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枷鎖重重的台灣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枷鎖重重的台灣人

 2019-07-21 13:12
加諸台灣人身上的枷鎖,除了中國、美國和「中華民國」之外,還加上了一個民進黨。這個枷鎖有如套在台灣人脖子上的連環套,禁錮台灣人心靈,和國家願景的心鎖。圖/民報資料照
加諸台灣人身上的枷鎖,除了中國、美國和「中華民國」之外,還加上了一個民進黨。這個枷鎖有如套在台灣人脖子上的連環套,禁錮台灣人心靈,和國家願景的心鎖。圖/民報資料照

最近和一個關心國家命運和社會正義的年輕人討論,為什麼現在看不見有類似以前黨外運動,年輕人為了國家大議題,風起雲湧參加革命那種持久的熱情和組織,而只是各自在一些小議題作小團體小規模的集結?經過討論,我終於知道答案了。台灣人有了言論和選舉自由,好像自由民主的大議題不再是問題了,也或許現在政黨的騙術更高明了,似乎他們能看到的不公不義,就只是那些不大不小的議題,年輕人也就易聚易散,不能像當年的國家議題那樣,匯聚成波瀾壯闊,持續幾十年,改造國家的革命運動。

認真一想,今天台灣人雖然有了「個人的自由」,我們的國家卻沒有「國家的自由」。沒有「國家的自由」,就等於沒有「個人的自由」,其實「國家的自由」才是台灣人更應該爭取的終極自由。而「國家的自由」的爭取,本是政府應該負起的責任,至少是應該負起的領導人民的責任。但是執政者好像忘記了這個責任,只是一直在中國和美國所劃的紅線內,像龜孫子一般,用自以為高明的政治話術東閃西躲,還洋洋自得。更可惡的是,居然把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公投權予以限縮甚至加以沒收。這樣的執政者,頭腦還是封建的頭腦,根本沒有人民為主的觀念。一般人也就罷了,連素負眾望的學者,也替蔡英文開脫說,以此批評蔡英文並不公平,不多久這人也就加官進爵了。蔡英文常說的:我的專業是做總統。果然很「專業」嘛!

民進黨三年全面執政,司法改革跳票,轉型正義跳票,一大堆令人失望的用人施政,和這一次總統候選人初選集體作弊的醜態,徹底暴露了民進黨變質的真面目。作弊得逞之後,現在拿中國威脅嚇唬人民,狂喊團結。他們派高官四處遊說摸頭。這才讓我們恍然大悟,加諸台灣人身上的枷鎖,除了中國、美國和「中華民國」之外,還加上了一個民進黨。這個枷鎖有如套在台灣人脖子上的連環套,綑住台灣人身體的綑仙繩,還有無人知道密碼,禁錮台灣人心靈,和國家願景的心鎖。台灣人至今仍然是帝國主義禁錮下的「亞細亞孤兒」。從黨外拼到民進黨執政,拼命爭取到的政權,卻像是自己給自己套上另一副更加沉重的枷鎖。台灣人連普世公認的公投人權都被剝奪,就等於沒有思想和言論的自由一樣。民進黨政府,不敢向國際大聲喊出「我們要獨立」或許是帝國主義壓迫下的結果,那也就罷了。但是現在看來,他們更像是躲在「中國威脅」和「美國不准」的保護傘之下,輕輕鬆鬆享受執政的大餐,樂不思蜀。連人民喊出要公投都會把他們嚇出屎尿來。

大家心知肚明,台灣人內心真正的渴望是台灣獨立。這一點至少應該讓國際社會知道。沒有「國家的自由」,我們就沒有真正的自由。這是台灣進入二度革命新階段的新使命。民進黨得到政權以後,那些既得利益者,透過派系分贓的結構,已經不容任何人破壞他們的結構。對早期參加革命的黨員來說,利益當頭,甚麼創黨初衷,甚麼台獨理想,早就拋諸腦後。對那些投機收割的年輕一輩,有樣學樣,跟著大人排隊分贓就是了。國際社會不知道台灣的內情,會誤以為民進黨代表台灣人。這一副枷鎖,就是我們自己選出民進黨來加在我們身上的。今天我們必須先掙脫這副枷鎖。

因此,台灣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本土在野黨,可以替台灣人對國際大聲喊出真正的心聲:「台灣人要公投權」。這是台灣人最卑微最基本的人權。台灣更需要一個真正能制衡國、民兩黨的第三大黨。這是從建設性的角度來看待剛成立的新政黨。我們現在要爭取的是「國家的自由」。各種大大小小的社會議題,在正常的國家裡,都可以循正常的法治程序得到解決。看到年輕人為了那些不大不小的議題,分散力量在街頭淌血抗爭,又心痛又不捨。這一次我很高興看到成立大會上很多年輕人熱情參與的身影。呼籲新時代年輕人,一起加入喜樂島聯盟,匯聚力量為爭取「國家的自由」而奮鬥吧!2020的選舉就是我們展現力量,衝破重重枷鎖的歷史機遇。同時也要感謝喜樂島聯盟的努力,為台灣創造了這個機會。這一次,我們不要再含淚投票,我們要快快樂樂去投票!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