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陳智雄之女陳雅芳回台 最後追尋父親的真相與記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陳智雄之女陳雅芳回台 最後追尋父親的真相與記憶

 2017-09-01 11:08
今年5月17日,陳智雄之女陳雅芳首度踏上綠島,親自見證父親的名字刻在人權紀念碑上。不識中文的陳雅芳,站在人權紀念碑前很著急,想知到父親的名字到底在哪裡?攝影/邱萬興
今年5月17日,陳智雄之女陳雅芳首度踏上綠島,親自見證父親的名字刻在人權紀念碑上。不識中文的陳雅芳,站在人權紀念碑前很著急,想知到父親的名字到底在哪裡?攝影/邱萬興

我曾為林樹枝出版的《出土政治冤案》負責美術編輯,裡面就有一篇文章寫的是〈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台獨案第一個遭國民黨槍決的陳智雄〉,這是第一篇報導陳智雄先生的文章。在這本書中,國民黨在恐怖時期,利用「刑法一○○條」的惡劣法律,來整肅政治異己,在蔣介石「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默許下,很多民主先烈都是因為這一條惡法冤死刑場。我才真正了解許多政治犯受難的故事。

人權紀念碑前找到父親的名字

台獨烈士陳智雄之女陳雅芳(Vonny Fong Chen)2017年8月19日病逝印尼。今年5月17日在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的安排下,陳雅芳特地返台參加《綠島人權藝術季》,在台灣政治受難者蔡寬裕與前北社副社長黃淑純陪同下為她翻譯,她與許多來自全台各地的政治犯家屬一同前往綠島,參加陳銘城負責策劃的「再見.火燒島」活動。這次近百位受難家屬前往,很多受難家屬都是第一次到火燒島。有三進宮的魏廷朝的牽手張慶惠、二進宮的林永生的女兒林璟渝,在人權紀念碑前,她們都在尋找受難父親名字。

不識中文的陳雅芳,站在人權紀念碑前很著急,希望能尋找到刻有父親「陳智雄」的名字。她一直想知到父親的名字到底在哪裡?我先幫張慶惠大姊找到魏廷朝的名字,就在魏廷朝名字的左下角附近,我看到一個很熟悉的名字「陳智雄」,我把她拉過來,指著牆壁上「陳智雄1962-1963死刑」名字,我幫妳找到了,她感動的眼淚直流,陳雅芳趕緊拿著她的手機給我,要我幫她拍攝紀錄父親在紀念碑上的名字與她合影。


林永生的女兒林璟渝找到父親林永生的名字,林永生因「筆建會案」與「台灣建國組織案」二度入獄,1994年因癌症過世。攝影/邱萬興

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

陳智雄(1916-1963)屏東人,畢業於東京外語大學,精通日、英、荷、印等六種語言,於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被日本政府派往印尼負責外交工作。二次大戰後冒死參與印尼獨立革命運動,他留在印尼從事珠寶生意,與具荷蘭血統的印尼女子結婚。1949年印尼獨立後,總統蘇卡諾頒給陳智雄「印尼榮譽國民」的最高榮譽。

1959年因參與台灣獨立運動遭國民黨情治人員綁架回台,後經日本台獨運動者抗議、媒體披露後被釋放,在1961年底與蕭坤旺、戴村德等人組「同心社」,1962年8月陳智雄被以叛亂條例2條3起訴,但在開庭時法官要求以「國語」應訊,陳智雄堅持台灣話為「國語」,並挑戰法官「你有辦法就判我死刑」,於是法官更改以叛亂條例2條1判其死刑。陳智雄被判死刑,蕭坤旺、戴村德各判有期徒刑6年。法官朗誦判決書最後一段,「若被告不服判決,可於10天內向國防部覆判局聲請覆判」,陳智雄用台語回答:「免啦!免啦!我陳智雄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20年後擱是一條好漢,要安怎由在你啦……」

1963年5月28日處刑當日,執行人員要他下跪,為了台灣人尊嚴,陳智雄不屈服,傾生命最後的氣力大聲高喊「台灣民主共和國萬歲!」、「台灣人民萬歲!」直到子彈貫穿胸膛倒下。年僅47歲的陳智雄先生是因「台灣獨立案」,第一位遭國民黨槍決的烈士。

遲了50年的父親遺書

陳雅芳最後一次看到父親陳智雄是她7歲的時候,父親曾回到印尼看她們。父女4人在印尼動物園短暫歡聚的快樂時光過後,父親轉身離去,連同往後漫長歲月中,父親所有訊息也一併消失在她們的生命中,從小她對父親就有一種深沈的怨恨,為什麼要拋棄她們。

2013年3月,陳雅芳突然接到從台灣來的一筆補償金,於是她決定開始尋找父親的故事與足跡,「國家檔案管理局」交給她3封父親的遺書,這幾封遲了50年的親筆遺書,總算交到她的手裡。看到父親遺書上短短幾行字:「我是為台灣人而死,請照顧我的兒女。」3個兄妹的中英文名字也寫在上面,懇請友人替他照顧孩子。她聽到父親生前遭受極不人道的折磨,拿著父親的信痛哭失聲。

遺書被扣押半個世紀後,友人吳振南博士也過世了,但這幾封無法送達的遺書也從未寄出。她逐漸拼湊出過去對父親的記憶。陳雅芳終於知道,在恐怖的年代,這個長期被她認為無情無義的父親,為台灣所犧牲付出的一切,她看見父親在槍決前的最後一刻,寫下對遠方家人的愛。

陳雅芳最後的告別

陳雅芳綠島回來後, 5月31日由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主辦,她參加在台北義光基督長老教會舉行的「2017年紀念台灣獨立建國先賢先烈暨泰源五烈士47週年」追思禮拜。泰源事件中的鄭金河、陳良、詹天增、江炳興、謝東榮五位烈士在面臨槍決時,仍高呼「台灣獨立萬歲」,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他們明知注定失敗,抱定「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赴義。這場紀念活動,也有她父親與鄭南榕、泰源事件受難者遺像排在一起,她就坐在史明旁邊,一個人靜靜看著父親最後的容顏,參加這場追思活動,在義光教會她聽到父親許多難友劉金獅、蔡寬裕、林樹枝,講訴她父親勇氣的事蹟給她聽。


今年5月31日由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主辦,台北義光基督長老教會舉行的「2017年紀念台灣獨立建國先賢先烈暨泰源五烈士47週年」追思禮拜陳雅芳看見父親與鄭南榕、泰源事件受難者遺像排在一起,她就坐在史明旁邊,一個人靜靜看著父親最後的容顏。圖/邱萬興攝

前北社副社長黃淑純說:「陳雅芳今年回台灣的時後,身體狀況就很不好了,她帶著癌末身軀返台完成尋父的最後之旅。」我們在綠島3天參訪行程,看到她有時連走路都很困難,但她還是踏上尋找陳智雄過去的足跡,離開台灣前,也到宜蘭羅東白蓮寺悼念她的父親。

陳雅芳的喪禮將採天主教儀式進行,火化後家人決定印尼送返台灣,陳智雄生前曾將自己的財產託付給妹妹,也協助她於宜蘭冬山鄉起建白蓮寺。陳智雄遭槍決後,其妹也將陳智雄骨灰安置在此。未來陳雅芳的家屬更希望能夠讓陳雅芳陪伴父親長眠於台灣。

陳智雄判決文章原載:林樹枝《出土政治冤案》與《白色恐怖X檔案》。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