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大堤潰於蟻穴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大堤潰於蟻穴

2021-05-10 10:50
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最近在國會聽證會上報告:「中共媒體派駐美國的記者,超過一半是懷抱特定任務的紅色間諜。」圖/擷自PBS News hour影片
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最近在國會聽證會上報告:「中共媒體派駐美國的記者,超過一半是懷抱特定任務的紅色間諜。」圖/擷自PBS News hour影片

美國情報總監海恩斯(Avril Haines)最近在國會聽證會上報告:「中共媒體派駐美國的記者,超過一半是懷抱特定任務的紅色間諜。」

這句話當然有所本,美國在川普時代發動抗中的戰爭,戰場遍及各種領域,從學界,媒體,科技業,金融業,甚至官僚體系,顯示數十年來,老共對美國滲透,全面化,複雜化,可以說紅色特務遍佈。

所以,美國揪西方團伙一起抗中,不是為台灣出頭而已,大半原因是為了自保,所以從川普到拜登,驅趕在美國的中共代理人,行動一刻沒有停止,如今歐盟也跟著美國行動。

中共代理人的另一個稱呼,又稱「中共地下黨」,這個稱呼緣起1927年,蔣介石在上海發動清黨,原來孫文計劃的「聯俄容共」政策,終於破裂。

中共黨員轉到地下組織,隱藏身份,持續顛覆,當時地下黨員有以下工作守則:「隱藏精幹,積蓄力量,長期埋伏,以待時機」,蔣介石清黨結果是地下黨員滲透所有單位,種下國民黨失敗主因,有一個故事可以了解當年情況,蔣經國奉命到江西主政,來到江西才發現省府內十有八、九是中共黨員,這些人白天國民黨,晚上共產黨。

2012年,作家梁慕嫻寫了一本書《我與香港地下黨》,揭露自己從進入港島中學讀書,就一路被培養進入共青團,然後變成正式共產黨員。

梁慕嫻在書中說:從內戰時期陸續以各種身份,進入港澳的地下黨員至少35萬,香港新華社就是指揮中心,戰後,英國治下的香港,國共兩黨特務在港澳鬥爭相當激烈,此地就是特務戰場。

這本書也記錄國共內戰,地下黨如何洗腦學者變成左派或中共同情者,其中最有名的人物李儲文。

李儲文年輕時,被老共安排進入神學院,最後按立為牧師,1941年,周恩來命令他以基督教青年會牧師身份,進入西南聯大,開啟地下黨宣傳工作,當時西南聯大很多有名教授與他交往,最終變成左派,或共產黨同情者,例如:吳晗、潘光旦、聞一多、華羅庚,聞一多後來被暗殺,兇手不明。

國共內戰四年,國民黨糊塗失敗,蔣介石深刻檢討才知道,從學界、軍隊、媒體,甚至政府機關已被紅色螞蟻入侵,國民黨焉能不敗。張慕嫻說,地下黨員有四種,第一種是紅色,這種人不隱藏自己意識形態或身份,台灣就有不少這種角色;第二種是灰色,有時候會罵中共,討好右派;第三種是粉紅,同情中共者;第四種是黑色,永遠不會透露自己共產黨身份。


梁慕嫻在2012年所寫的《我與香港地下黨》,揭露自己從進入港島中學讀書,就是一路被培養進入共青團,然後變成正式共產黨員。圖/擷自公視及三民書局網站,民報合成

美國打擊紅色滲透 驚醒台灣

美國開始打擊紅色滲透,才驚醒台灣,2019年大選期,政府為了補破網,立院通過加強國安法,反滲透法,以為可以阻擋紅色力量滲透台灣,對抗紅色媒體對台灣洗腦,並上演抓捕新黨幹部,罪名是違反國安法。

沒想到最近台北地院對這宗社會注目的「共諜案」,卻以「沒有立即國安危險」為理由判決無罪,引起社會嘩然。

過去,法院對危害國家的特務,或出賣機密給中共的刑事案件判刑太低,已經引人垢病,如今修法之後,還是輕輕放過,不就是鼓勵大家一起出賣台灣。

國民黨政府被地下黨打敗,歷史筆墨未乾,想想國民黨是如何失去中國,如今,台灣正處於危險邊緣,但是真正危險不在軍事,而在人民抗共決心。

司法是台灣民主防衛重要一環,如果法院還活在自由主義天真氛圍下,無疑是鼓勵社會對這些中共地下黨,不設防及縱放,需知,大堤潰於蟻穴啊。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