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有幸生長在台灣,就應將台灣建設為新國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有幸生長在台灣,就應將台灣建設為新國家

 2019-07-13 12:11
當你對中共統治中國的真相有較深入的了解,你對台北街頭飄揚的五星旗毫無恐懼嗎?對紅色勢力無孔不入的滲透不感到憂心嗎?有幸生長在台灣,我們比中國人幸運,現在享有的民主自由是金錢買不到的。圖/民報資料照
當你對中共統治中國的真相有較深入的了解,你對台北街頭飄揚的五星旗毫無恐懼嗎?對紅色勢力無孔不入的滲透不感到憂心嗎?有幸生長在台灣,我們比中國人幸運,現在享有的民主自由是金錢買不到的。圖/民報資料照

2005年,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被問到中國礦場頻頻發生災難,礦工死亡不計其數有何看法時,他非但沒呼籲中共改善礦場設施,也不同情礦工,還說了一句話: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

文革時期,中共的馬列理論家從牛頓的物理定律發現:不但人有階級性,「自然科學也具有階級性」。何祚庥批判愛因斯坦是「資產階級反動的學術權威」,比起愛因斯坦,何祚庥是科痞,不過他那句話,確實反映了中國社會的現實。

何祚庥的言論,讓我回想起看過的八、九○年代中國電影,其中包括《藍風箏》、《楓》、《天浴》,有的故事悲慘到我幾乎看不下去,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由姜文與劉曉慶主演的「芙蓉鎮」,劇中開豆腐店因服務周到勤勞致富的胡玉音,與縣文化館長被打成右派的秦書田,遭到殘酷的批鬥,一起被罰清晨掃街,秦書田鼓勵胡玉音,要「像牲口那樣活下去」,兩人日久生情,申請結婚,革委會主任王秋赦不批准,秦書田苦苦哀求,「你就把我們當一隻公狗和一隻母狗看待吧!」,他們結婚當天,門前的對聯是「兩個狗男女,一對黑夫妻」。共產黨把人的尊嚴蹧蹋到這種地步,生在中國何其不幸!

我們有幸生在台灣,但總是有一群人,處心積慮的想把台灣推入中國,甘為中共統戰的鷹犬、爪牙、樣板,有的是基於商業利益,有的是大中華意識作祟。台灣的政客,有時間去廟拜拜,無暇讀書,大部份對中共的歷史懂個皮毛,而一般民眾則迷惑於中國繁榮的表象。不久前,台灣有位號稱名嘴的人去當中共統戰的「樣板」,無恥又無知,她就是黃智賢。

黃智賢6月16日在《海峽論壇》發表演時自稱是「中國的台灣人」,支持兩岸統一,要和平統一,要「一國兩制」,「我們這一代,要把台灣帶回中國。」引來網民痛批怒斥,「滾回中國去吧!」,黃事後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說什麼「早統比晚統好,文統比武統好」,台灣可以像做生意一樣,跟中共坐下來談「統一」,可笑至極!黃智賢膽敢在言論自由的台灣批評「習主席」嗎?誠如台灣諺語「圓仔花不知醜,大紅花醜不知」所形容的,黃智賢連什麼叫作「愚蠢」都不知道,處處獻醜,還洋洋得意,如果她不是黃偉哲的妹妹,她有何被中共利用的價值?

以黃智賢的學經歷,看不出她對國際法、現代史有何知識。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既不是過去的東西德,也非現在的南北韓,彼此不對等、互不承認,怎能跟中國談「統一」?再者,中共是根據哪個國際條約,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1958年,八二三砲戰爆發後不久,中國駐波蘭大使王炳南與美國駐波蘭大使畢恩(J.D. Bean)就如何停火事宜舉行會談,王宣稱「台灣自古以來即中國領土」,畢恩嚴加駁斥,「沒有人能否認台灣曾受日本統治50年,能從日本統治下解放,主要是靠美國在遠東戰爭的事實。」畢恩言外之意是,台澎二戰後的獨立地位,完全是日本敗給美國所致。台澎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擁有最大的發言權,不是中共說了算。國共宣稱兩岸同屬中國,主張統一,KMT應該去問五角大廈的將軍是否贊成讓解放軍進駐台灣。

類似黃智賢這樣腦袋不清的「資深媒體人」,在台灣不乏其人,黃智賢賣台的言論,顯示她對中國現代史一無所知。國共內戰期間曾經有三次和談,1949年4 月初最後一次和談, 4 月23日共軍即攻陷南京。以歷史為鑑,國民黨若明年勝選,可以跟共產黨簽署「和平協議」嗎?

