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雨霧中歸來/哲思與美感的旅程――葉維廉《雨霧中歸來》讀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雨霧中歸來/哲思與美感的旅程――葉維廉《雨霧中歸來》讀後

2017-02-16 08:04
作者:葉維廉
譯者:
出版社: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出版日期:2017-02-01
官方網址:

「雨霧中歸來」是作者生命經驗追尋的象徵,尋覓自我、尋覓鄉情、尋覓文化,以及在多重文化跨度中,重新發掘與省思的過程。這樣的省思不只限於個人,同時橫向輻射至不同的藝術創作個體,以及多重的自然山水與文化國度,最後也希望透過縱向的連結,將生命追尋的感悟以及尋覓鄉情的歸根,傳遞於子孫,接手生命與文化的火炬。

一簾簾的水霧閃過,滴青滴白晶凝的林木,婉轉淡滅入迷茫,一柱柱的雨腳,奔踏山頭,飛越斷崖削石,響徹凌霄絕谷,水霧濃濃一片白裡,有山水緩緩躍出,有花樹筆筆顯現,爍爍然,三十年多少山水的重疊在眼前演出……

闊別十年之後,以詩名享譽文壇的葉維廉推出第九本散文集《雨霧中歸來》。葉維廉散文風格獨具一格,在跨媒體(音樂、繪畫)、文化(中西文學)的視野與思維下,展現亦詩亦文的文字特色,追求「瞬間」高濃度的「情感」與「經驗」的表現,同時滿足讀者多重感官的享受,觸動心中無法言喻的弦動。

「雨霧中歸來」是作者生命經驗追尋的象徵,尋覓自我、尋覓鄉情、尋覓文化,以及在多重文化跨度中,重新發掘與省思的過程。這樣的省思不只限於個人,同時橫向輻射至不同的藝術創作個體,以及多重的自然山水與文化國度,最後也希望透過縱向的連結,將生命追尋的感悟以及尋覓鄉情的歸根,傳遞於子孫,接手生命與文化的火炬。

詩人的葉維廉,可以追求在詩中傳遞美感經驗享受的極致;而散文的葉維廉,則同時呈現知性與美的交響,正如王文興所評價的,「文學與問學」是葉維廉始終追尋的主題,也是詩文並呈的美感依據。

【名家推薦】

哲思與美感的旅程――葉維廉《雨霧中歸來》讀後

文/洪淑苓(臺大中文系教授)

    詩學、美學專家葉維廉教授近日出版《雨霧中歸來》。這是一本詩文合集,也可說是廣義的散文集,以文為主,而以詩、攝影來穿插。攝影是用來搭配文章的,而詩,有的作為參照,有的作為補充,有的則是散文情緒的延續,似乎不用詩來收尾,無法傳達那「言有盡而意無窮」的意境。

    葉維廉教授本籍廣東中山縣,1949以後,輾轉在香港、台灣度過年少歲月,取得大學學位,而後轉往美國攻取碩、博士,並留任教職。他的夫人廖慈美女士是大稻埕的女兒,兩人志趣相投,經常是一個寫文章,一個攝影,搭配得很好。在本集中,更加入女兒葉蓁與兒子葉灼,還有他們的子女,許多三代同遊的篇章,洋溢濃厚的親情,令人好生羨慕。加上作者夫婦有意無意的引導,三代人共同尋訪老台灣的風味,踏查花東的田園樂趣,也一起走馬歐洲,感受濃厚文藝氣息,可說是一本結合親情、鄉情、文化與美學的詩文合集,無論是想了解葉教授的才識與性情,或是了解他歷經多國文化之後,對「文化」的終極關懷,都是非看不可的珍貴著作。

