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反攻大陸:蔣介石的美夢,美國人的噩夢 (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反攻大陸:蔣介石的美夢,美國人的噩夢 (三)

 2017-09-10 11:05
1963年小蔣前往華盛頓向甘迺迪總統,推銷老蔣的反攻大陸計劃,甘迺迪認為,那只不過是老蔣紙上談兵,空想而已。(圖片來源:Youtube)
1963年小蔣前往華盛頓向甘迺迪總統,推銷老蔣的反攻大陸計劃,甘迺迪認為,那只不過是老蔣紙上談兵,空想而已。(圖片來源:Youtube)

由於毛澤東1958年推行「大躍進」極左政策,大搞人民公社,結果「大躍進」變工業大倒退、大飢荒,飢民遍野,導致民怨沸騰,抗暴事件不斷。荷蘭史學家馮客(Frank Dikötter)在《毛的大飢荒,Mao’s Great Famine》一書,估計,從1958到1962年,中國有4500萬人死於飢荒,這個數字有可能高估,但香港歷史學者周遜的訪察報告指出,幾乎村村都有人吃人的慘劇。

《國光計畫》胎死腹中

蔣研判中共內部不穩,反攻大陸時機已經來臨,下定決心「自力」反攻,1961年4月1日,下令在北縣三峽成立「國光作業室」,陸軍中將朱元琮擔任主任,調動三軍參謀人員三十餘人進駐,正式展開擬定反攻大陸的作戰計劃。另外,蔣也在新店碧潭成立「巨光計畫室」,由副參謀長余伯泉主持,推出一些與美軍聯合作戰的計劃,以便轉移美方的注意力。蔣以為他可以瞞過美國人的耳目,事實不然,中情局台北站不久即獲得情報,並進行監控。

蔣擬定反攻計劃後,隨即展開沙盤推演,密集演習,並祕密組訓二個師,用來投入登陸作戰,開徵「國防臨時特別捐」以便投入軍事開銷,同時也祕密請求孔家出資訂購上百艘登陸艇,種種不尋常的跡象,讓美中情局判定蔣的反攻大陸計劃是玩真的。

1962年初,蔣認為反攻時機已成熟,尤其是香港4月爆發了史無前例的難民潮,大量的內陸難民逃到香港,讓他信心大增,計劃在6月29 日,吹響反攻復國號角,並把計劃告知跟他很「麻吉」的美駐華大使莊萊德以及蔣經國的酒友中情局台北站長克來恩,委託他們向華府關說,希望甘迺迪能點頭。

甘迺迪認為事態嚴重,除了頻頻派內閣要員訪台外,3月31日與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國家安全顧問彭岱(M. Bundy)、國務院情報研究處長希斯曼(R. Hilsman)、克來恩開會,研討蔣反攻能否成功,彭岱表示,問題不在於蔣能不能成功,而是他不可以反攻。聰明的甘迺迪提議,先表明要提供兩架C-123運輸機,討蔣歡心,然後採取拖延戰術對付蔣的冒進政策。


動員207位三軍高級幹部,研擬26項作戰計劃的「國光計畫」,塵封50年後曝光。(圖片來源:公共電視台,獨傲村夫提供)

會議結束後,彭岱給克來恩一份備忘錄,交代他不可以交給蔣,而且要告訴蔣,以後台北的事情都由新任大使負責。備忘錄最重要的一項是反攻突擊部隊,一次空投限定二百人,美國準備兩架運輸機,機員須到美國受訓六個月,如情報評估OK,即交給中華民國軍隊使用。甘迺迪特別叮嚀克來恩,除了兩架運輸機外,其他都不要對蔣做任何承諾。克來恩4月14日發了一份電報告知白宮:蔣已同意將攻擊最後期限延至10月1日,雙方可共商大計,開始研究祕密的軍事行動。

甘迺迪五月將莊萊德召回華府,並決定派海軍上將柯克(Alan Kirk)接任,蔣誤以為甘迺迪派了一個兩棲作戰專家來幫忙他反攻作戰,殊不知這是甘迺迪故佈疑陣,甘迺迪同時把克來恩調升為中情局副局長,拔掉了小蔣的親密伙伴。

為了掌握狀況,美中情局局長麥康(John McCone)六月五日與蔣會談,蔣信心滿滿,告訴麥康,只要發動較大的攻擊,大陸人民必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中共政權必垮。蔣認為,二、三百人的突擊,不須美國同意,大規模兩棲作戰才須美國點頭,麥康表示,即使二百人的突擊也要取得美國同意。

就在「反攻,反攻大陸去」響徹雲霄之際,美中情局獲悉,中共調動7個師移往福建,還有5個師待命,中情局無法研判共軍是否有進犯外島意圖,助理國務卿哈里曼(W. A. Harriman)6月22日特地約見蘇聯駐美大使杜布寧(A. Dobrynin),表明態度,美受共同防禦條約約束,不會助蔣反攻大陸,柯克出任駐華大使不是因為他是兩棲作戰專家,而是因為甘迺迪信任他。隔日,美駐波蘭大使卡波特(J. Cabot)與中共代表王炳南會談,王指責美國助蔣幫侵犯中國,卡波特澄清,美國無意支持蔣反攻大陸,王透露,解放軍進駐福建純屬防禦性質,無進犯外島意圖。