1951年,西藏和中國簽訂《17條和平協議》,當時中共向達賴喇嘛保證西藏「60年不變」,結果換來三次大規模的血腥鎮壓,上百萬藏人遭到屠殺;1984年,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隔年正式生效。在「一國兩制」的架構下,鄧小平承諾港人可以「舞照跳、馬照跑」,保證香港高度自治50年,結果香港回歸中國才22年,東方之珠即黯淡無光,香港獨立的司法與港人的言論自由,幾乎被中共剝奪殆盡,今年特首林鄭月娥提出「引渡逃犯條例」修訂案,引起港人極大的恐慌,二百萬人6月19日上街抗議,震驚世界。

港人恐懼中共其來有自

為何港人對共產黨恐懼萬分?因為他們之中有不少是年輕時冒著生命危險逃出中國才獲得自由的。中共建政以來,無數中國人受盡蹂躪迫害,由金鐘主編的《共產中國五十年1949-1999》,道出了中共的歷史真相。至今仍被中國人頂禮膜拜的毛澤東,說穿了,不過是個心狠手辣、極端反智、心理變態的惡魔,在毛血腥瘋狂的統治下,中國災難不斷,歷經兩大浩劫:大飢荒與文化大革命。

有關大躍進期間(1957-1962),究竟有多少中國人餓死?不少東西方學者都曾經探討過(請參閱曹長青先生最近發表的中共成立以來殺人記錄),數據均落在二千萬與四千萬之間。根據金鐘的統計分析,全中國有2040萬人餓死,有「天府之國」之稱的四川省排名第一, 735萬。旅美中國學者丁抒在其著作《人禍》估計是三千萬人;曾任職新華社的楊繼繩,藉著記者特殊的身份,接觸到原始資料,潛心研究了20年,出版巨著《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儘管在香港暢銷,中共禁止這本書在中國發行,列為禁書,同時也指示媒體不得提及或攻擊該書,以免引起人們注意。

楊繼繩寫道:沒有戰爭、沒有疾病、氣候正常,但三千五百萬至四千萬人不可思議的消失了!這是歷史上罕見的事,但當局掩蓋這麼重大的事情,所以沒有多少人知道這段歷史。

1966年,不甘大權旁落的毛澤東發動了文化大革命,學校停課,鼓動無知的學生起來造反,無數的廟宇教堂、古物遭到破壞,成千上萬的家庭破碎,至少有二百萬人含冤而死。在那滿街大字報恐怖年代的中國社會,人與人之間只有仇恨,沒有關愛,親友互相揭發,連「保持沉默」的自由都被剝奪。

當我讀了中國作者裴毅然所著《紅色史褶裡的真相》有關文革時期知識份子的遭遇,簡直不敢相信。這樣一個滿手血腥的黨,居然未受到審判,中國人還能接受其統治,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十幾億人被共產黨洗腦到普遍得了斯多哥爾摩症候群,需要集體心理治療?

觀看文革影片,我彷彿被帶入惡魔的天空,只見戴著醜得可笑的軍帽、手揮著「毛語錄」的紅衛兵,顯現出狂熱、愚蠢、兇惡,在中共邪教式的洗腦下,他們變成一群靈魂被魔鬼綁架的恐怖份子,成群結隊,到處抄家,濫殺無辜,有的把父母是所謂的「黑五類」的同學推下樓導致終生殘廢,有的強迫自己的老師下跪認罪,有的只因母親講了一句毛魔王的壞話,就去打小報告,害她被抓去槍斃。

數百萬假革命之名幹盡傷天害理之事的紅小鬼,都是毛澤東製造出來的,毛一生以玩女人和虐待知識份子為樂,自然知識貧乏也無管理學概念,卻瞧不起「臭老九」,說話口氣像流氓,「什麼北大?我就是綠林大學畢業的。」

文革時期,中小學歷的解放軍接管高等教育機構,北大校園監獄關了二百多名教職員,他們被迫背誦「毛語錄」,老教授每背錯一個字,紅衛兵當場就賞他一記耳光,師道尊嚴蕩然無存。紅衛兵罵專家學者是「有學問的混蛋」,「不把你們這些知識份子通通槍斃,算是便宜你們啦!」

