,只是希望它「回復原貌」而已。

拉索埃湧泉,有原住民阿美族的美麗傳說,記載拉索埃村人與神鳥兜羅的故事。神鳥兜羅一直守護著縱谷居民,卻被獵人所傷,幸有拉索埃人悉心照料而痊癒,並在拉索埃發生乾旱、村人罹患怪病之際,落下珍貴的眼淚而成湧泉,甚至捨身解救村民。村民獲救後,善用兜羅留下的湧泉,勤於耕耘,世代得享豐饒的收穫,快樂無虞。

這則流傳在當地原住民之間的美麗神話,傳遞了拉索埃村人最真摯的「謝天」之情。他們感念一切來自上天的恩澤,守著神鳥兜羅留下的湧泉,與自然共生共存;而土地得到湧泉灌溉,生活也不虞匱乏,村民樂天知足的生活,從遠古直至今日。

2001年7月,桃芝颱風重創台灣,首當其衝的花蓮縣在颱風登陸期間狂風暴雨、山洪暴發,多處地區發生大規模土石流,光復鄉、萬榮鄉都有大量的土石掩埋,更有嚴重的人員傷亡。在那同時,拉索埃的六處湧泉,也全遭土石埋沒。

風災過後,百廢待舉,政府將搶救的重心和資源放在重災區。拉索埃村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希望讓神鳥兜羅留下的湧泉重見天日。他們憑著長年的經驗和記憶,找出了兩處湧泉位置,自行開挖後得到上天善意的回應,湧泉依舊,清澈甘甜一如以往,拉索埃與上天一度斷了的連線,接回來了。

找回兩處湧泉的拉索埃村民,燃起復建家園的信心,向公部門提出開挖的請求,也得到正面的回應,又順利挖出兩處湧泉。至此,神鳥兜羅留下的六處湧泉,已有四處再次回到村民的生活中。

土石流災難後的土地,必須重生、必須重建,也給了拉索埃村民深深思索的機會:他們需要的是什麼?是水泥強化後的人工水圳?還是維持原貌的自然溝渠?村民之間,也為了可能展開的各項建設苦惱著:想進步、求發展,真的是這樣嗎?在不停思索的某一天,陳裕中重返了六號湧泉,深入湧泉後方的竹林小徑,驚喜發現一條水溝之後,得到了答案。

「我們即將進入時光隧道,如果手機響起千萬不要接喔,那可能是來自其他時空的問候…」隨著陳裕中極為幽默的解說,我們來到六號湧泉後的竹林,也就是他所說的「時光隧道」,其實就是一片原始的竹林,密密麻麻的竹子散佈,連陽光都不容易滲透進來。竹林中有一道小溪流過,很寂靜、很清涼,卻沒有竹林陰涼的感覺,反而有一種被穩妥包圍的溫柔。「好特別的地方!」我不禁在心中吶喊。

拒絕所有人工的變化

「這裡最特別的,就是它在桃芝颱風期間沒有受到任何損害!」「為什麼?」我的疑問,也是當時陳裕中心中的疑問,他走進了這片竹林,發現這處唯一沒有被破壞的河道(就是竹林裡的小溪)。他說這是他小時候就存在的灌溉溝渠,1950年代至今沒有改變。它存在的年代,可能更久了。

「我才發現,大自然有自我保護、自我療癒、自我恢復的力量。」一條從孩提時代就存在的灌溉溝渠,歷經了震撼全台的風災,一如既往地用它最原本的風貌存在著。在竹林的護衛下,多年來的風風雨雨,它都經歷過,卻未曾受到絲毫影響,「大自然,或許本當如此。」在那一刻,陳裕中興起了守護這片土地的念頭,第一步,就是拒絕所有人工的變化。

「目前普遍建造的U型河道,很堅固,但是造了河道,卻失去所有的生物,這不是我們需要的。」陳裕中語重心長地說,水泥河道,沒有泥土,植物無法攀附生長,一旦有小生物如青蛙掉到河道中,也無法上岸,只能被一路沖刷到下一個出口。這樣的河道「整齊」、「平順」,卻剝奪了生物的生活空間,更不符合大自然多樣生物的和諧。

陳裕中是光復鄉大全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多年來,為了「找回兒時的天堂」而努力。拉索埃是他成長的地方,守護家鄉,是當仁不讓的使命。為了讓自己的理念更具專業性,陳裕中還報考了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成為碩士研究生;也積極把「共存共生」的觀念帶給村民;更重要的是,把「尊敬大自然」的理念帶給遊客。

