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共「人質外交」下中外公民如何自保?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共「人質外交」下中外公民如何自保?

 2021-10-10 09:30
華為高管孟晚舟被釋放幾小時後,中國釋放了康明凱(Michael Kovrig)(左2),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左3)兩人。專家說,中國的舉動坐實了「人質外交」的說法。圖/擷自新華網影片、CBCnews,民報合成
華為高管孟晚舟被釋放幾小時後,中國釋放了康明凱(Michael Kovrig)(左2),斯帕弗(Michael Spavor)(左3)兩人。專家說,中國的舉動坐實了「人質外交」的說法。圖/擷自新華網影片、CBCnews,民報合成

在華為高管孟晚舟被釋放回國幾小時後,中國釋放了被關押的兩名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企業家邁克爾·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中國將孟晚舟的釋放鼓吹為中國在世界舞台上彰顯力量的一幕,法律專家擔憂,中國的「人質外交」可能會重演,並警告外國企業和個人不要輕易到中國去。

「人質外交」下哪國公民都不安全

前不久,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延遲起訴協議上簽字之後獲釋回國。幾小時後,中國釋放了被控間諜罪而被關押三年的康明凱和邁克爾·斯帕弗。專家說,中國的舉動坐實了「人質外交」的說法,證實了兩個加拿大人是被捏造出來的罪名劫持為人質。

熟悉美中商業環境運作的美國律師丹·哈里斯(Dan Harris)說,發生在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和企業家邁克爾·斯帕弗身上的情況是迄今為止最可怕的,也是最隨意的人質扣留。他說,中國在孟晚舟被釋放幾小時後釋放了兩個加拿大人,這不僅向全世界證明了逮捕他們確實是「人質外交」,也是在對全世界發出威脅,中國下次還會毫不猶豫地搞人質外交。

曾任駐中國記者的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副總編詹姆斯·帕爾默(James Palmer)認為,這次的事件中國付出了外交代價,但在中國,對外交的擔憂始終遠低於對國內政治的關切,在中國國內,孟晚舟回國被描繪成中國實力的標誌。西方政府未來任何試圖逮捕甚至指控中國公民時,都必須考慮到他們自己的公民在中國被扣為人質的可能性。

帕爾默援引專門處理跨境糾紛的律師威廉·麥戈文(William McGovern)的話說,在美國方面,「對與外國政府有政治聯繫的個人提起訴訟的決定伴隨著一系列的附帶考慮,但我們與美國司法部交往的經驗是,他們不會被外國政府報復性起訴的風險或威嚇嚇倒。」

滕彪:中國越來越敵視外籍華人

現居美國的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告訴美國之音,當前中國的環境越來越敵視外籍華人。他舉例說,持有瑞典護照的詩人和出版商桂民海,因為出版了關於習近平和中共高官醜聞的書籍,而被中共秘密警察從泰國綁架回中國,後來被迫放棄瑞典國籍,重新加入中國國籍。

有相似遭遇的還有持有英國護照的銅鑼灣書店店員李波,他被從香港綁架。澳大利亞公民、作家楊恆均在2019年1月被中共抓捕。2020年8月,中共抓捕了在中國環球電視台工作的澳籍記者成蕾,罪名是洩漏中國國家機密。

一位不願具名的華裔人士告訴美國之音,他害怕回中國,一方面擔心自己的安全,另一方面擔心中共會騷擾甚至扣押他還在中國的親人。

滕彪說,中國政府一直把自己的人民作為人質,在過去許多年裡,一些異議人士的自由成了中國與外國談判的籌碼。他說:「徐文立和魏京生的第一次被提前釋放,與93年申奧有關;王軍濤於94年保外就醫流放美國,與最惠國待遇、聯合國人權大會相連;魏京生第二次保外就醫流放國外,成為江澤民急欲訪美的籌碼;王丹、劉念春保外就醫流放美國,是對克林頓98年訪華的酬謝。」文章引用已經故去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話說「這樣的人質外交既殘忍又下流,永遠是放一個、抓更多,大陸的監獄中永遠不缺與美國作交易的政治人質。」

中國官方一再否認「人質外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上個月底在面對記者詢問時指出,所謂人質外交,是藉散佈虛假信息抹黑污衊中國。


現居美國的中國人權律師滕彪。圖/民報資料照,張家銘攝

「人質外交」商業化

帕爾默的文章中提到,這種人質外交在中國的商業生活中也日益常態化,即使是私營公司也經常將人關押以償還債務。例如,2017年7月,作為商業糾紛的一部分,數十名男子闖入澳大利亞聯準國際金融集團USGFX在上海的辦公室,扣押了幾名工作人員。

美國律師哈里斯特別指出,由於現在在中國的外國人比以前少得多,所以有人會感覺外國人在中國被扣留的案例減少了,但這並不是因為中國做出努力減少人質扣留的現象。

哈里斯將在中國的人質扣留分為了三類:第一類是,合法人質扣留。如果有針對外國人或外國公司的未決訴訟或法院判決或仲裁裁決,中國實際上允許阻止外國人離開中國。第二類是準合法人質扣留。在一些情況下,如果有中國人聲稱外國公司或外國人欠他們或他們公司的錢,當地警方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協助扣留人質。第三類是完全非法人質扣留。例如,有人謊稱他們在外國公司工作時受傷了,要求外國公司賠償。或者外國公司在有正當理由的合法情況下選擇終止商業交易。在這些情況下,在沒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外國人被扣為人質。哈里斯說,這些情況下,當地警察總是裝作沒看見。

如何保護自己?

為避免人質扣留,哈里斯建議外國公司不要向中國派駐人員。

哈里斯告訴美國之音:「與其親自在中國銷售你的產品,你可以授權其他人在中國為你銷售。與其派自己的質量控制人員到中國去檢查配件的質量,你可以聘請中國質量控制公司的人員來替你做質檢。有各種方式來減少你在中國的足跡。這是一些公司多年來一直在做的。」

哈里斯說,即使一定需要派駐,也不要派駐華裔,因為從很大程度上他們被中共看作是叛徒。而那些像兩個邁克一樣曾在外國政府、軍隊或非政府組織工作過的人,或者是來自中共不喜歡的國家的人,也會比普通外國人更有可能被中國政府當作人質扣留。

哈里斯說,在這次孟晚舟事件之後,許多外國企業高管都表示不會再去中國了。而他自己也不會再去中國了。

「中國不喜歡我,我不會去了。」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