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 中國人強制外族漢化的真面目終於露出來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 中國人強制外族漢化的真面目終於露出來了

—談中華民族與漢族之概念的關係

2020-09-28 10:55
習近平就任總書記時說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口號,並加強對民族之始祖——黄帝的崇拜,根本就是把中華民族等同於漢族的主張。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習近平就任總書記時說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口號,並加強對民族之始祖——黄帝的崇拜,根本就是把中華民族等同於漢族的主張。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各位從最近的報導都可以知道中國共產黨對新疆的維吾爾人所實施的政策有著多種面貌的出現:用集中營強制灌輸維吾爾人是中國人的觀念、強制維吾爾人的女性嫁給漢人的男性、大量毀滅清真寺…,這種做法很明顯的是要使維吾爾人的人種與其固有的文化消滅。各位應該也聽到中國共產黨在西藏設了與新疆集中營相類似的三個集中營,強迫藏人作奴工,而以便宜的成本製造出可出口的成品。但各位或許比較不清楚的是:中國共產黨打算用漢傳佛教取代傳統的藏傳佛教來教導西藏人。看到這則新聞時,讓我非常驚訝的是,中國共產黨不斷摧毀漢人對佛教的信仰,甚至用炸藥炸毀山崖中所雕刻的觀世音菩薩立像,但是由於西藏人對佛教的信仰非常虔誠,中國共產黨所想出來的方法竟然是使用他們認為是鴉片的漢傳佛教要將藏人同化為漢人。其實藏傳佛教有著漢傳佛教所沒有的《只有初地以上的菩薩才能修持的密行》,因此要用漢傳佛教取代傳統的藏傳佛教是否會被藏人接受,是很有疑問的。但中國共產黨要以漢文化強制外族漢化的真面目終於露出來了。因此我們有必要對於中華民族與漢族之概念的關係作一個簡單的歷史回顧。

中華民族是漢人所形成的概念

滿州人所建立的清國末期,革命派主張應該廢除君主制,他們所揭舉的口號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當時,立憲派與保皇派對抗革命派的排滿論,就主張五族是不可分的「五族共和論」。辛亥革命後,革命派就採取五族共和,孫中山於1912年1月1日臨時大總統就任宣言上說:合漢、滿、蒙、回、藏之諸地為一國,合漢、滿、蒙、回、藏之諸族如同一人,而改變其革命時的主張。1921年,孫文在其三民主義的具體方策當中,提倡所謂的同化論,說:「以漢族為中心,將滿蒙回藏四族全部同化於我等。」而要將滿人、蒙古人、維吾爾人、藏人加以同化。1925年,孫文做了演說,竟說:外來民族僅有一千萬人,四億人的絕大部分是漢民族,因此,中國人是完全的單一民族。由以上的發展過程來看,中華民族是由漢民族所形成的概念,而且有著要將外族強力同化的傾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華民族觀

中華民族這個字最早正式出現是清朝的官員伍廷芳在1900年11月所做的演講。後來,梁啟超等人就使用中華民族這個用語。但是,梁啟超在1905年所寫的「歷史上中國民族之觀察」當中,表示滿人、蒙古人、藏人並不被包含在中華民族裡頭。而他在1922年的「中國歷史上民族的研究」當中,又將滿人包含於中華民族當中。

相對地,中國共產黨如果與孫中山相比,至少對於少數民族看起來是比較寬容的。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後,中國共產黨基於國際共產之立場,承認各個民族有自決權,並承認各個民族得以其自由意願加入中華共和國的聯邦體制。但1949年以後,中國共產黨就改變其承諾。中國的民族政策是以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為基礎。中國共產黨透過1945年至1947年的內蒙古的經驗,將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導入至全國其他地區。這個制度是否定聯邦制以及民族的分離權與自治權,而僅以單一國家制度為前提,對於群居於某個地區的少數民族,設立民族自治區,對於只要居住於當該自治區的少數民族,就給與一定的自治權與優惠。中國現在有包含漢族在內的56個族。而今日中國之民族政策的基本路線是費孝通在1988年所發表的「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費認為:住在中國的各民族,具有歷經數千年的歷史所被形成的一體性。他說:中華民族作為一個自覺的民族實體,是近百年來中國和西方列強對抗中出現的。換言之,中華民族並非傳統中國裡的民族,而是中國建立了現代主權國家後,經由「民族自覺」所出現的國族團體。他還認為,在過去的三千年中,黃河中游出現了一個由若干民族集團彙集和逐步融合的核心,被稱為華夏,像滾雪球一般地越滾越大,把周圍的異族吸收進入了這個核心。他擁有黃河和長江中下游的東亞平原之後,被其他民族稱為漢族。漢族繼續不斷吸收其他民族的成分而日益壯大,而且滲入其他民族的聚居區,構成起著凝聚和聯繫關係作用的網絡,奠定了以這個疆域內許多民族聯合成的不可分割的統一體的基礎,成為一個自在的民族實體,經過民族自覺而成為中華民族。

但是問題就在於:這麼多的少數民族是否與漢族形成不可分割的統一體,其實這只要看其少數民族制度的內涵即可知道。中國民族制度的最大問題就是各個自治地區是由各區的共產黨所控制的,例如民族幹部皆由共產黨指定,民族的認定基於中央政策的判斷。共產黨雖然沒有破壞各民族的語言,但卻藉反封建與階級鬥爭的口號,摧毀各民族的固有文化,例如從1957年的反右派鬥爭、1958年的人民公社運動開始,民族問題被當作階級問題,並對內蒙、西藏實施階級鬥爭,並開始把大量將漢人移往西藏、新疆,用漢人幹部取代民族幹部,造成西藏、新疆之漢人多於藏人、維吾爾人。也因為這個緣故,藏人問題、內蒙問題、維吾爾人的問題就變成是國際的問題。

2012年11月習近平就任中國共産黨中央委員会總書記時,就說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口號,並加強對民族之始祖=黄帝的崇拜,這根本就是把中華民族等同於漢族的主張。從這個過程來看,這已完全顯示出中國共產的少數民族政策只是表面上的口號,實際上則是一步一步實施強制漢化的政策。因此,我們可以看出,中國共產黨雖然在表面上是保障民族自治,實際上是先以漢人的共產黨化來破壞各民族的固有文化,但是在漢人仍沒有辦法借人口優勢成功同化異族的情況之下,中國共產黨就轉變成露骨的暴力漢化政策。


共產黨雖然沒有破壞各民族的語言,但卻藉反封建與階級鬥爭的口號,摧毀各民族的固有文化,圖為北京牛街清真寺對面,貼有56個民族所謂「民族團结大家庭」的宣傳畫。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