美表態無意支持蔣反攻大陸

柯克7月4日走馬上任,隔日呈遞國書,蔣因為前列腺癌準備開刀住院,隨即與柯克會談,蔣表示,他不會採取「片面行動」,柯克搬出「共同防禦條約」強調,這項條約並沒有規定美國必須支持中華民國反攻大陸之義務。蔣表示他完全了解條約係「防禦性質」,不過,美國不支持也罷,何必向敵人表態。

柯克7月27日向華府報告,蔣經國要求美國提供登陸艇與轟炸機,美方無回應,讓他極為失望。翌日,中共外長陳毅對外表示,蔣介石高喊反攻大陸,美國將領頻頻斷訪問台灣,讓北京相當緊張。當時中共已在福建集結40萬部隊、100艘軍艦以及300架戰機,準備迎戰。

隨著反攻日期迫近,美方卻毫無配合動作,蔣極為焦急,9月6日蔣與柯克會談,蔣表示,反攻行動已箭在弦上,總不能一直拖下去,並抱怨美國與中共暗通款曲,損及他的威信,影響軍心士氣甚大。柯克對這個士校沒畢業,被西方將領認為平庸的五星上將當不客氣,問蔣先生,「你有什麼裝備足以登陸?你參與過幾次登陸作戰?」柯克幾乎以羞辱的語氣質問蔣,讓蔣顏面盡失,氣到極點。

蔣告訴柯克,時勢不同,共同防禦條約,對中華民國綁手綁腳,已經不適用了,反攻大陸是中國內政問題,也是中華民國的責任。柯克問蔣,你的意思是要廢除條約?美國停止軍事和其他援助?如果你對條約的規定不滿意,你的駐美大使可向甘迺迪政府反應,雙方可以討論。

柯克看蔣如此難纏,乾脆打出總統牌,他說,甘迺迪對世界、對美國人民都有責任,他必須遵守1954年雙方簽訂的共同防禦條約。蔣表示他不會輕舉妄動,做出有損甘迺迪聲望的事情。這次會議,雙方針鋒相對,不歡而散。

甘廼迪造訴小蔣 若一意孤行後果自負

蔣介石對美國的意向心裡有數,派政務委員蔣經國前往華府做最後交涉,9月11日蔣經國與甘迺迪會談,這位常把中華民國稱為「台灣」的美國總統告訴小蔣,反攻大陸不能建立在一廂情願的「希望」上,如果「缺乏確實的情報」,冒然行事,必一敗塗地。甘迺迪態度很明確,蔣若一意孤行,後果自負,美國不提供任何支援。蔣經國空手而歸,蔣失望到極點,10月1日台海風平浪靜,蔣吹很大的「反攻大陸」氣球消風了。

1963年春,蔣手術後逐漸復原,反攻希望復燃,這一年再不反攻,以後他就無機會了,問題卡在美方總是以共同防禦條約為由,否決他的計劃,因此數度試探美方,如果不顧美國勸阻,片面對大陸發動攻擊,美方態度會如何?甘迺迪5月22日在記者會上被詢及蔣介石可能對中國發動攻擊,美國持何立場?他說,依照雙方的共同防禦條約,此項行動發生前,兩國須密切磋商,「我們已對台灣政府當局表達我們的看法。」

蔣仍不死心,派行政院政務委員蔣經國9月6日啟程,攜帶他寫給甘迺迪的一封信,前往華盛頓,向甘迺迪推銷反攻計劃,根據老蔣的計劃:從沿海突擊、空降作戰到半軍事行動,分三階段,為期18個月,先攻佔華南省份,然後北伐。

甘迺迪咄咄逼人 蔣經國無力招架

9月13日小蔣與甘迺迪會談,把信交給甘迺迪,他看完後,提出問題:為何你們的政府相信一次空投一、二百人突擊部隊,或從海上三百到五百人的登陸戰會成功?蔣經國顧左右而言他,甘迺迪繼續追問,最近你們的游擊行動成果如何?突擊幾次?傷亡多少?要蔣經國據實回答,小蔣答,從去年十月以來,總共突擊28次,傷亡率85%,他又問,未來你們打算怎麼做?小蔣答,突擊隊將增至百人規模,目標鎖定共軍原子設施與飛彈基地,蔣總統計劃佔領華南幾個省。

