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書摘】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書摘】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

2021-01-30 10:00
作者:徐文立 編纂
譯者:
出版社:亞太政治哲學文化
出版日期:2020-12-01
官方網址:

當代中國民運已經三十多年了,卻始終不明白:「民主」不是和中共當權者反著說,就能成功的。不是你高唱「四個」,我乾吼「五個」就能夠成功的。

既然,我們至今也只能基本按西方「憲政民主」的藍圖,去實現中國的民主化。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先去研究一下,西方「憲政民主」的藍圖的基礎是什麼呢?再看看我們中國已經有什麼了?缺什麼?缺什麼就補什麼嘛!

為什麼還要在口頭的「階級鬥爭」、「武裝鬥爭」、「政變起義」,以及這類思路所帶來的焦慮中掙扎、打滾呢?

徐文立「人類正常社會」理論系列(4)

不跳出舊思維,中國民運沒有希望和前途

因為忙,無瑕出席最近在紐約召開的「中國政治變局與民主化前景研討會」。今日得空,看了幾個人的發言,總體印象是沒有新思路,基本還是在毛時代教導給中國人的那些思維、規則中打轉轉,只不過換了所謂「民主」的旗幟而已。

倘若不信,請看看會議發言的時間控制上,就最能說明問題:在自由法治的美國紐約開會,卻基本沒有真正民主社會的、在同一會議中的發言時間的「人人平等」和「有約在先」:有人可以口若懸河17分鐘,東拉西扯,放任自流;有人才說3、5分鐘發言提綱,就會被喝斥,最後8分多鐘草草下台。

當代中國民運已經三十多年了,卻始終不明白:「民主」不是和中共當權者反著說,就能成功的。不是你高唱「四個」,我乾吼「五個」就能夠成功的。

既然,我們至今也只能基本按西方「憲政民主」的藍圖,去實現中國的民主化。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先去研究一下,西方「憲政民主」的藍圖的基礎是什麼呢?再看看我們中國已經有什麼了?缺什麼?缺什麼就補什麼嘛!

為什麼還要在口頭的「階級鬥爭」、「武裝鬥爭」、「政變起義」,以及這類思路所帶來的焦慮中掙扎、打滾呢?

我們不難知道西方「憲政民主」的基礎主要就是二條:

1)全社會的高度自治;

2)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我認為,一切正確的思想、哲學、法理、法律、和政治意識形態,皆應來自於自然和自然法則;而不是所謂的「專業水平」,倘若真的有「專業水平」,那就請你告訴世人你的「專業」是什麼?你的「專業工作」是什麼?你的「專業水平」在哪裏?一個無業游民還奢談什麼「專業水平」,羞不羞?不就是會背幾段書,鸚鵡學舌一番嗎!或者編一些所謂的外國政要和學者向你請教了什麼,你向「一些外國政要和學者的『空氣』」吹噓了什麼;所謂中共「特使」「老校友」向你討教了什麼,你又向所謂中共「特使」「老校友」的「畫像」承諾了什麼未來的「爵位」嗎?!

別忘記:政治,不是課堂學得到的。

那麼,請看「憲政民主」的基礎:

「公民用契約合法擁有包括土地在內的私有財產的神聖不可侵犯。」

現在的中國除了土地沒有法定的私有化,連所謂的「國有企業」,哪個不是「權貴」實質私有?「保利」是「國企」吧,卻是實質的「權貴」私有。

所以,我2010年1月18日《中國大勢》就指出:

「(1)當今的中共,早已是變了性的中共;變性中共,能有什麼前途?(2)當今的中國大陸社會,已是發生了整體位移的中國大陸社會;(3)1978年之後,鄧小平領導的中共的變性過程只是更加露骨,為了走出經濟困境,中共『打左燈向右轉』,開始認可公民擁有私有財產的合法性,不再高調消滅『萬惡之源』─私有制,實質上拋卻了所謂共產主義的理論。中共一發而不可收,官商勾結,繼1949年之後第二次侵吞全民財富,中共權貴成為了最卑劣的私有者─高度壟斷的『權貴私有集團』,今日中國的『一黨專制』就是靠高度壟斷的權貴私有集團在支撐。所以,現在的中共是完完全全地變了性的中共,稱它為『中國私有權貴黨』,最為妥貼。(4)大位已移,黨權專制還能坐得穩嗎?

