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二水明世界的二二八掌中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二水明世界的二二八掌中劇

 2017-02-04 15:18
明世界是全國僅見演過《二七部隊》、《陳篡地風雲錄》等二二八事件真實故事的掌中戲班。圖/陳婉真
明世界是全國僅見演過《二七部隊》、《陳篡地風雲錄》等二二八事件真實故事的掌中戲班。圖/陳婉真

電視還不普遍的年代,布袋戲是很多中老年人的共同嗜好,那種廟會時大家爭相跑到戲棚下找個好位看戲,甚至爬到樹上,或鑽到後台,看一個人如何能雙手各持一個布偶,有時高高往上抛能不漏接,還要搭配時而男聲時而女聲的口白,一隻腳用力蹬踩地板發出碰碰聲響,有時還會有「金光搶搶滾」的刀光劍影...;曲終人散時,等在家門口的是老爸的籐條侍候,啊,古早時代的美好回憶。

位於彰化二水「明世界」掌中劇團第一代掌門人茆明福和他的夫人茆劉敏,都曾經歷過布袋戲的黃金年代,當然也歷經最慘澹的時期,而今已傳到第三代慢慢準備接班,明世界的掌中人生倏忽之間就要滿一甲子了。

很多人知道,雲林縣是布袋戲班最多的縣,卻很少人知道彰化縣排名第二,更少人知道明世界是全國僅見演過《二七部隊》、《陳篡地風雲錄》等二二八事件真實故事的掌中戲班。

1938年出生的茆明福,13歲就到南投「新世界」掌中戲團的陳俊然拜師學藝,18歲那年以5千元向師傅買各項道具,行話叫「整籠」,自行成立「明世界」劇團。太太茆劉敏,台中人,因為母親在新舞台戲院前賣香煙及檳榔,問女兒要不要學演戲,女兒同意,學過北管,並到雲林拜黃海岱為師學布袋戲,18歲那年兩人在林內因演戲相遇,不久即在母親的安排下結婚。

兩人不但是同行,而且都是文武全才、唱作俱佳,「明世界」很快就聲名遠播,除了布袋戲之外,他們還經營「明樂軒」戲曲館。

「彰化縣是南北管最盛的縣,可惜因為政府的漠視,現在變成宜蘭號稱他們是南北管的發源地,實在可惜。」茆明福的兒子茆國聰說。「3年前我們曾經接受學者建議,向政府申請『明樂軒』北管為無形文化財,我們特別訓練了10幾位小朋友,經費由文化部、縣府及我們自己各出資1/3,結果中央補助了12萬,彰化縣文化局說沒有錢,我們自己花了40多萬,實在負擔不起,結果不了了之。」


明世界第一代茆明福夫婦。圖/陳婉真

「很可惜,我先生10年前因為車禍重傷,否則我們兩人對唱的效果很好。」茆劉敏回想年輕時和丈夫兩人全力打拼的時代,從下午開始演戲,晚場最是欲罷不能,經常從8:00演到11:00,吃過宵夜後觀眾不肯散去,加演到半夜2:00是常有的事。

「他當兵回來後就非常有名,不只是二水,斗六、水里、魚池、社頭...,到處演,大月演外台戲,小月就到戲院演,每一檔期10天,全盛時期前後台人員加起來約有20人。」茆劉敏說。

1996年,茆明福應邀到美國公演《武松打虎》,散場後一位台裔小朋友問他:「你們演武松打虎那麼久,那隻老虎怎麼永遠打不死?你們為什麼不演一些台灣的故事?」

小朋友一語點醒夢中人,茆明福從此決定演台灣的故事,他的布袋戲也從看電影找靈感及太太睡覺前邊想邊給他的故事情節,改為由兒子考據編寫的劇本。他們的劇本從家鄉開鑿八堡圳林先生的故事,到《彰化媽與阿罩霧》;在彰化演施九緞,到台南就演寧靖王的故事,所到之處廣受好評。