甘迺迪繼續問小蔣,你們有沒有確實的情報,如大陸人民會起義?共軍會投降?小蔣支吾其詞,甘迺迪問,你們在大陸有多少情報人員?小蔣提不出數字。甘迺迪隨即自己突擊古巴為例,缺乏情報就會導致失敗,他說,中國內部不安到什麼程度?中共高幹是否會投誠?美國並不清楚,除非大陸人民都已準備造反,否則美國不敢認定「反攻大陸」會成功。甘迺迪咄咄逼人,蔣經國幾乎無力招架,敗興而歸。11月22日這位風流瀟灑的美國總統在達拉斯遭到暗殺,震驚世界,蔣未派高級官員參加甘迺迪的葬禮,蔣心胸狹窄,由此可見。

蔣提「反攻西南五省計畫」美國評估不切實際

1965年秋,雖然8月6日,劍門與章江兩艦被共軍擊沉,死了二百人,離墳墓越來越近的老蔣,仍執迷不悟,當時小蔣的酒友克來恩任中情局副局長,蔣介石異想天開,企圖利用關係向詹森推銷代號為「大火炬五號」的「反攻西南五省計劃」,蔣的構想是一方面派軍加入越戰,另一方面美國海空軍護送國軍登陸華南沿岸,切斷中共對北越的補給線,展開反攻大陸之戰。蔣介石邀請克來恩訪問台北,請求他向詹森轉達此信息,同時也寫了一封信詳述他的計劃,準備在蔣經國訪問華盛頓時交給詹森。

蔣經國由外交部長周書楷、新聞局長沈劍虹陪同,9月23日會晤美國防部長麥納瑪拉(R.S. McNamara),小蔣問麥對國軍加入越戰有何看法?麥認為國軍只適合從事偵察、突擊,不堪作戰任務,否決此議。小蔣開始推銷老蔣的大計劃,他告訴麥,中共在粵、桂、滇、貴、川五省控制力最弱,這五省對中共最反感,因此,反攻五省,實為天時地利,美軍僅須提供運輸機、海空護航,不需美軍地面部隊介入。麥引美突擊古巴失敗為例,問題是人民是否會揭竿而起?他表示,美國軍方會好好研究這項計劃。隔日,小蔣會見被越戰搞得焦頭爛額的詹森,雙方只談了30分鐘即結束,詹森連一句也沒提到老蔣的反攻大計。

隨後,美國軍方評估「反攻西南五省計劃」做出結論:此項計劃有賴於美軍大舉提供海空以及後勤支援,登陸後,也要看這五省的人民是否率相起義?共軍會不會投降?蔣的計劃根本不切實際,因為沒有證據顯示:大陸人民會大規模起義,歡迎蔣介石反攻大陸。

12月29日 美國參謀聯席會主席惠勒(E.G. Wheeler)訪問台北,蔣抱怨美國對他提議的計劃毫無回應,惠勒敷衍的說:「美國還在討論」。惠勒坦言,以蔣的年紀,越戰提供給他最後一次的反攻機會。他建議美國政府,向蔣介石明確表示:要美軍支持他入侵中國,想都不用想!

雷震批評以反攻大陸掩專制 被扣叛亂罪

1960年9月4日雷震創辦的「自由中國」,被勒令停刊。該刊批判國民黨當局,以「反攻大陸、國家利益、非常時期…」作為政治口實,掩蓋專制本質,拖延台灣政經改革。由於反攻大陸是國民黨藉以維持政權的招牌,雷震被指控鼓吹「反攻無望論」,違反國策,擬與本省政治菁英籌組反對黨,涉嫌叛亂,被判處十年徒刑。

1964年9月 20日彭明敏教授與他的學生謝聰敏、魏廷朝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痛斥蔣政權,對外挾中共以自重,向美國討價還價,作為勒索美援的工具。對內利用非常時期的名義,實施戒嚴,厲行愚民政策。宣言明白指出「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反攻大陸」是絕對不可能!


為何蔣介石「反攻大陸」的夢想不可能實現?請仔細看此圖,答案就在上面,因為他的「國策」抵觸美國的「一中一台」政策。(圖片來源:作者取材自www.twmemory.org)

彭明敏不愧為台灣人的先知,說出真相。從歷史脈絡看來,美國與國民黨政府簽署共同防禦條約,基本上已設定了台澎與中國分離的架構、「一中一台」的格局,因而給蔣畫了一條「不得反攻大陸」的紅線,假如蔣介石有那個膽跨越那條紅線,美國會對他採取什麼樣的懲罰行動,我們不得而知,但對台灣絕對是一場後果不堪設想的大災難。

蔣介石在1949年早已被中國人判「政治死刑」,落難來台,無心經營台灣,妄想「反攻大陸」,摧殘了本省與外省自由派結合的萌芽勢力,阻礙了台灣民主法治的進程,製造了無數的冤獄,剝奪了台灣國格,壓縮台灣的外交空間,以致於台灣錯失原本可以擠身國際的機會,這是台灣目前內政、外交種種問題的總根源,這個史上在位最久的獨裁者,對台灣造成難以彌補的禍害,他的銅像完全不夠格矗立在這塊土地上。(全文完)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