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要幸福】公民外交小故事 9⋯⋯政府新南向,南國來取經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要幸福】公民外交小故事 9⋯⋯政府新南向,南國來取經

2017-01-22 15:19
解説百年古厝⋯⋯「文化解説」是不是「知識經濟」?圖/陳來紅提供
解説百年古厝⋯⋯「文化解説」是不是「知識經濟」?圖/陳來紅提供

2017.桃園市文化局社造中心主任謝佩娟邀請筆者,一起接待了馬來西亞的女性議員,理由是她們想要瞭解台灣推動「性別主流化」是如何推動起來的?身為四屆「行政院婦權會」民間委員八年的參與,以及為了台灣和國際接軌,義不容辭地分享了參與行政院和部會的經驗。文化局莊秀美局長和「大溪木藝博物館」陳倩慧館長親自出席這樣的國際交流,特地安排在百年古蹟建築「源古本舖」的空間,享用「品香食塾」的私廚料理,在基層文化空間做國際交流這樣新鮮的經驗,自去年以來已經二次了,有趣的是都是馬來西亞的鄰邦。

解説百年古厝⋯⋯「文化解説」是不是「知識經濟」?
文化部的產值是絡驛不絕文化參訪之後的延伸,導引更多文化藝術旅遊的國際旅客。

私廚料理⋯⋯「傳統美食」是不是「知識經濟」?
地方特色農產+傳統料理手藝+古老空間用餐,足可以吸引更多國際遊客吧?

假設當天有一件現代藝術品在現場展示,如「書法櫃」那麼有國際水準的話,那麼外國人對於台灣國家的印象,一定是既有古典的優雅,又有現代的藝術創意設計。國際交流同時推廣了台灣優質的 Yii「易」品牌的形象。這由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所創立之時尚計畫品牌 Yii 在參加米蘭國際家具展時已經進軍國際並有豐盛的回響,台灣政府需要積極累積這樣的品牌形象,為文化藝術經濟發展而令政策永續,促進研究推廣並且多加關注。

2010年的報導~「英國知名設計雜誌Salon之編輯Crystal Bennes曾經指出:「Yii(易)是今年度的米蘭展中,令人印象最深刻並震撼的品牌之ー,徹底反轉了人們台灣製造(Made in Taiwan)的陌生與誤解。我認為,Yii(易)品牌未来的發展及競爭實力,將十分看好。」


圖/取自藍偉文臉書

「書法櫃」的小故事

留學荷蘭的設計師廖柏晴、以漂流木為素材結合了大溪木藝師藍偉文、豐原傳統的漆藝師廖勝文,精工設計師而設計的「書法櫃」獲得米蘭的獎而受到英國藝術評家的肯定。展後的故事是~美國的室內設計師推薦天母的企業家的家居設計加以引用。繞了地球一圈的創作又回到台灣,但是品牌形象已在國際揚名定位。這也是「知識經濟」吧?

「歐洲經濟合作發展組織 」定義了「知識經濟」:
「係指直接建立在知識與資訊的創造、流通與應用的經濟活動上,
其重要性乃隨著知識在經濟活動中所扮演的角色而日益凸顯」(OECD,1996)。

「性別主流化」是不是台灣的「知識經濟」呢?當然也是,馬來西亞的民意代表連續二年來大溪,受「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所吸引,女性的民意代表對於台灣的「性別主流化」感興趣,台灣國家內部陷入認同僵局,正在耙梳年金的世代不正義及黨產不義⋯⋯問題中。我們不可忽視亂世中仍然有「民主壓艙石」的台灣人,默默在藍綠惡鬥、派系鬥爭、食安問題、核安問題中,於文化創意產業、於性別正義的性別主流化,不計較功過和利益地推動台灣國家主權獨立形象、文明經濟、品牌價值⋯⋯。

「民主進步黨」在中央執政8年後至今,筆者一直不解,何以這個號稱「民主進步」的政黨,不知道自己執政,眾人協力的政績是可貴的「知識經濟」資產?筆者不斷思考和觀察,韓國首爾市政府近年致力於推動「性別主流化」的深度和廣度已經漸漸要超越台灣了。馬來西亞的「民主行動黨」半世紀的鬥爭血淚,也已經想要跟進台灣致力於馬拉西亞國家的「性別主流化」。當首爾市政府正將「性別主流化」落實到25個行政區的同時,已吸引不少國家參訪學習。

台灣國家「性別主流化」從民主進步黨第一次執政的大力推動,令台灣的統計成果站上世界統計地圖,正式標示於世界統計地圖上的國旗,象徵了台灣國家文官體系和來自民間各界的委員同心協力的可貴成就。台灣國家拼經濟發展,要看見共同累積的資產,有多少需要盤點進去?看看台灣國家的經濟潛力是什麼?


圖/陳來紅提供

1968年為了「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一場民主行動黨和民政黨長達六小時的「文化大辯論」,在擠滿觀眾的吉隆坡瑪拉禮堂進行。這樣確立了馬來西亞人國家認同,不分宗教信仰、種族,成就族群民主平等的文化共識。50年的馬來西亞如此,解嚴後30年的台灣呢?台灣國家的內耗惡夢何時醒?此時此刻,我們且低頭先來閱讀~主張多元種族、多種語文、多元文化、多元宗教路線,力求社會和經濟公平,為民主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奮鬥50年所成就的民主歷史吧!

新政府開始倡議新南向政策,成功的關鍵在於對早已南向的台灣人知多少?做的是什麼樣的角色和事業或任務?我們在新南向之前,做足了怎麼樣的功課呢?雲林故事館的唐麗芳去年帶了一群馬來西亞民代和文化工作者來大溪時,筆者才知道原來雲林的這群朋友早就南向去深耕華人的文化教育了。在南向的國度裏,多少華人深耕在地而期待和台灣聯結為跨國的夥伴關係呢?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