明世界第三代展示二水跑水節木偶。圖/陳婉真

1998年,縣議員陳聰結參選連任落選後,省長宋楚瑜惜才,聘請他到省文化處任職。在陳聰結的鼓勵,以及時任文化處副處長洪孟啟的支持與經費補助下,明世界分別編寫《二七部隊》、《陳篡地風雲錄》等二二八事件劇本,曾於1999年二二八紀念日到台北市二二八和平公園演出;2000年又演出一次,原本還想寫阿里山的二二八故事,卻因改朝換代被「上面」「關心」而終止。諷刺的是當時的總統是把台北新公園改名為二二八公園的陳水扁。

陳篡地是二水鄉人,在斗六行醫,戰爭中被徵調為軍醫,日本戰敗後曾協助越共打游擊,二二八事件中,他是極少數以武力和國軍對抗的人之一,曾領導民兵攻占虎尾機場。事變過後他回到二水家鄉,躱在山腳路附近鳳梨園的地洞長達6年。茆國聰去訪問鍾逸人、訪問他的家人,由於家人在陳篡地潛伏期間遭受太大傷害,有好幾位只肯在電話中受訪,卻始終不願出面。

「陳篡地的父親開武道館,師兄弟很多,他回到二水後,他的侄子陳崑崙裝瘋,每天扛著神轎在鳳梨園亂舞,又是敲鑼打鼓,其實是掩護師兄弟們為陳篡地挖地道所發出的聲音。侄女三餐送飯時,也不敢直接過去,總是故意四處繞了很久才送去給他。」這是茆國聰親自訪問陳家人的真實故事。陳崑崙後來被槍斃,茆明福的姑丈去幫他剃一次頭被關了一個星期。

雖然已經解嚴,直到九二一那年要上台北演出《陳篡地風雲錄》時,大家難免擔心。所幸除了前縣議員陳聰結之外,曾在二二八時擔任學生兵的退休校長賴宗寶等人也不斷鼓勵,賴宗寶還找了好幾位學術界朋友陪他們北上,說:「這是我們二水人的光榮歷史,如果要抓要關,我們全都讓他抓。」


茆明福展示年輕鍾逸人布偶。圖/陳婉真

除了當年省文化處的支持外,最讓他們感念的是彰化縣前文化局長陳慶豐。「他鼓勵我們每年編一齣彰化在地的故事,如果他還在任,恐怕我們現在已經全台灣的故事都演遍了。」他們曾應高雄醫界聯盟之邀又演過一次陳篡地的故事,很多人建議他們來編高雄二二八的故事。茆國聰說他們都很樂意,可惜在籌編廖文毅的故事時就受到壓力,蘇東啟的故事也胎死腹中,由茆劉敏自製的二二八戲偶從此束諸高閣。

今年正逢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也毫無任何單位提及要來演出二二八的相關故事,和各地方政府爭相舉辦諸如跨年晚會等熱鬧放煙火的活動相較之下,影響台灣近代史最重大的、死傷最慘重的二二八事件,在政治人物眼中究竟還剩下什麼?

台灣文化界的多少不能說的秘密,明世界最清楚。因此,他們從10年前開始,每週兩次,每次兩小時,前往雲林第二監獄,教導受刑人學布袋戲,由於在獄中學習可以累積分數提早獲得假釋的機會,很多受刑人都樂意學習。利用上課的機會,茆國聰常勸他們改過自新。「只要100人之中能够救1個,我就很高興了。」的確,他發現這幾年受刑人的回籠率在下降中,他們只收取一點車馬費,所得到最大的喜悅就是看到受刑人出獄後努力向上的身影。

茆家第三代宏塼,大學資訊系畢業後決定回鄉接班。「看他沒有真正學過,弄起大仙的尪仔,駕勢不輸他老爸咧。」阿嬤邊說邊看著孫子,臉上滿是歡喜。

雖然茆明福因為車禍,被迫提早退休,否則他可是國寶級的布袋戲師傅;雖然茆國聰多次感歎,如果住在雲林或南投,明世界所受到的禮遇絕不只此,回顧一甲子的戲偶人生,或許哪一天有人想起,曾經有那麼一團熱衷於推廣本土偶戲的儍瓜,還有很多精彩的在地故事劇本待編,讓大家一起來落實本土布袋戲,充實台灣近代史的內涵,政客的素質也會跟著提昇吧。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