「我們不是要蓋一個遊樂區,我們希望遊客看到的是『天然的自然』。」他們成立了拉索埃生態園區,在這裡,他們會維護環境該有的整潔,但不刻意清除河道的落葉。枯水期,落葉保護著河道土壤,豐沛期,水流自然會帶著落葉前進,「這是一種自然的平衡」。

成功復育出「小花石龍尾」

拉索埃生態園區的六號湧泉,被命名為「療癒池」。由於地底是礫石層的關係,在岸邊的石頭上跳躍,會有不少氣泡從水底湧出,特殊的景象,常讓遊客感到驚喜。但對村民來說,最大的喜悅是他們在這裡,成功復育了台灣原生種的水草「小花石龍尾」,這是台灣第一個原生種水草復育成功的例子。

「酸鹼值要在弱鹼性」、「水溫要維持在20至27度間」、「要防治福壽螺」、「要小心優氧化」、「不能有廢水流入」,種種的條件,要同時達到並不容易,也是原生水草不易復育的原因。但是他們做到了,讓這裡回到原來「會呼吸的小河」。在小河岸邊種植水柳,湧泉水不會衝擊岸邊,水柳海綿狀的根系,即可穩穩的護住水岸,「根本不需要水泥河道」。漸漸地,水草回來了,原生魚溪哥、田仔魚也都跟著回來了。

六號湧泉處設置了四部手搖艇,遊客可以從水上探索湧泉。手搖艇的設計吃水淺,不會傷到水中的水草,卻又能適度干擾漂浮著的濕藻,不致影響水草的光合作用。而四部手搖艇的數量實在不多,也是為了避免過多的干擾,因此他們並不想因為遊客增加,就多設置手搖艇。「如果只考慮到人類『想要』,大自然就會被我們破壞」,這樣的話語,他們總是不厭其煩地一再向遊客解說著。

而一號泉「藍色眼淚」,也是拉索埃湧泉知名的地標之一,因為被竹林包圍、陽光折射的關係,讓湧泉水呈現奇特的土耳其藍。秋冬水量較少時,水面呈現灰藍色;夏天水源充沛時,湧泉水如同寶石般散發耀眼燦爛的光芒,讓人不禁讚嘆自然界的神奇。

地下伏流,神秘的湧現,神秘的消失

拉索埃湧泉的水脈是地下伏流水,每個季節都有水位起伏。陳裕中說,這是大自然生物的周期,是美妙的生命之歌,在守護這片土地的同時,他更感受到大自然自我平衡的神奇力量,大自然的種種,都讓人無比敬畏。

2015年,全台灣都面臨嚴重的乾旱問題,「那一年,拉索埃的水全部消失了。」為此陳裕中相當的驚慌,一度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了什麼?或者少做了什麼?但後來想想,還是交給自然吧,於是即使水乾枯了,他還是守著那片土地,不做任何開發,只是維護著。到了2015年的年底,拉索埃湧泉「好似從沒消失過」地,如常出現在村民的生活中,「因為這是神鳥兜羅送給我們的禮物」,村民如此相信著。

「光復拉索埃秘境」,已經成了網路高度搜索的景點。村民們都很開心故鄉能被更多人看見與重視,他們歡迎遊客的到來,更希望遊客能夠感受與自然共存的平靜和喜悅,「這裡的交通沒有很方便,建設也沒有很先進,但這才是自然,不是嗎?」

我看見的,不是一個想要吸引遊客大量前往的風景區,而是一群人致力恢復自然本該有的樣貌。人與大地,本是如此共生共息,如果旅人恰巧走進這片領域,大可放心感受他們樂於分享的天性,讓甜美的空氣、和煦的陽光,如同那清澈的流水,輕柔和諧地流過身心。旅人們哪,是不是也能領會大自然想要傳遞的訊息呢?


六號湧泉「療癒池」,因為地底礫石層的關係,在岸邊石頭上用力踩跳,會湧出豐富的池底泡泡。圖/黃文琪
 
六號湧泉後方的竹林,保有台灣1950年代的原始灌溉溝渠樣貌。圖/黃文琪

特別設計的手搖艇,可以適度干擾濕藻,有利水草的生長。圖/黃文琪
 
拉索埃一號泉「藍色眼淚」,因陽光折射的關係,水面呈現特殊的土耳其藍而聞名。圖/黃文琪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