   這本文集不是為學術而寫,但除了把詩學、美學「科普化」之外,更有作者對自身經歷的深刻探索與省思。這份來自生命底層,對身分認同、文化認同的思考,可從〈雨霧中歸來〉、〈失去地圖的還鄉者〉以及流瀉在各篇中的片段文字去探索。作者回憶初到台灣求學,在台大附近的起居飲食;寫回台客座教學,暫居岳家,兩個孩子度過童年的台北大稻埕;或者寫返回廣東老家尋訪與探親,種種變動、暫居的經歷,都使作者在放逐、愁渡的經歷下,不免時興「文化錯位」的感慨。但也因為曾經親身接觸土地、人情,所以更有「雙文化」的「感印」。這不只是對其子輩、孫輩的呼喚,也是作者對自己的內在召喚,無論是身在何處,都要有「雙文化」的肯認。

    值得注意的是,許多篇文章看似「遊記」,涉及台北、美國、歐洲、日本以及台灣的花東一帶的遊歷經驗,但內在沉鬱的哲思和美感意象的湧動,則已經進入「詩」的語感和意境。譬如〈雨霧中歸來〉寫陽明山的瀑布,水聲、苔青、光影和微寒的天氣,直把人帶入一個悠遠的意境;寫竹子湖之美,驚覺「我們其實坐在萬年前火山爆發的坑底」,而後試想像火山爆發,岩漿「見山破山見谷破谷,嶺嶺湧動,谷谷橫流……為永久無盡的熱烈地爆放,熱烈的生長,這靜靜的生長的戲劇從邃古到眼前這一刻,從未間斷。」一連串短句,最後以長句收束,緊湊、生動的譬喻,有如岩漿爆發的奔騰和蔓延,真是精采絕倫的絕妙好辭。

    又如,在〈北海道尋索兩篇〉中,一開頭寫朦朧中進入隧道,在黑暗中的體驗和想像,也是把感官意象發揮得淋漓盡致。入隧道前所見的景致,令人在黑暗中浮想連翩,而迎向道口的光亮,宛如一扇扇空白的扇面,似乎又不斷複印著方才的印象,但終究是遠了、淡了,而「明天有明天的路途,我們再也不會、也無法重複這段美麗的行程,一如我們無法重複我們行過的璀璨的生命一樣。」這是多麼華麗而沉重的感嘆啊,歷經隧道的半小時,乃如一世紀之久的時空遠隔與變動。

類似這樣的視角與描寫,在本集中可說俯拾皆是。王文興教授的〈序〉說葉維廉在此集有意經營「長句」,誠然。但「長句」的背後其實是渾厚的學識與才情,敏銳的詩人之眼,加上蓄積蘊藉的才力,才能有這樣的表現。因此,這些「遊記」,既是遊山玩水,也蘊含對景物、繪畫、書法以及舞蹈等藝術的欣賞和解析,並且提示了「異常瞬間的靈會」,既是抒情詩的特質,也可見於畫家的筆意。於是,在作者的帶領下,〈從畫家觀遊〉中,我們不只欣賞了海邊岩石的奇形怪狀(如書中的攝影圖片),也嘗試了解畫家李文謙如何觀察巴黎郊外,布列塔尼巖層的紋理,默想其生成,而終於完成獨特的「海巌畫」。又如〈落音河的莫瑞小城〉,談了法國詩人波特萊爾,以及蓋爾伯特、希斯利等印象派畫家,而妙就妙在眼前的一景一物,都因此而引發作者新的視覺經驗,無論是顏色、溫度、氣味、體態、風姿,都闡發了印象派特有的美的知覺,就像這樣的描寫:

「在他(希斯利)的畫裡,我們一面覺得景物形狀明澈,彷彿一直就在那裏,……我們感到葉子的搖曳的細響,和流水裡斑斕的色澤微細的舞動和閃爍,有一種無聲的音樂慢慢的溢出。」

像這樣的文字刻劃,把景物的光、影、音、色細細搓揉,娓娓道來,最後景物、美感與文字融成「一種無聲的音樂」,穿流過文章的字裡行間,也在我們腦海中、心中撩撥一道道的漣漪,迴盪不已……本集中,類似的好文甚多,無論是文字、肌理和內涵,都因作者的才思而熠熠生輝。這是一趟趟充滿哲思與美感的旅程,也為記遊文學開創了新格局。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