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拉希集】中部「黨外」大佬何春木是不是白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拉希集】中部「黨外」大佬何春木是不是白癡?

 2021-02-18 12:30
省議員每人只可圈選監察委員一人,而買票是半公開的秘密,曾有人透過很多關係,要買何春木(右2)這一票,底價1000萬元(當年可在台中市幹道買五棟透天厝)。圖/邱萬興,民報資料照
省議員每人只可圈選監察委員一人,而買票是半公開的秘密,曾有人透過很多關係,要買何春木(右2)這一票,底價1000萬元(當年可在台中市幹道買五棟透天厝)。圖/邱萬興,民報資料照

何春木原在彰化縣當記者,後來跑去台中市競選市議員,當選時,是全台最年輕的縣市議員。

他除了年輕,服務勤快外,便是清廉。這是他跟其他各黨派議員不一樣的地方。没有政黨支持,却有民眾的幫忙,早年以「黨外」身份參政,當選多屆市議員也曾多次挑戰台中市長未果,後來與其他黨外熱心民主政治人士組織民進黨,跟國民黨「犀牛照角」,成為勢不兩立的兩大政黨。

何春木當第六屆省議員時,曾質疑而質詢《南海血書》的真實性。

在1978年12月19日《中央日報》一篇所謂「譯者」朱桂的〈南海血書〉,是一則在國民黨威權時代的亂編虛構故事,謂越南難民逃難到南海,生命即將告終,咬破手指注血入螺尖,在白汗衫寫下長篇血書,控訴共產黨暴行,最終遺言:「今日不反共,明日變海上難民」,「越南難民阮天仇」的絶筆。後來經過求證,證實:朱桂是假血書的「原製造者」,而不是譯者,根本沒有這「血書」回事。

「南海血書」是王昇策劃的虛構故事

但是,〈南海血書〉經過國民黨及控制媒體大力渲染,居然有八丶九成的民眾信以為真,痛恨中共殘暴者有之,懼怕中共解放台灣者有之,一時風聲鶴唳,對與國民黨政府相抗衡的「黨外」增加敵意,而對國民黨政府俯首貼耳,唯命是從。

事後,真相漸漸浮現,原來是當時國民黨情報頭子王昇上將,為配合蔣經國政府的威權統治所策劃的虛構故事,以假亂真,欺騙、恐嚇民眾,增加對國民黨政府向心力,同時也達到反「黨外」一箭雙雕目的。何春木以記者「老仙角」角色,在質詢時提出合理性和真實性的質疑,但也不了了之。

一向被國民黨政府把持的監察院,在在野黨於第六屆省議會大量湧入以後,才有機會在監察院爭取唯一一席,那時候黨外高層人士:黃信介、康寧祥及邱連輝丶余陳月瑛丶周滄淵等多位省議員,決定跟國民黨死拚;推選德國海德堡大學尤清法學博士出征,頓時選情非常緊張。

當時,省議員每人只可圈選監察委員一人,而買票是半公開的秘密,曾有人透過很多關係,要買何春木這一票,而且那一票據說底價是1000萬元(當年可在台中市幹道買五棟透天厝),黨外都是窮哈哈,國民黨他們却有多隻金牛,想要爭奪關鍵這一票(關係尤清當選落選與否)。尤清是犢牛不知金牛的力量,緊張恐慌像被一條繩子一分一寸的束緊到喘不過氣來。這種情景有如要鬧出人命似的。

選舉日接近中午投票截止時間,終於投票結束了,尤清不花一毛錢當選了,獲得台灣政治史最珍貴的五票,事後尤清敬送五塊匾額給邱連輝丶余陳月瑛丶周滄淵丶傅文政丶何春木,一輩子從政苦哈哈的何春木不為1000萬元(可外加)所動,將那昻貴神聖的一票投給尤清,產生台灣「黨外」真正又唯一丶空前又絕後的監察委員。前幾年已經仙逝,令台中市民難以忘懷的何春木老前輩,是不是白癡?


何春木當第六屆省議員時,曾質疑而質詢《南海血書》的真實性。圖/翻攝自前衛出版社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