近一百多年,中國社會發生過兩次大的整體位移。

中國大陸高等院校教科書至今不認可、搞得許多中國文化人至今不懂得:遠自二千年前,秦始皇開創郡縣制,廢封建,立郡縣,皇帝一統天下,就終結了氏族和部落首領延續幾千年的『封土建國』的制度─即『封建制』。中國社會自秦朝始,就進入了中央集權的『皇權專制』時代。也就是說,中國社會自秦以降至1911年的兩千多年,就不是什麼封建社會。對此重大歷史斷代,羅建先生《糊塗的『封建』》一文,聯繫陳寅恪、胡適、黃仁宇、李慎之和王學泰等先生的學問,有精道的縱論,不在此贅述。中國大陸教科書,囿於中共曾盲目崇信馬克思主義西學和『聯共(布)黨史』所謂的『人類社會發展五階段論』;中共新一代領導人又學位虛高,本無學養,更無人文科學的底蘊,卻集全社會職能於一身,而不能撥亂反正。

當然應該承認,1912年之前,這種中央集權式的『皇權專制』雖然有過種種罪惡和不合理,它和中國社會以農耕為主的生產活動方式還是基本相適應的,所以曾創造出幾度恢宏強大的東方帝國。

奇特的中國『皇權專制』,在社會底層,居然還保有『士紳宗族自治』(或曰社區自治)的空間,直至蔣介石的『黨權專制』的『民國時代』。這個空間,因1949年前後,毛澤東領導中共進行所謂的『土地改革』,才完全被封死。全世界,恐怕只有中國共產黨才用『小腳偵緝隊』去取代『士紳宗族自治』,延用至今,是凡所謂節日遍佈大街小巷的『紅袖箍』,讓整個中國大陸社會的品味彌漫著裹腳布的腐臭和低劣,真乃天下奇觀,被世人嗤笑。

貌似強大的中國的『皇權專制』二千年後,一旦面對工業革命的新世界,就立即捉襟見肘起來。1840年前後,外國列強的『堅船利炮』壓迫着不思進取的晚清政府被動地結束了閉關鎖國,進行了中國近現代史上的第一次的『改革開放』,西風東漸,摩登事物層出不窮,公民社會浮出水面,工商行會日漸壯大,私人資本登堂入室,整個社會發生了第一次嚴重位移,表面上依然金碧輝煌的帝國大廈越來越失去了原有的支撐點,所以它『一朝覆亡』就成了早晚的事情。

這時候,中國社會『泊』來了一種叫『新聞紙』的東西。中國,自有了這個叫做『大眾傳媒』的東西,才有了『摧枯拉朽』的章太炎和鄒容的『蘇報案』,才有了廣播新思想的最佳路徑。舊制度最怕的是新思想,而不是新兵器。」

所以,中國社會已經開始了中共不得不的社會「自治」,中共的政令才不出「中南海」。

2.中國已經多黨制:大陸除了中共、或八個還是九個花瓶黨;最大的反對黨在網路上,網路反對黨比海外民運大得多;還有被鎮壓在地下的中國民主黨(這就是,為什麼有人在海外恬不知恥要搶奪「中國民主黨」這面旗幟的根本原因)。台灣有國民黨、民進黨等等黨派;香港、澳門有泛民主黨派。只是共產黨在表面上還在罔顧民意地維持著千瘡百孔的「一黨專制」。

3.「微信」、「自媒體」已經打破了中共對言論和出版的高度和全面的箝制。儘管中共還更用酷刑、綁架、電視示眾,也擋不住社會良知在國內外的輿論舞台上大罵共產黨!

4.中共基層組織的渙散和潰敗,中國大陸社會已經開始了高度自治的進程。

5.「維穩費用之巨」,說明中國大陸「群體事件」已經打破了中共實質上禁止公民自發遊行的禁令。

6.「現代化」的弊端,中國環境已經紅燈警示;中國大陸幾乎要成為最不適合人生存的國家,大量的「權貴」、有錢人乃至平民的移民和越來越多的食品進口,已經在呼喚中國社會的「正常化」。

中國社會的巨大變化,中國民運曾經功不可沒。

但是,中國民運再不跳出舊有的窠臼,一定沒有希望和前途。


徐文立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論》一書。圖/亞太政治哲學文化,民報合成

作者簡介

徐文立 中國安徽安慶人。中國大陸1978年民主牆運動的參與和組織者,主編《四五論壇》;亦是1998年中國民主黨的創黨領袖之一。兩度被鄧小平、江澤民欽點逮捕入獄,共被判28年,實際服刑16年。1993年和2002年,前後兩次得到美國柯林頓政府和小布希政府與各民主國家及國際輿論的特別營救,2002年12月24日聖誕夜直接從監獄流亡至美國,獲美國布朗大學榮譽博士。2003年至2013年於布朗大學沃森國際研究院任高級研究員,任教九年,現已榮退。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