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陳永興談「為什麼辦民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陳永興談「為什麼辦民報?」

 2014-04-15 08:58
一年多前,2013年2月23日,民報就是從這一天開始醞釀籌組(圖中站立發言者為吳念真導演)
一年多前,2013年2月23日,民報就是從這一天開始醞釀籌組(圖中站立發言者為吳念真導演)

今天(4月15日),《民報》正式創刊。

九十一年前(1923年)的今天,由林獻堂、蔣渭水、蔡惠如、蔡培火與林呈祿等人於日本創辦《台灣民報》。希望透過知識分子的力量,「民報達民情,民權任你評。」、「民心真未死,民族自增榮。」

九十一年後的今天,《民報》(Taiwan People News)也選在這個具有重大意義的日子創刊。雖然兩者時空早已不同,但是,「民報達民情」的心情卻始終不變。其目的,就是要延續百年來台灣知識分子未完成的使命與理想!這是《民報》在這個變動世代中存在的價值~傳達民意、散布熱情、領航前進,而這也是我們這一代知識分子的責任。

從網路原生報起 一步一步朝目標前進

只是,這項工作卻又極其艱困。我們以超過一年的時間在全台奔走,甚至幾度遠赴日本、美國向當地台灣同鄉說明,終於獲得數百位海內外關心台灣前途的朋友共同投入,其間並歷經許多次的討論、評估,終於決定按步就班,從網路原生報的型式做起,再一步一步地朝我們所希望的實體目標邁進。

而在這過程中,很多朋友一聽到要籌辦《民報》的消息,驚恐者有之,疼惜者有之,甚至於悲觀者有之:「現在年輕人不看報紙了…千萬不要再作辦報的夢了…『穩死』的啦!」

我何嘗不知道辦報是「穩死」的一條坎坷路!看過多少台灣前輩為爭取台灣的言論自由付出了慘重代價,看過多少有良心的知識分子,為了台灣的媒體開放和輿論自由投入畢生心血,其中辛苦、犧牲甚至看不到回報…,每每不禁令人遲疑起:這條路,還要再走下去嗎?

也有很多人說:台灣媒體夠自由、夠開放了…。是啊,今天台灣的媒體夠開放了,卻開放成容許中資登堂入室,公然宣揚出賣台灣的言論,為併吞台灣的政經情勢鋪路?是夠自由了,卻自由到每天刊登八卦、緋聞、假新聞,討論假議題為政黨或財團利益欺騙讀者…?

從試運轉到創刊 自許成為兼具品質與價值的優質媒體

這就是我們希望的媒體環境嗎?如果,這樣的媒體和報紙充斥台灣社會,台灣人民自己還不辦報、不發聲,不在媒體展開思想、文化、價值觀的生死戰,那台灣人才真正「穩死」。

所以,這份新報紙不辦不行。廿一世紀的這份《民報》,已從2013年12月26日開始透過網路「試運轉」,經過這一百天的努力,我們在各方面條件都相對侷限的狀況下,竭盡全力把成績呈現在所有關心《民報》的國人面前;但從此刻起,《民報》也將揮別「試運轉」,要正式地投入台灣媒體市場中,扮演具有品質和價值的優質媒體角色。

這就是《民報》創辦的理由與想法。我也深信從日治時代到二次戰後,從228到今天,台灣知識分子的良心不死,台灣民報精神就不會死,此亦即我們這兩百多位發起人決志辦民報的信心和決心!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