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 ​ 香港市民「反送中」示威的啟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 ​ 香港市民「反送中」示威的啟示

 2019-06-13 10:20
香港反送中運動,港政府動用港警的防暴部隊「速龍小隊」,警方使用警棍、催淚瓦斯,甚至拿出長槍,向群眾發射布袋彈,強勢鎮壓和平抗議的民眾。圖/截圖自蘋果動新聞 HK Apple Daily Youtube影片
香港反送中運動,港政府動用港警的防暴部隊「速龍小隊」,警方使用警棍、催淚瓦斯,甚至拿出長槍,向群眾發射布袋彈,強勢鎮壓和平抗議的民眾。圖/截圖自蘋果動新聞 HK Apple Daily Youtube影片

世界被香港震驚了!繼「和平占中運動」後,香港於6月9日再次爆發百萬人上街的示威遊行,抗議政府修訂「引渡條例」,規模浩瀚,舉世關註。數天以來,西方媒體皆以頭條新聞報導。

今年4月,我們在香港舉行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的年會,「一國兩制」的話題也是迴避不了的,香港朋友聊起此話題非常悲觀,情緒低落,這只能說明,中國政府「50年不變的許諾」已經失效、失靈,這次百萬港人的「反送中」示威大遊行,就是一次民心民意民聲的展示,也是一次強烈的警示……

譴責香港政府動用警察強力鎮壓

據海內外媒體報道,為阻止香港立法會恢覆審議《逃犯條例》(送中條例),香港民眾從6月11日開始徹夜留守在立法會外,周邊交通癱瘓,令原定於6月12日上午11時舉行的《逃犯條例》二讀辯論會議被迫延遲。

香港政府動用港警的防暴部隊「速龍小隊」,警方使用警棍、催淚瓦斯,甚至拿出長槍,向群眾發射布袋彈,強勢鎮壓和平抗議的民眾。據西藏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介紹:「2008年中共政府對西藏的鎮壓,也是使用布袋彈,這是以布料包裹數十至上百粒微小的鉛粒,或其他金屬粒子,射程約5至20公尺。射中人體後,鉛粒即會散開並大面積地打在皮膚表面,遠距離擊中會造成瘀傷,近距離擊中則會致傷致殘,有藏人為此眼睛失明。」

全世界的媒體都關註香港人「反送中」的抗爭行動,酷熱天氣下,竟然有百萬民眾自發地參與這場維權運動,這是何等的氣勢,何等的覺醒,令人刮目相看港人高度的政治素養,也不得不想起三十年前的八九民運。任何其他國家若有規模超過數萬人的群眾示威抗議運動,最後多半會以暴力告終。但是百萬群眾如此平和、理性、有序,提出的要求這樣合理,任何民主國家的政府都會派出代表來和人民進行對話,並且做出讓步。流血和暴力衝突是專制獨裁的專利手段。香港人守護「司法獨立」的決心與意志受到世界各地的矚目關心和尊敬。國際社會譴責警察以過激手段鎮壓和平示威的民眾,敦促香港政府、中國政府聽取香港的民意民心民聲,徹底放棄修訂「引渡條例」。

港人對港府喪失信心

在香港人眼裏,港府只是代理人政治,對中共政府唯命是從。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20年中港人數度爆發「反體制」運動就是例證。

2014年9-12月,從「和平占中運動」轉向「雨傘革命」,其訴求是:要求中國「人大」常務委員會撤回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及立法會選舉框架和候選人提名方案,爭取行政長官選舉的公民提名權,以及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這場要求「真普選」運動的參與人數約為120萬人,占全香港人口的六分之一,是香港歷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運動。但示威者的訴求全部被拒絕,運動以失敗告終。不僅如此,當年的「佔中」主導人物和積極參與的學生一共9人,於運動四年之後,在今年四月被判刑8至16個月的刑期不等, 罪名是「公眾妨擾」、「煽惑他人做出公眾妨擾」。這九名被判刑的人是大學教授、牧師、立法會議員、學運領袖和社會賢達,他們行使的是法律所保護的和平集會權和言論自由權利,他們為了社會公義和關心政治的訴求被扭曲為治安和刑事問題。這是公然地踐踏香港的法治制度。

