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從登革熱歷史看茲卡──社會經濟的因素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從登革熱歷史看茲卡──社會經濟的因素

2016-09-21 15:06
登革熱的文獻都較注重生物學尤其高科技的科學。較少人從歷史、社會經濟的角度來探討。圖/取材自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民報合成後製
登革熱的文獻都較注重生物學尤其高科技的科學。較少人從歷史、社會經濟的角度來探討。圖/取材自 pixabay(CC0 Public Domain),民報合成後製

前言

因去年登革熱肆虐南台灣,造成嚴重的疫情,又性喜探討歷史故事,不但發現台灣對登革熱的很有貢獻,台灣登革熱的故事更有趣。台灣有關登革熱的文獻不少,下面會提到,台灣人還出版過兩本書,不過都較注重生物學尤其高科技的科學。較少人從歷史、社會經濟的角度來探討。

大家都知道從歷史可學習不少,毋庸置疑研讀探討醫學史可增闊視野。回顧醫學的過去,展望及促進醫學的將來。就以登革熱為例,各類文獻很多,若從疾病的種種演化,多分析探討,對以後的防範、治療都會有幫忙。這裡只以社會經濟的角度,就發現從登革熱的歷史,可學習不少,不但對登革熱,對虎視眈眈的茲卡的侵入,有所啟示或教訓。

台灣登革熱歷史及貢獻

找各種文獻,知道台灣在清據時代,1870-73年世界登革熱大流行時,就受波及,地方誌有類似登革熱的疾病及疫情記載,歐美來的外籍醫師也有不少文獻報導。日據時代醫學上更多各種研究及報導,留下不少文獻。讀20世紀初期到現在,登革熱日據時代開始較多的文獻,台灣對登革熱有不少貢獻外,注意到登革熱逐漸演變。

白線斑蚊也是媒介登革熱的蚊媒,世界上第一次由台灣的研究者報導,這百年前的論文〈デング熱ノ研究〉(台灣醫誌 1917;176:369 & 177:432),內容豐富,不但報導1915年詳細的疫情,還有不少的基礎研究。這論文很重要,有人還翻譯為相當長的英文摘要登出。就是百年後再讀都可學習不少,下面會再討論。


這百年前小泉丹等的論文〈デング熱ノ研究〉,翻譯為英文摘要登出。圖/朱真一提供

台灣8年前,出版一本300多頁的英文書 Dengue Disease 2008(Kerala, India,Research Signpost,2008),總編輯黎煥耀及幾乎所有的作者來自台灣。書從印度出版,提供很多台灣的登革熱經驗給世界。今年5月台灣林以行執行編輯,科技部出版了《登革熱的台灣經驗》一書,更可讓其他地方學習台灣經驗,知道台灣是世界防範登革熱的模範 。這本書的全文在網站上,很容易找到。


科技部出版的《登革熱的台灣經驗》書。圖/朱真一提供

登革熱疫情的社會經濟因素

看新加坡證實本土兹卡病後的第二天(8月28日),宣布發現有40名主要來自東南亞住外勞宿舍的外籍工人有茲卡病。心中就預料茲卡疫情,會很快地散播而變嚴重。上述小泉丹等的論文,說登革熱在南洋諸島及華南經常有疫情,打狗(高雄)跟這些地方交流頻繁。1915年1、2月最先在打狗港海岸,稱為「哨船頭」及旗後的船員宿舍發生,很快地蔓延到打狗市街,再四散到附近,然後沿鐵路廣傳到全島,全島人口一半以上受感染。

另一次台灣1942-45年的登革熱大疫情,類似地來自疫區者,開始靠「宿舍傳染」而蔓延。根據大井司的研究,最可能是日本士兵,自東南亞疫區帶來病毒,兵營人多,而且防範蚊子設施不好,是孳生傳染的好地方。從兵營很快地蔓延到南部,然後再沿鐵路到附近以及北上,這次的疫情,估計全台灣約3分之2的人口罹患登革熱。

戰後1946年開始約35年,本土登革熱在台灣絕跡。一直到1981年才在台灣外海的小琉球島,有地方性的疫情。據謝維銓等的論文(台灣醫誌 81:1388,1982)帶回登革病毒的是漁船海員,漁民到東南亞海域捕魚,菲律賓聲稱他們在200海里的經濟區內,1981年6、7月有4批71人被扣押,扣押期間最可能住像監獄的地方,比上述的「宿舍」更差勁的共同生活地。

那時代菲律賓全年都有登革熱,被扣押者以後就有人有登革熱的症狀。被扣押的漁民回鄉後,7月時碼頭附近的鄉民,開始出現登革熱症狀,以後附近居民幾乎全部(95%)罹患,於9月感染者最多。離碼頭遠的村落,則到8月才開始有,也有77%罹患率而於10月病患最多。那時小琉球小島,估計約15,800居民中,82%罹患過登革熱。幸而是發生於外海離島的小琉球,疫情沒傳播到台灣本島。

以上三次台灣登革熱流行,感染人數比率都非常高。有一共同點,開始受感染時有人來自疫區,而且跟很多人共同居住有關,如海員宿舍、軍營、被扣押類似監獄的地方。居住的人擁擠,這些地方的衛生設施,想來比一般居民居住地方差,很容易傳染。登革熱沒症狀或輕微症狀者不少,他們出外活動,給斑蚊叮咬機會大,因開始的這批罹患者多,很快地就變大疫情。

登革熱歷史預測茲卡疫情

新加坡的兹卡疫情,類似地先發生於外勞工人宿舍。茲卡病者比登革熱,更多(80%)沒或只有輕微症狀。外勞的宿舍,大概衛生設備低一等,防蚊措施想也不及一般居民,不管有症狀否的兹卡感染者住進去,埃及斑蚊喜愛室內,很快傳播整宿舍人員,被感染者人多且出去活動,自然容易把病毒傳給斑蚊,而散播很多人,再擴散到其他地方,很快造成嚴重的茲卡疫情。

上述不管是登革熱或兹卡,除開始在「宿舍」受傳染外,另一類共同點,都是經濟能力較差,社會的弱勢群體(軍營的士兵可能有些不同看法),將來防範茲卡及登革熱時,要多多注意宿舍或類似很多人共同居住的地方,內有跟疫區來往者,尤其是弱勢群體。最後再來強調,探討醫學的經驗及歷史,可學習到不少的啟示或教訓。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