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緬甸的不幸與臺灣的幸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緬甸的不幸與臺灣的幸運

2021-02-22 14:35
臺灣民主轉型之所以成功,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李登輝前總統(左)妥善地化解了軍方獨裁的可能性,讓臺灣的「敏昂萊」胎死腹中。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臺灣民主轉型之所以成功,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李登輝前總統(左)妥善地化解了軍方獨裁的可能性,讓臺灣的「敏昂萊」胎死腹中。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2021年2月1日,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以大選舞弊為藉口發動軍事政變,逮捕民選合法總統溫敏、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和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的領導人,軍方宣布國家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大肆鎮壓民眾和平抗議。至此,從2011年開始的緬甸民主轉型被強制中斷,國家又復辟到過去軍事獨裁的黑暗時代,人民又開始了拋頭顱灑熱血、前赴後繼的反獨裁爭民主抗爭運動。無疑,緬甸成為了亞洲國家民主轉型失敗的案例,這與成功轉型的臺灣形成巨大反差。緬甸民主轉型之所以遭此重大挫折,原因是沒有處理好軍方與國家的關系,沒有實現軍隊政治中立化,也沒有徹底斬斷軍頭幹涉政治的魔爪。而臺灣民主轉型之所以成功,其中一個原因就在於李登輝前總統妥善地化解了軍方獨裁的可能性,讓臺灣的「敏昂萊」胎死腹中。

緬甸軍頭敏昂萊是民主轉型開始後,前軍事獨裁者丹瑞將軍的繼任者。他本應順應民主潮流、恪守政治中立,但卻長期培植勢力、蓄意政變。敏昂萊從軍校畢業後曾任金三角地區司令,後因對付果敢叛亂而立下戰功。2010年他擔任三軍總參謀長,2011年他成為緬甸武裝部隊總司令。此後長達10年,他在軍中權勢熏天、羽翼豐滿。他成為軍頭後緬甸已開始民主轉型,政府開始由民選官員擔任。但他並沒有放棄軍隊幹預國家政治生活的舊傳統,一直與民選政府爭權奪利、與翁山蘇姬等民主領袖明爭暗鬥。這次政變前,軍方的勢力在緬甸政治生活中還是非常巨大,緬甸國防部、內政部和邊境事務部的高級官員均由軍方內部選拔,並直接向敏昂萊負責。緬甸聯邦議會1/4席位、省/邦議會1/3席位歸軍方所有。另外,敏昂萊也培植很多政黨作為代理人幹涉政治,這次政變的起因就是他幕後操縱的聯邦鞏固與發展黨只贏得了33個議席(共476席位)。軍權過大加上對敏昂萊的個人崇拜,他顛覆民主政府、中斷民主進程就易如反掌。

臺灣的民主轉型是蔣經國晚年才開始的,而臺灣民主轉型的威脅之一也是軍事獨裁。當時的總參謀長郝伯村很多地方跟敏昂萊非常相似。郝伯村軍校畢業,在金門炮戰中立下戰功,後步步高升,成為總參謀長長達8年。蔣經國去世後李登輝繼任總統,當時郝柏村由於長期統掌軍權,軍中威望極高,「郝家軍」也遍布三軍,勢力龐大。當時連美國都高度關註臺灣是否會出現軍事統治。美在臺協會(AIT)曾於1985年8月探詢郝柏村有關蔣經國接班人問題,1987年,郝柏村以參謀總長身分第三度訪美時,國務院亞太副助卿芮孝儉(J. Stapleton Roy)與其會談90分鐘,直率探詢郝柏村有關總統接班人、軍人干政等問題。情勢嚴峻,但李登輝總統早已籌劃完成臺灣民主徹底轉型,剪除軍人干政、杜絕軍事政變、防止軍事獨裁,是李登輝朝思慕想的轉型難題。


2021年2月1日,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右)以大選舞弊為借口發動軍事政變,逮捕民選合法總統溫敏、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和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的領導人,軍方宣布國家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大肆鎮壓民眾和平抗議。圖為2021年1月12日,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內比都會見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擷自新華社

李登輝為台灣民主化奠下基礎

根據李登輝自傳《新.臺灣的主張》、《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臺灣民主之路》等書,當時李對郝伯村這位軍事強人十分忌憚但決心去除。經過深思熟慮後,李登輝採取了幾個重大步驟,果斷但平穩地解除了郝伯村的軍權。就任總統隔年,李登輝即藉升郝柏村為國防部長,表面是升職,實際上是開始拔除郝伯村參謀總長的實際軍權。之後李登輝先任用空軍上將陳燊齡接下參謀總長,一年後起用反郝立場鮮明的海軍上將劉和謙接任,著手鏟除郝伯村在軍隊中的羽翼、進行人事洗牌。同時,1990年5月李登輝告知郝柏村要提名他任行政院長。此一震驚中外的閣揆任命案,是李登輝徹底拔除郝伯村軍權的關鍵一步,也是瓦解郝在軍中影響的最重大步驟。而當時的在野民主力量並不領會李登輝的用意,大多數人以反對軍人干政的理由反對郝柏村組閣。李登輝力排眾議,邀郝組閣,可以說完成了臺灣版的「杯酒釋兵權」。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徹底消除了他與軍方的直接聯系,避免了他發動軍事政變的可能性。同時。李登輝連續起用陳履安、孫震兩位文人國防部長,淡化軍人影響力。李登輝對軍隊進行的徹底整改,全面實現了文職官員領導軍隊、軍隊國家化、政治中立等民主國家軍隊的轉型。李登輝的這些政治大智慧、大手筆,為臺灣的民主轉型創造了堅實的基礎,使臺灣在亞洲國家中脫穎而出,成為民主轉型最為成功的典範。

李登輝的睿智並沒有出現在緬甸,作為緬甸民主領袖和實際的民選國家首腦,翁山蘇姬並沒有逐步消除軍人干政、實施文職官員統帥軍隊的計劃和努力,也沒有對軍頭敏昂萊采取明升實降、「杯酒釋兵權」的政治策略,近10年的民主轉型過程中民選政府對軍方遷就縱容、養虎為患,終於造成今天的悲劇。當然,翁山蘇姬自有她的苦衷,如軍方的勢力過大、擔心引發內亂而不敢採取削弱軍權措施等等,畢竟,臺灣與緬甸在國情傳統上存在很多的差異。但無論如何,緬甸經此一劫後,會深刻認識到軍人干政的巨大危害,如果緬甸還有重新起步、再次開始民主轉型的機會,那麽臺灣的經驗對今後緬甸的民主轉型來說,是彌足珍貴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願李登輝前總統處理軍方幹政的智慧,成為澆灌緬甸民主幼苗的養分之一。

相關影片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