「佔中九子」被判刑之後才過去五個多星期,香港再度爆發百萬港人走上街頭,抗議政府修訂「引渡條例」。所謂的「引渡條例」被稱為「送走條例」,香港人不願意接受強加給他們的司法牢籠。中國的司法不公正,人權狀況嚴重惡化,近年來一直遭到國際社會的譴責與批評,香港人不願意將自己與親人的未來命運,交付給中共專制政權任意處置,這個「引渡條例」使得香港人人自危,因為他們都知道中國不是法治國家,一旦落入中國的司法體系中,基本人權再無保障。這樣公民抗命運動,一再爆發,說明香港市民首先對港府喪失信心,因為這個政府並非是他們公平參選推舉出來的,而是「真普選」失敗後,由北京在後面操縱退出來的傀儡。

「一國兩制」蕩然無存

當年鄧小平許諾:「一國兩制」50年不變。體現「一國兩制」的基礎,一是新聞自由,二是司法獨立,但這些眼下已被逐漸蠶食,用「煽惑罪」堵塞新聞自由、言論自由通道,為此造成了香港輿論界的寒蟬效應,自我審查成了各大媒體的普遍程序,新聞自由嚴重倒退。出版界這些年來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出版人桂民海被綁架「引渡」,至今下落不明。其他四名書店工作人員被捕後來獲釋,這個案情至今未了,卻將香港的出版業和圖書行業打得七零八落,許多報紙雜誌也都停業關閉,文化界失去以前蓬勃的生氣。

教育界也因修改歷史教科書和在甄選人員上受到大大的限制和幹預,教育和學術的獨立性受到極大的約束。

修訂「引渡條例」,其實質就是北京幹預香港的司法獨立,幹預港人治港。前不久香港兩名參與「旺角衝突事件」的學生黃台仰和李東昇公開了他們於去年就已經獲得了德國的政治庇護的消息,在香港被執法機構視為「煽暴者」的罪犯,在西方卻被看成是勇敢的異議份子,獲得保護,那麼標準到底在哪兒?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特地與德國駐港領事約談,表示遺憾和抗議,認為這對香港法治的國際聲譽造成傷害。林鄭女士不是港人選舉出來,而是北京所欽定的長官,她自然維護自己的主子,不顧港人的權利和福祉。她的外交做派 -「別干涉我們內政」,完全和北京如出一轍。

由此看來,香港的新聞言論自由和法治獨立都已經面目全非,可以說「一國兩制」也都蕩然無存了!

香港人的事,由香港人自行解決,不能由著中共政權與港府代理人隨意變更與修改。香港和平的「反送中」示威抗議,是護制的行動,是抗爭的吶喊,是香港人拒絕「反送中」的宣言。

此次港人示威證明了一個基本事實:「一國兩制」已經徹底失敗,名存實亡。中共政府向來說一套,做一套,就如當初取得美國的最惠國待遇,加入世貿以後,不遵守國際商業的遊戲規則,一再犯規取巧,開始還偷偷摸摸,後來根本就明目張膽地違規,惹怒了美國和歐盟,開始對中國忌諱,保持警覺。

台灣人的前車之鑒

香港人的今天,絕不是台灣人的明天。

今年元旦後,習近平發表了《致台灣同胞書》,提及探索「兩制」的台灣方案,提出透過民主協商,推展和平統一的政治主張。這裏明確地提出了:一是統一台灣目標,二是提出了「兩制」方案,三是與多黨及民主協商的方法。

北京的司馬昭之心無所遁形,但台灣的藍營仍然繼續圍繞著「九二共識」兜兜轉轉,甚至還在批評蔡英文總統不願承認「九二共識」的做法,危及兩岸「和諧」的關係。殊不知「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其實是中共實施統一台灣的前後步驟。台灣人該警醒了,不能再如此渾渾噩噩,自欺欺人了。

今年「六四」香港和台灣都有大規模的紀念抗議活動,香港維園的六四紀念燭光晚會有18萬人參加,氣氛熱烈動人。台灣的紀念晚會有副總統陳建仁親臨,也算是高規格的舉動。而六月九日的「反送中」竟然有一百萬人參加,這種全民表態參與是明白無誤地向北京說「不」。民意不可違,面對這樣和平請願示威的廣大民眾,任何政府也無法施暴了。

香港的民眾為台灣人民做出了好的榜樣,自由和權利是需要自己去維護的,只要人民決心保衛自己的家園和權利,眾志成城,那麼無論外力如何兇殘,也不能摧毀人們的意志和決心。正義屬於勇敢和愛好自由和平的人們。

台灣駐德國代表處謝志偉大使說得好:「台灣不是問題,台灣是答案,」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自由民主是人們遵循並且堅持捍衛的價值!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