文革是中國知識份子的夢魘,受害者不計其數,即使在人文、藝術、音樂、科學頗有成就的人才,也遭到嚴酷的政治審查,被迫寫報告,對自己的良心說謊,沒罪也要承認自己有罪,天天活在恐懼之中,因而選擇自殺成了他們抗議暴政,保住最後的尊嚴,尋求解脫的唯一方式。其中以1950年代被周恩來甜言蜜語誘騙歸國的海外學人,下場最淒慘,多半以自殺來了結苦難,他們曾經滿腔熱忱,相信共產黨能帶來民族復興,然而祖國卻不愛他們,落得含恨以終。「相信共產黨,沒有好下場」,這是他們的悲劇給台灣人最大的啟示。

以下是文革時期選擇自殺的知名人士,這只是名單的一小部份而已。

吳晗:歷史學家,獄中自殺,死前受盡虐待,頭髮被拔光。
王重民:胡適弟子,史學家,上吊身亡。
容國團:香港歸國的世界乒乓球男單冠軍,吊樹自殺。
顧聖嬰:著名女鋼琴家,與母親、弟弟開煤氣,全家自殺。
熊十力:哲學家,著有《新唯識論》,絕食身亡。
老舍:知名作家,跳北京太平湖溺死。
田保生:國際法專家,不堪凌辱,與妻子一起自殺。
傅雷:著名翻譯家,與妻子朱梅馥上吊自盡。
蕭光琰:化學家,被嚴刑拷打後服安眠藥死亡,妻女同日服藥自殺。
趙九章:物理學家,被批鬥為反動學術權威後自殺。

中共不敢面對自己醜陋的歷史,刪除了中學歷史課本有關「文革」這一段,只敢吹噓改革開放的成就,往自己的臉上貼金,因為從1978年以來,不管共產黨再濫,總沒有文革時期濫,因為沒有其他黨可以比較,中共自己比自己總是最好的,人民別無選擇,中共文痞由此推論:歷史選擇了共產黨。殊不知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大部份要歸諸於八○年代的資訊革命、九○年代的全球化,加入WTO和外資,美國人幫了很大的忙。如今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大量外資加速撤離中國,中共窘態畢露,誰知道歷史何時要終結共產黨?

中共一路走來就是反文明價值

儘管中共的履歷表貪官多得數不完、殺人的前科累累,中資媒體不只對習近平歌功頌德,而且還賣力幫中共塑造偉大的形象。親中人士則誇大中國物質上的進步,絕口不提中共鎮壓人民的暴行。中共有改過向善嗎?為何人權記錄那麼差?劉曉波只因寫了「○八憲章」就被關進秦城監獄折磨到死;中共迫害基督徒,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舉世譴責;中共還企圖對藏族、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顯示中共本質始終沒變,一路走來就是反文明價值,如此野蠻的國家竟妄想打倒美國,稱霸世界。

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百年馬拉松》稱「中共是一群高明的騙子」,從尼克森到歐巴馬,美國受騙了幾十年,終於開竅了。由大衛.馬利奧特(David Marriot)與卡爾.拉克洛易(Karl Lacroix)合著的《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也指出,中共是以鐵腕、權謀、神話、謊言治國。馬利奧特透過他長期對中國的觀察,列舉中國無法偉大的理由,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民主自由」是共產主義的死對頭,中共絕不允許多黨制、司法獨立,意即,中國不會有西方式的民主。習近平一再強調,可以改的就改,不能、不該改的絕對不改!

拿破崙說過,「要知道一個國家未來會怎麼做,就看它過去做了什麼」。當你對中共統治中國的真相有較深入的了解,你對台北街頭飄揚的五星旗毫無恐懼嗎?對紅色勢力無孔不入的滲透不感到憂心嗎?可以接受一個罪孽深重的政權來統治嗎?願意讓你的下一代變成中國人嗎?不怕被你的子孫詛咒嗎?

有幸生長在台灣,我們比中國人幸運,現在享有的民主自由是金錢買不到的。不管明年台灣大選是什麼樣的結果,我們都必須睜大眼睛,學聰明一點,不要被政客騙得團團轉,以防被出賣。台灣是我們安身立命,唯一的祖國,儘管世局混沌不明,我們的未來也只有一條路是光明的,那就是向國際社會展現建國意志,將台灣建設為新國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