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的法西斯陰魂與疫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的法西斯陰魂與疫苗

2021-06-04 11:26
外購與國產疫苗間的舉棋不定,國產疫苗的安全說明不夠充分,疫苗施打到底是採專制指定、還是人民可以自由選擇前後說法不一,參看過去藍綠政府與大企業的曖昧關係,讓人對國產疫苗是否可靠產生很大的疑問。示意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外購與國產疫苗間的舉棋不定,國產疫苗的安全說明不夠充分,疫苗施打到底是採專制指定、還是人民可以自由選擇前後說法不一,參看過去藍綠政府與大企業的曖昧關係,讓人對國產疫苗是否可靠產生很大的疑問。示意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國內外媒體連續質疑德國BNT公司因政治因素拒賣給台灣疫苗。德國駐台代表發表聲明回應,表明德國政府對於台灣與BNT間持續的溝通協調,「盡了好一番努力」,然而契約簽訂與否並不在政府掌控,而是「取決於契約雙方。台、德兩國關係如此,實在難為兩國互駐使節。

德國政府本就知道「理論上」企業的契約取決於交易的雙方。不過,今年1月下旬車用晶片嚴重缺貨時,德國經濟部長還是致函給我國經濟部請求協助。當時經濟部長王美花也證實,並承諾將邀集台積電等業者,協調出「一共識、三方法」等等,增產解決車用晶片荒,也對德方表示,台灣可以幫助德國,未來,如果我們有需要,也希望德國可以幫助我們,台德互惠合作。

台灣後來在實質上如何回應德方在半導體上的要求個人不得而知,但台德關係當然不能和兩個汽車大國美國、日本和台灣的關係相比。台灣政府假如有幫到德國汽車業什麼忙,一定也是跟德國要的有很大的差距。甚至,或許德國得到的也只是經濟部的一紙「『盡了好一番努力』,但是結果『取決於契約雙方』」表明不好意思的禮貌性函件。

誠然,在資本主義下契約簽訂與否並不由政府掌控,而是「取決於契約雙方」。不過,不管是德國政府出現這種禮貌的託詞,或者是台灣政府的願意幫忙以及後來的不盡讓德國滿意,都令筆者想起台、德兩國政府和各自國內大型企業的仍然未盡除去的「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剪不斷、理還亂」的曖昧歷史。

社團主義與法西斯

講起這段曖昧的歷史之前,必須先介紹corporatism 這一名詞。這個名詞有人翻譯成「統合主義」,有人翻譯成「協同主義」,也有人翻譯成「社團主義」。翻譯成「社團主義」時其意涵的現實應用較為明顯,比較容易懂。認同corporatism 的人認為社會就像人體一樣有頭、四肢與五臟六腑,若能各司其職,則社會和諧、健康、有效率。要達成這個目標,就要把社會組織起來,並各派代表來協調功能的運作。因此,規定士、農、工、商、各行各業,行、業必各有公會組織,會必有頭,社會的頭頭召集各團體的頭來集中協調就是必然的結果。社團主義可以在不同意識形態下運用,包括立意良善的組織,但也括共產黨(中國)與法西斯在內,尤其是獨裁專制體制。為什麼?因為運用這種體制只要在社團裡,明的、暗的埋下細胞、控制頭頭,甚至使細胞變成頭頭,要搞群眾運動或排除異己輕而易舉!

德國的法西斯與大企業

德國在19世紀第一次統一之後,大企業一直跟政府關係密切,納粹興起後採用的法西斯主義更是以社團主義體制作為社會動員與控制、包括與大企業合作的張本,最後甚至動用猶太人奴工為大企業所用。二戰戰敗之後納粹解體,但政府與大企業合作的文化並沒有根本的改變,只是二戰後經過英美式資本主義選舉,政府與大企業的關係發生轉換,大企業變成老闆,政府變成為替大企業服務的團體。用這個角度去看國外媒體報導說德國政府聽從中國命令停止對台輸出疫苗,卻同時寫信來台替德國汽車業說項也就不難理解。「德國政府的確有苦衷」。

法西斯主義可以定義為「在社團主義下、極端保守的、超級民族主義的獨裁威權體制」。台灣政府的法西斯過去和德國政府可謂難兄難弟、異曲同工,台灣至今甚至遺跡明顯、更為不堪。


法西斯主義(Fascismo辭源為束棒之義,如右圖)是一種威權的極端民族主義形式,其特點是獨裁的公權力,強大的社會和經濟統一執行力,以及強制鎮壓反對意見,代表人物是墨索里尼(左1)與希特勒(左2)。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外來的台灣法西斯政權

日治時代台灣是殖民地,與政權、財閥無緣,台灣人只扮演在法西斯政權下被皇民化與被動員的角色。台灣的法西斯始於蔣介石父子的「中華民國」。蔣介石對台灣的嚴密與殘酷統治眾所週知。筆者只指出其不見血腥的社團主義法西斯統治的表象:在蔣家統治下,台灣的各行各業,不管是商業、工業、農業都有公會、工會、農會,而這些所謂民間團體在該業、該地區都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而且其秘書長或總幹事都由黨中央黨部指派,至於秘密佈建在社團與企業的細胞就更不用說了。解嚴之前,這些民間團體都還可以「自選」立法委員與國民大會代表,是最好的社團主義例證。

台灣民主化以後,在選舉政治之下,國民黨做老闆、大企業必須聽話的局勢逐漸轉變;和德國一樣,大企業變成老闆,政黨、政府變成為替大企業服務的團體。但是不變的是,「執政黨」與大企業間的不明不白的關係仍然存在、陰魂不散。事實上,民進黨執政總共也已經十三年,但筆者實在看不出蔡英文政府在處理經濟與大企業交往的透明度上與國民黨有什麼明顯的不同或進步之處,甚至更為隱晦。

法西斯陰魂影響疫苗可信度

以疫苗採購來說,卸任的行政院長林全竟成為藥廠門神,並當起疫苗採購的掮客,最後無疾而終,不明不白,諱莫如深。而近月以來外購與國產疫苗間的舉棋不定,國產疫苗開始使用的安全說明不夠充分,疫苗施打到底是採專制指定、還是人民可以自由選擇前後說法不一,再參看過去藍綠政府與大企業的曖昧關係,使筆者個人對國產疫苗是否可靠產生很大的疑問。

以上的質疑,因為個人對蔡政府只是過去法西斯專制政府轉型的體認,而更為加深。參照蔡英文政府統治下對改革環境的糟蹋,反思蔡英文本人對正名、制憲、公投的粗暴阻擋,對轉型正義的虛與尾蛇,不敢公布法西斯時代的線民細胞,讓這些人繼續吃香喝辣,甚至繼續穿梭在政府與民間企業之間,奪取利益、扭曲政策,讓我對蔡英文政府及其主持下的疫苗政策的信心喪失殆盡。

蔡英文不思以揚棄中華民國體制、自台灣政府的法西斯過去中脫身。如今反而被藍營的法西斯徒子徒孫勾結外部的紅色法西斯力量所困住,造成疫苗之亂、禍延台灣人民,被英文清除弱化的民間綠色草根力量只能徒呼奈何!(謹以此文紀念黃天麟學長)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